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上你,我真是醉了!

(二)

一天下来,看着许扬跟卫群姐两人时刻不停地斗嘴,不时进行人身攻击、甚至互相辱骂,却又嘻嘻哈哈,没有真正动怒动手,我是风中凌乱了。这都是神马人跟神马人哪!如果噤声是一种刑法,我想“禁言”对卫群姐及许扬是无与伦比无法忍受的残酷刑罚。他们所有对话内容过滤下来,说跟没说完全没差别,但差别也是巨大的,因为喧闹的斗嘴活跃了沉闷的工作氛围,我是听得那个头脑发涨啊!

“讨债仔”“早死的”“疯男人”等一长串咒骂从卫群姐嘴里巴拉巴拉蹦出来,方言带来的生动性与形象性实在没办法一一用普通话转述,许扬同志时刻笑嘻嘻讨骂挨骂还嘴的情形,让人惊叹这世上还有“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自虐行为,我真真是醉倒了。许扬跟卫群姐曾经在其它网点共事,相识已久,“宿怨”也由来已久。

几天下来,我算是搞懂“典婆”的意思了,再次证明自己的“年少无知”,原来“典婆”是“亲家母”的意思。据河局爆料,许扬叫卫群姐“典婆”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卫群姐大儿子在上大学,小女儿长得漂亮,不爱读书早早出来打工,跟母亲去过上班网点,未婚娶的许扬本就没脸没皮,在同事玩笑起哄下满口应承,“典婆”“青母”叫得响亮,在卫群姐不客气地打骂淫威下,丝毫不见悔改,仍旧屁颠颠地说:“卖哪(别啊),卖(莫)打你女婿,打女婿,疼典婆,打坏更心疼,也是你爱你走仔(女儿)二婚。我是未趟同意个。”卫群姐撇撇嘴,狠狠再拍他几下,骂他“短命鬼”。

我是半句劝解不得的,我安慰卫群姐别跟许扬计较,哪知她数落得更厉害了。这个年纪的中年妇女本就惹不起,老资历,一套一套的,要是得罪了唾沫星子直接把人淹死,闹个翻天覆地自己全身隐退也不是难事,见识过了好些四十多岁老女人的两面三刀。许扬同志年轻无所顾忌,没接收多少课堂知识,不受教育观念束缚,一副全然的天性释放。揣兜里烟发出去,火点起来,茶泡起来,一张嘴把世情世故倒腾,把工作中经典人事模仿再现得栩栩如生,逗得现场人员哈哈大笑。这样两个人一起共事,每天互相掐架不是深仇大恨,两个人性格都有爽朗豁达的一面,不会表里不一绵里藏针,要两人磨合到同一高度比登天还难;性格差异性使然,以至两人之间在某些事上互不入眼互不退让。

当然也因为异性因素缓和了彼此间的矛盾。若是同性之间相争,不管大事小事,不斗个你死我活誓不罢休,异性之间相争相杀多多少少留着余地,还未触及到根本,才敢如此不客气地“回敬”彼此。没有“尊老”,无须“爱幼”,这两位犹如干柴遇烈火,自然噼里啪啦越燃越旺,典型的不是冤头不碰头。

许扬同志的工作态度实在难以置信,行事作为更是令人眼界大开。高清监控下,合规意识淡薄,业务操作囫囵吞枣,丢三落四,意外频发,来去自如,抽烟喝茶调侃,再者就是游戏玩得昏天暗地,不管前台人满为患。卫群姐骂他一点都不委屈他。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我的同龄人。同事一次又一次地刷低我对国企单位的看法及认识,同事的种种行为颠覆了我的三观,许扬同志再次刷低了我认识的下限。

“许扬,即刻进来!”卫群姐又要呕血了。许扬业务操作系统没有签退,章戳摆在桌面,在外面吞云吐雾,跟电信工作人员天南海北吹水呢!卫群姐一想到上级下发张工单下来整改到晕头转向还要各种扣罚,即刻把挨千刀的许扬揪进来教训。

“管它的,没事的。”许扬摆摆手,“我常常这样,又没逮住。”

“没你个找死的,日日东东戏(我也不知道咋翻译啊),气久要破相(内伤),还得扣钱!”卫群姐喋喋不休地发牢骚。

许扬“嘻嘻嘻嘻”地笑着,“钱是闲的,爱,给它。”

“你个疯子。”

“典婆,我跟你说,”他停下手中的游戏抬起头来,慢慢地说:“事无,钱有。”我是额头冒汗,我忙得不亦乐乎的时候你在哪啊。

“许扬,你立刻查单,一日钱无事多就是你!日日看你的业务单式看到我头昏眼花,欠这欠那,神经大条,银行是要给你做倒了(破产关门之意)!”

“哪无怎叫食政府?”

“我卖看,扣你个衰!”

“与我是没事,你跟着扣有伴。”

卫群姐端起水杯,“啪”地一声重重关了门,雄啾啾气昂昂出去打水了。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