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还是封存在最初记忆里的好。

01

有时候,情绪就像气象台预报了几天的雨,愣是下不出来的闷。然后,再夹杂着南方梅雨季节的理性干扰,讨厌的让人连气性都无处发泄了。

终于有点湿润的水滴落下,也是断断续续,扭扭捏捏,就像是互相看顺了眼,又总感觉不太对,但迫切需要婚姻的正在相互观望的相亲对象一般,好结果是不了了之,坏的就淋湿了头发,还要继续狂奔寻找可以躲避的舒适港湾。

段洋洋现在没工夫坐在舒服的沙发里,敷着廉价面膜思考这些,如果像往常,她可能正疾速的在键盘上敲敲打打,她迷恋手指与键盘碰撞发出来的声音。

为此,她特意在淘宝店淘了几个好看的,全新的仿老式键盘,噼里啪啦,噼里啪啦时,她才能感觉生活是激情飞扬,高涨有劲的,除此之外的都犹如下雨过后,还没干透的路边积水,只有被轿车碾压才能折腾出一点涟漪,还有旁边车辆嫌弃的目光。

她平常不怎么喜欢出门,不是因为长得丑,相反是她有着令同行女人嫉妒的美,还天然不雕刻。

她只是觉得外边周遭的环境时常带来的无故沉默令她心里发慌,这种看似合群的热闹空虚还不如独自蜷缩在出租屋自在充实。

但时常一个人有一点不好,也是段洋洋编辑常提醒她的,写小说的人需要发现,因为艺术来源于生活,单调的生活会造成小说灵感缺失,段洋洋也发现近日的苦恼,真的是越来越磨不出好作品了,眼看攒的口粮快用光了,一时才决定寻找点不一样的。


02

起码,先从摆脱单身做起吧!

谈恋爱好烦的吧?

漫不经心抛出来的问题在知乎上,不到一小时,就有了数百条评论,果然恋爱才是世界上经久不衰的话题,段洋洋此刻才觉得,自己真的快与世隔绝了。

仔细翻阅了下排列在前的评论,尽管前半段都是在大书特书男朋友的种种不体贴行为,但到最后,话锋随着情感急剧转变,就成了不管如何,除了上面的一二三,其他都还挺好的。

段洋洋有点不理解,莫名的觉得搞笑,喝了杯白开水,心想难道都没有男士来回答吗?

于是她草率的得出了一个结论:果然,在恋爱阶段,女生比男生更重视两人关系。

段洋洋暗笑,觉得写小说的人还是有趣的,总是抓住一颗草,能编织出一个花园。

她想给自己恋爱制造一段不一样的开始,即便是刻意的,也好过如出一辙的偶像剧开场,女主角几乎都一样的经过命运安排,总会与多金又专一,很难找到缺点的男主角来一段一波三折又甜甜蜜蜜的风花雪月。

段洋洋不想像她们,都默契的有着纯良的品质,一心一意扮演着傻白甜,关键还不爱钱。

她太了解自己了,她内心渴望刺激,渴望出格,从小被圈养在乖乖女的行列里让她厌烦,她不想当女一号,那些偶像剧里的有显赫背景,手握资源的女二号才能入她法眼,她们经得起折腾,耗得起损失,哪怕千帆过尽,男一号还是爱不上她,她依旧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她也有资本调转回头,找男二,男三,男四。

但生活不是偶像剧,她也当不了女二号。

03

所以,此时的她正在跟着高德地图里小小的一闪一闪的箭头,寻找下一个,或者在下下个拐角处的一个叫“漫步咖啡”的咖啡店,只是为了给小说积累素材。

段洋洋知道这家咖啡店,是偶尔一次在大众点评里看到的,只不过印象不好,因为有人评论,去这家店的男女都是躲着男友,女友秘密和别的异性幽会的场所,像是街区里牌子上显赫的写着发型屋,实际发型妹在做着其他工作一个性质。

段洋洋漏出鄙视的神情,但转而严肃起来,她佩服他们不知廉耻的勇气,也想过为此他们会付出的代价,然后还是佩服他们能承担的起代价的损失。

如果要问段洋洋为什么选择印象不好的,她一定来一个反问说,为什么要选择好的?

别忘了,她是个喜欢写小说的人,喜欢一切小心思和小八卦,也总是希望生活能过的不那么千篇一律啊。

所以,她来了,和在视频软件上认识了一天的男性网友见面。

第一次。

04

当她真的到了咖啡店,才知道名不虚传是怎么一回事。空气中弥漫着祖马龙红玫瑰香水,闻着都让人意乱情迷。

曾经一直想买的品牌,此刻段洋洋的内心却是拒绝的,她在想,自己品味怎么能和这里一样,怎么能成为公共场合的看起来极为廉价的品牌?

等餐的牌号是捧了两颗心的粉紫色小熊,餐桌上方复古的吊灯照射出来的昏暗光线,容易浮想联翩,连随意排列在一侧的书看起来都散发着爱意,段洋洋不禁打了个冷噤,她应该建议下老板,这里的空调开得太冷显然不对气氛啊。

段洋洋看了下时间,自己竟然提前到了半个小时,大概真的是第一次,有点紧张又有点小期待?

这个念头闪过,段洋洋就想给自己一耳光,坦白讲,她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这个期待有点坏坏的,痞痞的,像网上大家评论的妖艳贱货吗?

她慵懒的靠在材质看起来很好的布艺沙发上,看着一对对各怀鬼胎的成人男女,正无所事事,突然,微信提示音连响了三次,她低头查看,差点把刚入嘴的柠檬水喷出,竟然是,是,前男友老陈的信息。

05

前任这个物种,本来是要删掉的,可段洋洋删之前,看到一位喜欢的作者说,小孩子才互删,成年人只是不再联系。

突然就想起,和她分手时的理由别无二致,男友一直嫌弃觉得她不够成熟,太任性,像个小孩子。

段洋洋当时就懵逼了,这理由不都是女孩子常用的吗?不都说,同龄的女孩比男孩思想更成熟吗?

分手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男友结实的背影远去,只留下她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为了显得不那么幼稚,段洋洋就把手指停留在了删除键上方,直到屏幕黑暗,等再打开时,就暂且搁置了这回事。

前男友竟然问她在哪里,这搞的她有点不知所措,心中忐忑,毕竟是爱了一整个青春的男人,虽然分手时有点慌乱,但第一次出来干坏事,总不至于就被发现吧,堪比撞枪口啊。

她此刻无意回复,想等这次意外的约会结束,回到出租屋里时,卸下紧张再诚挚的回复一句在家里,有何贵干。

显然计划不如变化,等她再抬头时,老陈就坐在了段洋洋对面,用复杂的表情望着她。她用手指摆弄头上的龙须刘海试图缓解尴尬与紧张。

他们两人是高中同学,段洋洋还记得第一次收到他的纸条上面是一笔一划工工整整的,但让她花费了一会功夫才看的出原来写着,段洋洋,做我女朋友好吗?

老陈是用印章字写出来,就是跟现在看的字相反的,段洋洋觉得有趣,也对这个从未关注的男孩产生了兴趣。

班级里能徒手写反字的人一个都几乎没有。老陈是第一个,只是印象中,鲁小米曾拿着一块方方正正的白色橡皮过来,在她正在写作业的本子反面印下了自己的名字说,你看,我喜欢的人有才不?

段洋洋拿起水笔,架在鲁小米的脖子上,摆出一副发现新大陆的面孔说,什么时候开始的?叫什么?从实招来。

“段洋洋,你低调点,我也就是从一年前。”

“小姑娘藏得够深啊!”

段洋洋其实没兴趣知道小米的事情,她们的关系还没到可以分享秘密的份上,只是碍着父辈级的面子,才勉强维持着表面上的社交。

殊不知,有时候是大人远比小孩子更容易被蒙骗,他们认为孩子都是单纯无邪的,而在慢慢成长的路上,早已经失去了对其思想的控制啊!

这个纸条太不一样,让早已对告白失去了第一次面对的紧张与心动的段洋洋,有了一丝异样情绪。

06

老陈突然开口问段洋洋看过顾漫的《何以笙箫默》吗?段洋洋点头,想起当初两个人打赌小说一定会改编成电视剧的画面。

“还好,基本上还原了原著。没有让粉丝失望。就是唐嫣的假头发不真实。”

“额,假发怎么可能真实?”段洋洋还是如此,总是喜欢抓老陈的漏洞。

“没想到,我们互换了角色,我去了国外,你留在国内。”

“我可没等你。”

“不是。我是说,我刚从国外回来的第一天就碰见你,像赵默笙和何以琛,本来不指望能再发生点什么,但这一安排又像冥冥之中。”

段洋洋突然觉得一阵胃酸,大抵是没有吃早餐的原因。她发现老陈变了,不再是未成年时那个表白有创意,够直接的男孩,而是经历了生活的摔打,知道给自己可以周旋迂回的空间,段洋洋不喜欢这种模棱两可的语言,会显的她像个乖乖的待宰的羔羊,等着圈养者用锋利的刀子抹向脖颈。

段洋洋同时承认这一刻有点怂了,专找漏洞的她,现在只想转移话题,她也意识到,自己不知不觉也变了,也不再是在老陈面前可以随随便便的女孩了,她闻着咖啡馆散发出的浓浓荷尔蒙味道,觉得与自己无数个夜里幻想的重逢格格不入,这里本不改是她和他可以一起出现的地方。

这里没有真爱,只有敷衍。刚从国外回来的他不知道,所以才造就他意识中美丽的误会。然而,这个误会,段洋洋羞耻的不能给予任何解释。

冥冥注定的不是再续前缘,而是风月场上一次擦身而过而已。

到底,再爱也回不到当初了,那些空白的光阴,需要慰藉的日子,你都不在,现在突然的出现,是为了再次把伤疤揭开延缓它愈合的过程吗?

真的,有些人还是让他封存在最初的记忆里的好,再拿出来看只会面目全非到怀疑青春。

07

段洋洋不接话,低头用视频软件的内置聊天工具,问陌生男子怎么还没到?

她想离开,没有借口,要留下,也没合适身份,到底还是抹不开身子站起来,斩钉截铁的转身走掉,就像当年他离开她一样决绝无情。好在,这个时候有咖啡调节,她闻了下苦味,把浮在上层的心形图案搅拌混乱,往嘴里送去。

其实,她所有试图逃避的动作和眼神,他都尽收眼底。

明晓但不揭穿,才是成年人有的相处方式。

真的,都成年了,不再是横冲直撞,天不怕地不怕的小男孩,小女孩了,以前不害怕被拒绝,是年轻敢妄为,现在紧张无措,是为了面子上挂的去。

陌生男子说到门口了。

段洋洋回头,立马换成热情四射的笑脸迎接门口看起来还算绅士的男子。她向老陈介绍,他是她男朋友。

男子显然知趣,并不否认,也装成很恩爱的样子,搂住了段洋洋的纤纤细腰。

她慌乱坐下,他紧挨身边。

“突然想起,我还有点事,就先走了。”老陈看了看手腕处的表,显得坐立不安。

段洋洋等待的就是突然的再次告别,因为这样的见面实在打破了昔日美丽的水晶玻璃球。

老陈离开,段洋洋平静的说,下雨路滑,小心慢走。

08

段洋洋转头问男子,为什么要来这里?

男子诧异,不是你选的地址?

段洋洋这才幡然清醒,原来一切是自导自演,她太需要小说题材了,那句大众点评关于这家咖啡馆的印象,只不过就是一个评论而已,仅此而已,亦或许是竞争商家发出的恶意攻击,而自己本不该带着偏见来审视一件从来都没有见过的东西。

这不公平。

她重新扫了下咖啡店的环境,看见一个漂亮的画着淡妆的姑娘,一个人在对面角落里安安静静的看书,是高晓松的《如丧,我们终于老的可以谈谈未来》。

咖啡馆不再环绕两性暧昧,而是干干净净的放松场所。

老陈的背影还在眼前,她突然迷惑刚刚对他态度的出发点正确与否,命运再次安排的见面,并没有任何杂乱,反而都很体面也很适宜,是否真的如他说的冥冥之中?

猛地心口一阵刺痛,也无济于事。

人走了,也再也没有当年的勇气追出去了。

段洋洋努力从虚构臆想的空间挣脱,回到了真实的存在中,重新问了男子:“你叫什么名字?我好想在哪见过你?”

EN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0月20日,周五,我们组织了一次科研沙龙,主题是人工智能,邀请肖教授做中心发言人,他做了《人工智能技术及应用》的...
    容玲阅读 320评论 0 1
  • 原创|撰文-佩奇娘 我爱妈妈,但永远不及妈妈爱我的万万分之一。在她面前,我永远是个孩子,偶尔还会撒娇任性耍赖皮的熊...
    佩奇娘阅读 404评论 2 1
  • “叮--叮”滕达的手机来了一条短信“如果想要这部手机,给我打¥500”滕达忙打电话过去,电话那端响起一个老成的声音...
    Sh笑哈哈阅读 4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