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的冰雪

两、三天没出去,我和小孩已经难以忍受了,昨晚我在心里对自己说:“明天无论如何都要出去!”

阳光很好,气温在零上,雪和冰消融了大半,公园里又是水洼遍布了。前一阵忽暖、忽冷,冰雪化了又凝,如今又化了,正是早春的乍暖还寒时节。

公园里人极少,常去的广场上还覆着未融尽的冰雪,冰已化得脱开地面,水从冰下漫出来。

我和小孩本来带了板羽球要打,风太大,只好作罢。然后我俩才发现,除了板羽球我们其它一概没带。不过这都不算事,对孩子来说这世界从来不缺玩的,尤其在大自然里。小孩找到一根树棍,拿棍子去挑浮在水面的薄冰,挑腻了,将块冰扔在空中,不等落下马上拿棍子抽过去,冰咔嚓一下碎成一块块,在阳光中闪亮着四下飞落。

那是他的快乐,我一边看着他快乐,一边寻找自己的快乐。健身器材下面有大片的冰,我用脚尖小心着挑出来,让小孩看它的大,小孩过来说“真大”,伸脚踩碎了。

我很遗憾没有带除雪的两把锹出来,要是带来我就可以把广场上的冰都铲到矮墙后的小树林里了。把冰切碎,铲走,再切,再铲,在我是件好玩的事,冰碎的样子和声音都让我欢喜。

香的儿子一点可以出来玩,我和小孩决定先回家,等一点时再拿了锹一起出来玩。

两个孩子多日不见了,能一起玩非常开心。香答题,单位要求的,关于这起冠状肺炎的;我铲冰,一锹一锹扔到矮墙后。累了,我们聊天,说来说去都是关于疫情的。书已经回来了,绣还要过一阵,芬老家雪下得特别大,因为在山区,到现在都没化,着急也不能立刻启程回来。

又谈起视频里一个老人不戴口罩,还张牙舞爪闹,纠扯工作人员,最后脑出血自己直挺挺倒地而亡。我俩一致认为国人的敬老爱老传统被一些无良老人利用了,才造就出一批混蛋老人。而法律,一涉及老人就变得是非不分了,更增长了无德老人的恶,减熄很多善良人的帮扶之心。不是有个笑话么,想扶起一个倒地的老人,你得先看看自己一个月挣多少钱。想想真是让人心冷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