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山的那边

【九洲芳文•R】

“采蘑菇的小姑娘,背着一个大竹筐,清早光着小脚丫,走遍树林和山冈……”

每天清晨,整个村庄都会在一声声欢快的童谣中苏醒,秋风吹过,郁郁葱葱的麦田伸了个懒腰,仰起头,感受时光的抚摸……

一望无际的山坡,牛羊成群的草原,晶莹剔透的露水……一眼望去,这里就像一幅画卷在缓缓展开……蜗牛趴在摇摇欲坠的叶子上,触须轻轻摆动,似乎在认真地欣赏;几只长着翠绿色羽毛的小鸟,围着草原上空荡秋千似的飞来飞去,自由自在……

“墩子哥,慢点走,我跟不上你了!”二妮儿叉着腰,气喘吁吁地喊着。

“阿爸阿妈不在家,我要去看看我的宝贝儿们,你别跟着了,午饭以前我就回去!”墩子咧着嘴,看着被甩在后面的二妮儿,大声喊着。阳光照在他英俊的脸上,闪闪发光,他转过头,把眼睛眯成一条缝,一脸兴奋地看着前面的那座山。

“喂~你好吗~”墩子登上山,拖着长音大声喊,然后侧耳听着浅浅的回音,双眼凝视远方。

很快,一群漂亮的鸟儿从远处飞来,围在他的身边,来回转着,有的会落到地上啄食他带来的米粒,有的俏皮地落在他的头顶,翻腾着他蓬乱的头发。

“你们住在哪里?好久没来,你们竟然还认得我,哈哈!”墩子宠爱地抚摸着它们柔软的羽毛,看着它们散落在地上,或轻轻飞起,或抓起小树枝来回飞着……这些鸟儿是墩子从小就认识的朋友,当年它们的父母被猎人的捕鸟夹夹住,是墩子费了好大的口舌才给救出来,朝夕相处半年多,墩子把它们重新送回天空,给了它们自由。

墩子是个热心肠的男孩,她有个可爱的妹妹,叫二妮儿。父母是勤劳的农民,每天起早贪黑,靠养羊养牛养家糊口,生活简单快活。每到周末,父母便会把长好的牛羊拉到集市上去卖,留他们兄妹俩看家。谁知这两个调皮鬼从不好好温习功课,也不好好在家待着,只知道满地里跑,像野孩子一样。

无忧无虑的生活令人羡慕,却有人身在福中不知福。本来,日子会这样一直过下去,无拘无束,无人问津,可墩子爱闯爱拼的性格,偏要搅一搅这平静的湖面,自找苦吃。

“阿爸,阿妈,我这次离开,你们一定要保重,我墩子不闯出一片天绝不回头!”

墩子背起简单的行囊和一万块钱,坐上绿皮火车,一路向北,走上了探索的道路。外面的世界太诱惑,让他曾不止一次地想出去看看。最开始,他只是想看看鸟儿居住的地方,再后来就是想去看看外面的人,外面的水,体验一下外面灯红酒绿的生活,心中的好奇心催促着他不断向前。

下了火车,墩子被眼前密密麻麻的人,来来回回的车辆震惊了。他在电视上见过,也曾幻想过这种场面,却从不知,身临其境后是这样的感觉。他的心中满是兴奋,混在人群里很快便走出了车站,来到了他提前联系好的一家五星级酒店——第一个可以让他工作的地方。

墩子聪明能干,很受酒店陈经理喜欢。从端盘子、刷碗开始,墩子每天都打起十二分精神,干活特别有劲头。除此之外,他最喜欢的就是看着一个个打扮的高贵典雅的女人和男人在一起谈笑风生、优雅进餐的样子,他们的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动作,就像电影里的人,那样有气质。

而墩子一想到自己永远不会成为这样的人时,心中不免有些失落。不过这些失落会叠加成墩子继续前进的动力,催促着他一层一层地扒开自己厚厚的皮,露出细皮嫩肉的新生肌肤,逐渐把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因为墩子的勤劳能干,很快便开始接手酒店财务和采购的重任,也因为这样,墩子认识了更多的人。对墩子来说,这些人是山的另一边的人,充满新鲜感。

每天早晨六点,天还没亮,墩子便从出租屋出发,来到熙熙攘攘的菜场。这个菜场的菜特别新鲜,还有好多见都没见过的瓜果,好多菜的名字五花八门,好听的很。日复一日,他成了菜场的红人,除了买菜,他还经常帮助各位菜农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卖白菜的刘婶儿孤苦伶仃,他就常常来帮她搬菜上货,还差点认了干亲。无意间听说李叔的苹果滞销,整天愁眉苦脸没有精神,他便积极联系家乡的朋友们帮忙宣传,没几天便卖了一大半,跟李叔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下班后,他没事做就来帮忙捡拾烂叶,义务清理菜场卫生,跟那里的管理员老吴成了酒友……

他采购的食材又新鲜又便宜,陈经理对他越来越赏识,在酒店管理层的地位也越来越高。两年间,他从打杂的小工一路升到了采购部的主管,小生活过得风生水起。

可就当他悠哉悠哉的时候,遇到了那个让他终生难忘的人。

“墩子,还单身吧,看你老实巴交的,从农村来的?”下班后,酒店主厨郭涛拉过墩子,一边换外套,一边说。

“我们那边离这里很远,遍地的牛羊,还有草原,可漂亮了!只是在那里没法干事业,还是这里好。”墩子看了一眼窗外来来往往的人,郑重其事的说。

“哈哈,傻小子,来干活就是好啊?来,哥今晚带你出去见识见识。”

“去哪儿?”

“到了就知道了,那里就是人间天堂,保准让你流连忘返!”

晚上八点,郭涛骑摩托车把墩子带到了整个市区最明亮的那条街,街上的“天堂酒吧”几个字明晃晃的,闪着五彩的光,抓着他的心一步步陷入其中。

郭涛是这里的常客,轻车熟路地就来到了一个包间,里面也按照他的要求定好了套餐。

五彩的地毯,淡紫色的灯光,浓浓的香水味让整个包间看起来那样迷人,墩子还没喝酒就已经醉了。

这时,两个长发飘飘的性感美女妖娆地走进来,一个揽住墩子的胳膊,一个抚摸着他的腰和后背,墩子想要躲闪,却最终没能克制住内心的冲动,在酒精的刺激下,荷尔蒙爆发……

郭涛成功地俘获了墩子的信任,跟他厮混在一起,谋划着如何一步步挖空整座酒店大楼。

这是个可怕的想法,墩子能有今天多亏了陈经理,如果他真要这么做,那必将坠入罪恶的深渊,无法回头。

如今的墩子一路高升,每天西装革履,左拥右抱,原来纯朴的样子完全消失不见。油光可鉴的大背头,日渐富态的身材,复杂的社交圈,每个深夜的买醉……让他逐渐沉浸在山的这一边……

清晨,一阵阵电话铃声,让墩子从某宾馆的房间醒来。

“墩子,您可算接电话了,昨晚酒店出事了,都是你做的好事!所有人都在会议室等着你,快来吧!”陈经理暴跳如雷,焦急地呵斥着他。

墩子赶紧穿好衣服,来不及洗脸,也没来得及看清旁边的女人的样子,便匆匆走出宾馆。

酒店主厨郭涛私通财务把钱连夜转走了,所有材料的审核人都是墩子,郭涛已经不知去处,也没有证据坐实他的罪行,然而所有的焦点却明确地指向了一个人——墩子。

墩子瞬间清醒过来,所有的后悔和解释都已经没用,事实证明,他参与了这起经济罪案,无法回头……

世界不会因为谁的离开而停止转动,生活也不会因为谁的悲惨命运而变得温柔。没有人会在意你的过去,也没有给会记得那个英俊的傻大个和误入歧途的少年……

监狱的门缓缓打开,一个长满络腮胡的中年男子迈着轻松的步伐,走过这条长长的街道。几只漂亮的鸟儿从他身边飞过,他抬起头,顺着鸟儿飞翔的轨迹,望向天空……

城市的阳光不明不暗,他的脸似乎总被阴影覆盖着,看不清模样。他面无表情,漠然地穿街过巷,引来路人异样的目光,每一处熟悉的街角,每一个熟悉的店面,已经不属于他,对他格外陌生。

这一天,他孤魂野鬼般地飘荡在人间,直到夜幕降临,他静静地坐在出租屋的窗前,月光照亮了他模糊的脸,隐约看出是墩子的模样……

阿爸、阿妈:
        好久没给你们写信,不知你们还记不记得那个狂妄自大的我。
      我感觉好累,心里空落落的……
      阿爸,阿妈,我想你们了,我想回家……

一个人的夜太漫长,那些过去的回忆排山倒海般地涌上心头,让人难以入睡。墩子拿出过去家人寄来的信件,有好多还没有打开过,就被摞在橱子里。

他打开每一封崭新的信件,当看到二妮儿在很多年前就已经嫁做人妇,眼泪就止不住地流下来,心像被锤子重重敲打过,内心五味杂陈。这一次,墩子终于忍不住,狠狠抽了自己几个耳刮子,扯开嗓子,大声痛哭……

山的那边到底是什么,牛羊不知道,鸟儿不知道,墩子,也不知道。但是,相信所有人都知道,只有你跨过心里的那座山,才看得见生活的全貌,平平淡淡,简简单单……

【九洲芳文】投稿二区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山的那边,还是山吗? 山的那边,有怎样的人烟? 山的那边,有满山的茶树吗? 山的那边,有成群的牛羊吗? 山的那边,...
    1南方姑娘1阅读 88评论 0 1
  • 前天爬了一趟天章塔,回来发现手指冻得快要长冻疮了。所以昨天一整天,我都窝在被窝里,好在冻疮又瘪回去了。今天怎么也躺...
    捉刀客王静阅读 550评论 6 7
  • 记得小时候,总是会想一个问题,山的那边是什么。 出家门,左转,便看到山下。房子一间一间的紧挨着、地势看起来那么平坦...
    牧情浪子阅读 20评论 0 1
  • 感谢本期投稿的老师和朋友,是您的支持为《文学空间》带来更多的感动。 感谢本期投稿的老师和文友们:(排名不分先后)六...
    莲花墨阅读 742评论 10 23
  • 孩子:妈妈你说山的那边有什么?(孩子一脸稚气的问道) 母亲:我想山的那边应该有片大海,虽然我从来没见过大海,但我知...
    d7cf8d695ac1阅读 105评论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