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丨水韵周庄

古镇,就像被岁月捂住的叹息,却又渗洇着一种古老的神秘与豁达。她无需光鲜翠黛,无需车水马龙,她安静、不争,她只适合暗与旧的色彩。

车子像江南水乡的小木船一样,几无声息的驶进了周庄,好像根本没有什么前奏序曲,梦一样的水乡小镇就映入了我的眼帘。

华灯初放下的小镇坐落在河的两岸,错落有致的房子,粉墙黛瓦,让人觉得周庄犹如一位饱经沧桑的老人,袖着手悠然地守在这流淌千年不息的水边,淡定地、慈祥地等着四面八方的来客。

清晨醒来的周庄,少了人海,少了哗宠。灰瓦、木门、雕花窗,铜绣的门环,屋边的花草。如同一首宋词,妥贴在小镇温婉的声息里,既不青涩,也不世故。

石牌楼巍然矗峙在新老镇区的交界处,它是古镇周庄的象征,或者说是标志性建筑,上面镌刻有“贞丰泽国”四个字,为我国著名书法家沈鹏所书。周庄可谓是泽国,四面环水,小河纵横交错,临河形成街市,错落有致的民宅背水面街。

四面环水的小镇,依河成街,桥街相连,宛如飘在水面上的一枚荷叶。半数以上的民居仍为明清建筑,老宅静院,重脊飞檐,一个小小的门洞往往会衍生出长长一串景深,清幽、别致。

漫步依旧春光满目的周庄,清晨的游人极少,清丽婉约的建筑,四季常青的植被,回环便捷的街肆,各式店铺炊烟渐起,香气四散,屋后河流清澈,窄街相连,荡荡悠悠的乌篷船懒散地系在木桩上,随着水流摇摇晃晃。早起的人们用古朴的吴侬软语,打着招呼,江南韵味十足。

这里人全然没有大都市那种疲于奔命的景象,看着他们这种与世无争、无欲无谓的生活方式和生活态度,真令人羡慕不已。

阳光挤进狭隘的街巷,明灭着,仿佛与我有了距离。悬挂在街道、门旁的红灯笼,在每一个角落,扭着腰肢,风情万种。这魅惑的红,暗暗地流淌着热烈神秘的大唐情结,惹得我拿着相机尽情地按拍。

大凡江南古镇,若是细细品味,都逃脱不了 “小桥、流水、人家”三味。而周庄的格调是在细腻中带着一丝清冷,水巷,楼阁,小桥,流水,一切景色,一切画面,沉沉的,稳稳的,深深的,似是凝定的,又是延伸的。看似平淡的深入,却有别一般的繁纷众多的味觉、视觉和听觉,在泛黄的线装书里,绽放冷凝的格调。

水是周庄的血脉,四通八达的。周庄因水而繁荣,生生不息,水是周庄的生命,桥是周庄的灵魂。水的两岸用麻石砌成,隔一段路就有一个下河台阶,供人洗洗涮涮。

那穿镇而过的河道,傍河而筑的民居。民居底下便是水,石阶的埠头一级级从底下延伸而出。女人在埠头上浣洗,乌篷船荡过外婆桥,船桨划出一道道美丽的弧线,临河水阁,穿竹石栏在水中粼粼铺散,湖浜露出了甜甜的酒窝……

我走弄穿巷,在逼仄的骑楼小巷中追溯着小镇的历史,不时又回到河旁。这当然要归功于桥。周庄的桥多得犹如针脚较密的线,不时缝着两岸,又永远不会缝合在一起。

周庄古桥多,而且都极具特色。著名的有双桥、富安桥等。清澈的银子浜和南北市河交汇成十字,河上的石桥便联袂而筑,显得十分别致。奇怪的是因桥面一横一竖,桥洞一方一圆,样子很象古时候使用的钥匙,所以当地人便称之为钥匙桥,不知当时设计双桥的设计师是出于什么构思了这座石桥,而双桥又最能体现古镇神韵。

朴拙的双桥承载着岁月的痕迹,站在桥上仿佛嗅到古老的历史气息,她在橹摇风雨里卸下重重的浮躁,在清凉的晨露,在黄昏的谢暮里,歌谣着周庄的歌谣。

《故乡的回忆》是当代画家陈逸飞的成名作,绘的便是周庄的双桥。画中小桥、流水、枕河人家,夕阳、炊烟……仿佛时光停滞,江南灵性圆润如玉的水乡之美在画中鲜活动人,默默无闻的周庄亦因此闻名于世。

歌谣里的富安桥,宋水依依横跨在南北市河。踩着深赫的武康石,历史的天空缓缓地荡出一个重量,敲打着周庄水和桥的骨骼。过街骑楼和水墙门在六百年的昆曲里发着声,夜夜和着水巷永恒地吟唱……

“沈厅”、“张厅”那诗意的栖居,让我们身在鸽笼的城里人感佩不已;那手工作坊透出的古意,万山蹄香气里的传说,让人生出许多遐想;那刺绣绣出的“团圆鱼”,更是寄托着周庄人对未来生活的无限祝福……

唐风孑遗的银子浜泛着粼粼波光,碧水蓝天辉映着江南首富沈万山的故居。这座元末明初的建筑,是财神躬耕起家,以商致富,成长发迹的地方,如今历经百年风雨,依然气势非凡。

据史记载,沈万三发达之时,给周庄带来了无限的商业文化与活力。沈万三虽富却仁,朱元璋称帝后要求沈万三资助修建南京城。尽管沈万三为帮助朱元璋兴都城建城墙立下了汗马功劳,但生性多疑的朱元璋忌妒沈万三富可敌国,安个莫须有的罪名便将沈万三发配云南充军。他长枷铁镣南行万里,最终客死戍所。

沈万三死后,灵柩运回周庄,葬于银子浜底。清澈的银子浜流淌在周庄的脉络里,这里永远是他灵魂的寓所,是他心灵放牧的地方。

或许,周庄比不了沈从文笔下的湘西吊脚楼组成的小镇,她少了一些浑朴奇险,但她蕴涵在岁月深处的平实与风骨,绵远而隽永。

行走在五月的古镇,与春意相映成辉。漫步其间,步履轻盈似风柳蝶舞。远眺小桥流水人家,低眉处一弯碧流揽两岸墙垣曲曲折折入怀,盛一河春色缓缓东去。

回首间,嫩柳低垂拂水,妩媚中几许素朴韵雅,妖娆中几点丹青颜色。一幅醉人图卷,一路漫步,画随人动,恣意延展。世间的尘埃,仿佛都从身旁滑了过去……

阳光有些懒散,时而不见踪影,时而又普照着全福寺。全福寺与南湖相接,空远疏阔,颇为清净。香火不算很旺,但不缺烟火气息,偶有钟声萦绕。

周庄是古老的,是吴王少子的封地;周庄又是传奇的,是沈万山巨富的根基;周庄更是美丽的,她美得原汁原味,没有功利雕饰,随意按下快门,都是一框的“小桥流水人家”的古韵风情。

五月的江南没有退去春的味道,依然“日出江花红似火,春来江水绿如蓝”。五月的古镇检票口打开后依然热闹非凡,人声喧天。

走出周庄,我不觉感叹她是江南水乡中一首最精致、最完美的诗,盛满的是江南多情浓厚的格调,溢出的是经年飘香的味道。这作诗的,是游人,更是祖祖辈辈的周庄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