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海晨光‖姜俊贤:我的美好时光

 

  出生在江苏西北部,从未亲眼看过海,看海也成了儿时的梦想。在一个炎炎夏日,父母帮我实现了它。

  母亲的亲戚住在海边,于是趁着拜访亲戚的机会,带我开开眼界。我们随即出发,经过一天的长途跋涉,终于到了亲戚的家里,说几句嘘寒问暖的话,便匆匆睡下。第二天我才知道,那儿不是旅游的地方,是捕鱼的海域......

  知道这事多少都有点沮丧,但转念一想,反正不都是海吗,有没有人都无所谓的啦。于是爬起床去找“来叔”。“今天风大,不能出海,我正要去海边看看,能不能抓到些退潮后留下的海货,你要一起去吗?”来叔亲切的问道。“嗯嗯,非常乐意”听到这话我连忙答应了。来叔骑着摩托载着我就去了。

  来到海边,来叔喊了一声:“希望今天收获多多”。然后我们就到了海水退潮的地方,几块巨大的岩石下面布满了青苔,“哇”的一声,眼明手快的来叔发现了一只青蟹,他用一根细长的铁棍把青蟹从岩石底部驱赶出来,今天的第一个收获,放进了一个桶里。没走几步,来叔又在一个小水坑里发现了一只龙螺。继续走,眼尖的我也发现了一只青蟹,在岩石下面,来叔连忙把他赶了出来,但可惜了这支青蟹的大钳子没有了,但来叔还是脸上洋溢着满意的神情。走着走着,附近找的人也多了起来。来叔说人太多了,找不到什么好的藏货,要带我去见识见识他最引以为傲的母子坑......

  到了母子坑,来叔开始用桶把坑里的水向外舀出去,舀了约莫半小时才舀干净,来叔也已经累的不成样子,坐在旁边的岩石上休息一会。晨曦照射到来叔的身上,看着他花白的头发随风摇晃和黝黑的皮肤上布满的皱纹,我不禁地心酸起来,他的脸上却布满了慈祥。“我们来看看这个母坑里有什么吧。”来叔说道。他随即起身,用手开始摸索......

  “哇哈哈”,我大叫一声。我在母坑里找到了一只寄居蟹和一个海星。来叔找到了三只三刀鱼,有一只太小了来叔就把它放生了。放生前来叔还说了句:”“长大后记得来找我啊”可把我乐坏了。母坑找完了,我们转战儿子坑......

  我和来叔两人齐心,一会就把水舀到底了。来叔率先找到了一对花野鱼,可把我急坏了。经过了仔细搜查,我在小洞里发现了一对石头鱼。可把来叔乐坏了。也抓了几小时了,我们回去海滩上,查看战果。来叔看到这些鱼,开玩笑的跟我说:“我怎么也没想到,今天抓的鱼竟然都是一对一对的,这预示着你不久也会和一个女生一对的。”“可别可别,我还没成年呢,来叔您净开玩笑。”我笑着回答。就这样我们一路欢声笑语回到了家 里。

  留了一部分鱼做中午的饭吃,剩下的都拿去卖了。可惜我海鲜过敏啊,只有抓鱼的福,没有吃鱼的福,想想都是遗憾呐。来叔专门给我炒了几个没有海鲜的菜,可真是难为他了。吃饭时来叔的媳妇儿说这些鱼卖了三百六,可把我和来叔乐坏了,但是来叔叔给我钱我没有要,这可能就是对捕鱼人的尊敬吧。

  住了几天我们就回去了,记得回去时,来叔的眼神里充满了不舍,这就是劳动人民的感情啊!

  至今,这事儿在我脑海里仍是一段美好的记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