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兴戏剧科普2.0

即兴剧场是没有剧本的表演。即兴戏剧的演员在舞台上,与观众展开多元化互动,演员引导观众“创造”命题,演员与观众“合作”,在简易的舞台上现场加工一段未经“打磨”的小品。

图片发自简书App

即兴戏剧的表演可以非常的自由,解除了道具、舞美及舞台背景的限制,除了考验演员的表演功底、肢体表现力外,还考验演员之间合作的默契、现场沟通、倾听、传递信息,即兴戏剧演员能够机敏地对应对当下的突发情况,并及时做出反应。


简介

所有的即兴戏剧都是使用观众的命题,演员们在台上现场创作。由于无法保证“创意”是否能被成功地“塑造”出来,赋予它崭新、当下、无拘无束、冒险又不可预知。观众参与小品故事的创作,与演员共同探索戏剧之旅。

即兴戏剧技术被广泛运用在表演、编剧、戏剧治疗、社团戏剧等领域上。即兴戏剧的练习、游戏、技术及演出形式有上千种,更多正陆续被研发。训练包括:肢体表达、角色塑造、剧本创作、即兴反应、接纳、信任、聆听、喜感等

发展沿革

意大利即兴喜剧

即兴戏剧如同人类文明一样久远。文字产生之前,人类是依靠即兴表演,来讲述故事。

几世纪以来,在人类文明历史中,曾有过许多不同的即兴艺术风格。以西方世界来说,现代即兴戏剧的鼻祖是「意大利即兴喜剧」(The Commedia Dell'Arte)

自十五世纪中起(1550年-1750年),诞生与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即兴喜剧」剧团,风靡欧洲近两百年。剧团与演员,行进于欧洲的城落间,在公开广场和临时舞台上,现场发挥观众提议,演员即兴搭凑桥段,利用「情境」框架,出品戏剧。

随着「意大利即兴喜剧」的隐退,即兴戏剧日渐隐没,被人们遗忘。直至本世纪40年代,凯斯.乔斯通(Keith Johnstone)和斐欧拉.史堡林(Viola Spolin)的出现,分别奠定当代即兴戏剧的模式。将即兴无拘无束、自由随性,观众得以参与创作的戏剧风格传承至今。

凯斯.约翰斯通


凯斯.约翰斯通

生长在英国的凯斯.乔斯通,整理出一套关于创造性和自发性的独到理论。随后,这套理论被带入他授课的加拿大卡加利大学。

他认为戏剧逐渐演变成一种自命不凡、矫揉做作的艺术。平民百姓根本不会考虑踏进剧场半步。 乔斯通先生希望通过一种具亲和力的戏剧剧场,将戏剧艺术带进看球赛或拳击民众的视野内,拥有一群如莎士比亚时代的粉丝。

即兴戏剧以团队运动竞赛的形式呈现。即兴表演者组成两个队形,表演一连串即兴戏剧小品或片段,互相挑战。竞赛由三名奥林匹克似裁判评分。

透过竞赛式即兴剧场,乔斯通的点子都直接或间接地,对现今的主流即兴剧团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斐欧拉.史堡林

她的理论出自于一个简单且有力的想法,人类的“游戏性”是与生俱来的。而戏剧艺术的表演性是从游戏中演变而成的。意识到这一演变,斐欧拉.史堡林将游戏的形式应用到剧场教育。

即兴游戏得到空前的好评, 她的工作开拓了不同年龄民众对于戏剧的兴趣。

史堡林女士的儿子保罗.希尔斯(Paul Sills)延续了母亲的方法,并成为50年代中期,以芝加哥大学为中心的即兴戏剧发展主导者。 保罗.希尔斯与另外两位: 戴尔.克劳斯 (Del Close) 与戴维.雪佛(David Shepherd),共同创立以吸引街头普通民众为诉求的「现代即兴喜剧」。「现代即兴喜剧」目标是要创造出如乔斯通的竞赛式即兴、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即兴喜剧团一样平易近人、适合每个个体成长的戏剧艺术。 [2]

指南针剧团「The Compass」迅速窜起。很多从未看过戏剧表演的观众被其带进了剧场,随之又诞生了第二城市剧团「Second City」。透过指南针剧团和第二城市剧团的成功,史堡林的剧场游戏持续地影响了整整一个时代的即兴戏剧表演者。

创作思路

即兴戏剧的创作思路:即兴戏剧是没有剧本的表演。一个集体现场在舞台上即兴创作并表演游戏,每个人都有想法,每个人都有自己故事的主线,story line,怎么可以结合集体的智慧,我们一起在舞台上现炒现卖?即讲究个人技术,又要打配合。很像是一个球队,既能突显个人技术,发挥每个队员的智慧得到发挥,又讲求整体实力,集体配合而成的智慧结晶场上传递信息越简洁越好。而且每个信息都是一份礼物,互相分享,我扔你接,你扔我接。或像在跳舞,你进我退,你退我进。直接,冒险,表演不同类型的情景剧形式,打开想象力,可能性。

舞台战术

临场发挥,全神贯注,打配合,讲究合作

戏剧讲究相辅相成,冲突,即兴戏剧讲究合作,和队友一起在舞台上突破、冒险,演员不知道故事会走向哪里,怎么发展怎么和队友交流,这都需要突破自身的局限,舞台上打破空间的局限,人的局限,想象力局限。

有的队员永远都喜欢演强者、操纵的角色,或者说主动出击,有想法也能部署,但是步得太满,没有给队友发挥的空间。每个演员都像是在搭砖建房子,每人搭一块砖,一块瓦,演员要懂得礼尚往来的道理。每当给队友线索时,掌握好分寸,火候,别太满,太多,也别太少。大家都有发挥的余地,就像价值的给予者与价值的贡献,value taker, value offer,演员是分享,而不只是承担者与索取者。

即兴舞台上是一场智慧的较量,赌注越高观众看得越兴奋。

观众想看的是一场激烈,实力相当的球赛,不是被高手带着打的团队,最棒的团队是实力均衡的较量和竞争,每个人实力相当,个人技术突出。

即兴戏剧讲究当下的沟通、合作与交流,应变不同的情况,和队友一起解决问题。

即兴戏剧与表演

即兴戏剧虽然是没有剧本的表演,直至今天也被搬上戏剧舞台,成为独树一帜的舞台艺术,但是即兴戏剧的初衷-即兴游戏是服务于剧本表演的。不论是老尼还是后来的方法派,大部分的表演体系,都是为了让演员更了解角色,了解角色所想所感所思,从而使演员变成这个活生生的角色。他们重视个体表演,反倒忽略了整体表演:角色与角色之间的互动,尤其是在“那一刻”发生的互动。

即兴戏剧的关键人物– Violas所创造的即兴游戏,让演员们更了解角色与角色之间,整体的互动,尤其是“那一刻”到底发生了什么?你的角色希望从我的角色里索取什么东西?而我的角色又可以给予你的角色什么东西?

即兴剧场技术,能帮助演员把目光从自己身上转移到团队。在舞台上,演员必须清楚知道,什么时候需要索取(索取同伴演员所给予的信息),索取的同时也需要给予(给予同伴演员新的信息)。知道什么时候我的“角色”需要从我的同伴“角色”身上索取,也知道什么时候我的“角色”需要给予同伴“角色”。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即兴戏剧(包括即兴技术、即兴表演、即兴游戏)使演员更了解自己的角色是属于整体表演的一部分,每一个角色都是相依相存。表演的“那一刻”,角色因为彼此才有“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