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春天就在我身边

小院


    春光烂漫,不与百花同。

                        ――题记

    我停下身来,痴痴地望着,原来,在一片寂静无声的泥土里开出广阔灿烂的春天。原来春天,就在我身边。

    疫情期间,我们只好宅在家中,记忆似乎还停在之前的冰天雪地,也是因为突发的疫情,面对未知的病毒,心中的恐惧更加愈烈,我坐在窗边,却没人察觉一丝春意。

    戴上口罩,我决定和母亲一起外出踏春。

      紧紧地拉住母亲的手,刚一出门,阵阵春风扑面而来,和煦的阳光倾洒。我大口呼吸着久违的新鲜空气,身旁的母亲也闭上眼睛享受起来。我依偎在母亲肩头,只觉一切是那样的温暖,那样的生机。

      走过一片草地,枯黄的草仍是枯黄的,但是蹲下去细看,发现草根处已然冒出点点新绿来,那么稚嫩、柔软,婴儿的眉睫似的,我知道用不了多久,那绿便茁壮起来,铺陈开来,世界将是新的一个世界,我心中惊叹,我扯扯母亲的衣角,她拿出手机,连忙拍下春天的一角。我们相视一笑,继续手挽着手散步。

    再上前一瞧,垂柳每一个枝条上都追着嫩黄的芽,那些芽粒粒饱满的像雏鸡的眼睛,望的一泡水汪汪的清纯,我和母亲并肩站在桥头,微风轻抚,拂过河堤的两岸,拂过我与母亲的脸庞,千万条柳枝一起随着风舞动起来,缭乱缤纷,烟一般飘渺,绊惹春风别有情,世间谁敢斗轻盈?只有柳了。母亲和我也被春风吹的直醉了。

    心情无端的好起来,春天的一切都似乎飘进了我的心底,人的脸上不知不觉焕发出笑容来,路上遇见的都是一脸春天的模样,天蓝云白,水秀草青。我终于发现原来春天就在我身边,她化身为这世间的一草一木,静静陪伴在我们身边,找准时机,破土而出。

    望着眼前明媚的春光,望着天地之间色彩的斑斓,我不由得想着那19位在西昌扑救森林火灾的消防员,他们年仅18,19岁。正处于自己人生中的春天,可是他们还是去了义无反顾的冲上前线 逆风而行,只为守护住我们的春天。

    哪怕自己深陷火海,哪怕以生命为代价,也不曾有片刻的迟疑。现在眼前的这一处处生机盎然的春光都是他们用血肉之躯守护下来的。

    约翰西尔斯曾说过:没有不可治愈的伤痛,没有不能结束的沉沦,所有失去的会以另一种方式归来”。两个月内,无数的白衣战士奔赴战场,日以继夜地奋战。疫情来袭,他们披上白大褂,如同披上战甲,挽救生命,如同温暖的春风吹向全国各地。

    也正是因为他们的坚持与努力,国家在背后的鼎力支持,中国的疫情才会得到如此快的控制。“去时风雨锁寒江,归来落英轻染裳”如今,他们也-批批地归来了。没有一个冬天是不可逾越的,没有一个春天是不会来临的。通过这次的疫情,我知道,我们所等待的美好,它或许会迟到,但绝不缺席。岁月静好,山河无恙,四月人间,春暖花开

    原来春天就在我身边,是百花齐放,万壑争流,是火海中的奋不顾身,拼死相护,使战役期间的逆流而上,争分夺秒。

  原来春天不仅仅是人间草木,更是温暖人心的人间大爱

    河流解冻,万物萌芽,春天终会到来,春天也从未离开过这世界,原来春天就在我身边。(瑶瑶随笔)

小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