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的"不容易"

图片发自简书App

张老师的开场很吸引人,是一个故事。

故事开场本来很平常,但这个故事发生在她自己身上。

把自己身上的故事作为开场,也是很多咨询师老师拉近和学员关系的惯例,但这个故事听起来不只真实,还有一股侠气。

故事是这样的,她在车站路遇一个事件,两人因为碰擦发生了纠葛,一方是残疾人,可能说话不好听了,另一方是五大三粗的汉子,于是抢了人家手机。张老师去劝架,她和汉子说,你很不容易,肯定担负着一家老小的生活,但是……。然后汉子把手机给了张老师,张老师还给了残疾人,而这一方拿到手机后马上准备报警。张老师又说了:你本身就有残障,肯定更不容易,只是……。

两个“不容易”,加上她咨询师一贯的语音语调,我没有在事件里,也觉得被共情了。而当时当地,两个人在这种情绪很差的时刻,有一个柔和理性的女声共情自己,看见自己的不容易,立即就接受了老师后续提出的“但是”和“只是”的建议。

本来毫无相关的路人,一件可能会激化的事件,不只去劝了,而且只用几句带着咨询技术的话语就将纠纷化解于无,张老师确实堪称大侠。

接着,她把话题转到课堂上,她说,你们在座的也很不容易,接着具体阐述了为何不容易,这些“为何”好像是她亲眼看到了大家平日工作上的一些压力,让人很自然也被深深共情了。

这堂课,老师着重分享了几个秘籍。

第一条:所有绝对的“应该”和“必须”都是扭曲的。

她以自己为例子,作为心理咨询中心的主任,她每天工作起草摸黑,自己其实身体并不好,但为什么不能推却呢?她觉得自己就有这个信念,作为主任,多做一些,是应该和必须的。但真是这样吗?这里是可以觉察和反思的。

第二条,这个世界不存在绝对的事实,只存在眼里看到的事实。

所以,你所谓的事实,也不一定是事实。那么,如果当你听到不同意见的时候,当你听到有人反对你决策的时候,恰好是你可以拓展信息、完善你眼里那个事实的时候。

有时候,为什么不愿意听呢?是不愿意听别人的意见,还是不愿意听别人对你的否认呢?同样的,当我们给出不同意见的时候,是出于客观的就事论事,还只是要证明自己的正确呢?

第三条,凡事多向光明看,无需惊出一生汗。

这是她的生活智慧,实际上蕴藏着对于压力的应对模式。

压力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呢?

自然是不好的,因为压力会给人带来焦虑、抑郁和易怒等等负面的情绪体验。真是这样吗?

也不全是。压力既会给人带来负面的情绪体验,可能很多人会如此认为,但是压力也会给人带来正向的情绪体验,在压力情况下,人的潜能会被激发,由此发挥更大的成效。只是压力有极值点,当到达那个极值点的时候,人会变得枯竭、消耗和倦怠。

怎么知道自己的极值点在哪里?可以自我观测。一是行为,是精神的还是倦怠的;二是和别人的关系,是耐心的还是容易激惹的,独处时是惬意的还是感觉焦虑的;三是情绪,长期固着于负面情绪,还是很快可以出来;四是躯体症状,最直观的是睡眠。

而这里观测的标准是,大多数人都是这样吗?自己过去的大多数情况是这样吗?如果大多数人都是这样的,并且自己过去大多数情况也是这样的,那么就没有到达,反之就是。

在这些秘籍之后,老师又介绍了几个例子,邓亚萍和伏明霞在压力中的情绪反应,关于同伴猴和执行猴的实验,不同人格的特征等等。

最后说到,不要活在未来,未来还不确定,不确定的东西容易焦虑;不要活在过去,过去深藏很多情结,会让人抑郁;当下要有章法和条理。

并用自己的微信签名档和我们共勉,前三句出自曾国藩,后一句应是做到三句之后当然的心理感受和结果吧:

未来不迎,既过不恋,当下不杂,如此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