一段记忆

他说:你信不信我把你扔到太阳那里,温度很高,然后,你会被烧死。

“你没那么大力气,不可能”

“如果呢”

“不可能”

她待在四处封闭的院子里。

如果·······,突然,有些许恐惧。

他问“如果-----如果那样,你会恨我吗?”

“恨?-----“她沉默,想了想,“不会的。”像自己对自己说。

“不会??”

“如果真的那样,我只会恨我自己。”

“恨你自己??------恨你自己什么?

-------恨你自己爱上我”

“自恋狂。”

她离去,到屋里,另一个禁锢的地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