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边摊



一日岁的今天又老了

不需看钟表的估摸

每个街角总有那么一隅

最先看到的是

热气腾腾

在北非

在香港

桂花汤圆的招牌旁

老奶奶长着一张尧舜时期的脸

凹着脖子从雾气里

关切着汤圆的小动作

后半生是前半生的大爆炸

脸盲的姑娘在此

也有几个能一口吞下的名字

而旁人终究是旁人

两竖一横的小板凳

三根手指

捏着一次性茶杯

就着五块钱油茶

为今日庆白寿

今日

哪怕再微不足道也是

有人诞生的日子

有人离去的日子

有人等待的日子

饭否 何往

此刻你思索的

是某个人

在世界的某个地方

正在思索的某个问题

也有某个地方

在安排一场相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