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人录之奇怪的室友(十)

校园里到处都可以看到布置灭鼠药的学生还有老师。校方没有更多的解释只是说为了配合评选卫生城市称号而进行的灭鼠活动。然而许多穿着白大褂的工作人员忙碌地在人群中穿梭,还有穿警服甚至穿军装的人出现。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意思。学生不是傻子,自然不相信学校的说辞,一丝恐慌渐渐在学生中弥漫。

三秒特意注意了下小树林方向,发现不少白大褂和警察军人都往那个方向赶去。“那果然有问题。”三秒心想。三秒正想着要偷跑过去看看,一辆披着迷彩布的军用卡车也驶向了小树林方向。他不经意间扫了驾驶室一眼,却惊讶地看到了一个早已被他遗忘的人——老孟。

老孟自从被当成嫌疑人被警察带走后就再没出现过,没想到现在又出现了,还是出现在军车上。“老孟和军队有什么关系?”三秒眉头紧锁,想不出个所以然。“去看看就知道了。”三秒拍拍身上的尘土就往小树林走。

“三秒你干嘛!”学委眼尖,看见三秒要就走叫住了他。三秒心里说了声晦气,忙堆着笑与学委搭话,怎奈每个人都是有任务的,而三秒的任务没完成学委不放他走。学委是个油盐不进的人,三秒使尽浑身解数都无法奏效。“真是阎王好见,小鬼难缠。”三秒心里骂道。

说来也巧,路美香路过三秒他们的“工作区”,还向三秒打了招呼。三秒正着急呢,却遇见这个救星。他向路美香说出了他的怀疑,路美香立马跑去小树林。“不愧是习武之人,这速度赶得上那辆军车了。”三秒看着路美香的背影感叹道。

三秒不想干的活,打死他都不会好好干,更何况他现在有更关心的事情。然而学委似乎和三秒杠上了,一双眼睛紧紧盯着三秒。且不提三秒在那磨洋工,话分两头,路美香却是有了新发现。

小树林被好好清理了一番,垃圾都被处理运走,但那日积月累的臭味却不是一时半会能消散的。路美香躲到正对着小树林的一栋女生宿舍楼上,通过一扇小窗观察小树林的情况。只见小树林里进进出出的全是穿着白大褂的人,有的白大褂拿着奇奇怪怪的仪器对着地面扫来扫去,而有的白大褂站在几个大桶前好像在配什么药水,一派忙碌的景象。路美香注意到小树林外围站了一排士兵,应该是充当守护吧。士兵荷枪实弹,给人一种危险的气息。而此时,一个老人出现在了路美香的视野。

那老人正是老孟。若是三秒见到此时的老孟,必定会惊讶地喊出声来。这哪是他熟悉的老孟啊。老孟身后跟着两个卫兵,旁边陪着一名军官,其余士兵均向那名军官敬礼,可见这名军官地位不低。而正是这名地位不低的军官正陪着笑向老孟说着什么。路美香不认识也没听说过老孟,因此没有过多留意,只是把老孟当成了个大官。

路美香仔细观察,希望能有收获。只是这时,她觉得自己有了一丝异样。“这种感觉。”路美香闭上眼睛,将自己的心神慢慢沉入心底,细细感受自己的身体。她与阿花师从雾隐拳大师—李青义。雾隐拳为内家拳,而所谓内家拳通俗地讲就是“练气”或者说修炼内力,当然这肯定没有小说里的“练气”“内力”那么夸张,但对强身健体确是有奇效。路美香更是师父李青义几十年来见过最有天赋的苗子,入门不到两天就能做到“入静”,相比之下阿花比路美香早入门两年却连“入静”都做不到。所以阿花等其他天赋一般弟子仅仅习得师父李青义的一般本领,而路美香却是作为师父的关门弟子得到了师父的真传—雾隐拳。

“有点紧张,但我没有理由紧张呀。”路美香心道。然而这种紧张感却是越来越强烈。路美香干脆坐到地上打坐,开始“入静”。“入静”之后身体的一些感知能力会降低,但另一些感知却会大大加强。路美香天赋异禀,几乎是瞬间“入静”。

路美香感觉自己越来越轻,渐渐飘了起来,她睁开眼甚至看到了坐在地上的自己。每次“入静”后都有这样的经历,路美香早已习惯。当初第一次“入静”时路美香看到另一个自己可是吓得直接退出了“入静”状态。路美香没有飘得很高,停留在现实的自己的头顶上。“入静”后的世界与现实中的世界不大一样,没有光,但却能看得清楚,就像直接投射到意识中一样。她能感受到空气是由无数颗粒构成,楼房其实是由无数线条穿插形成。她观察了自身四周,没有发觉让自己紧张的原因。她把意识延伸到了更远的地方,因为她本就是来探查小树林情况的,所以自然而向将意识延伸到了小树林,小树林里有许多移动的圆点,路美香知道这些圆点就是那些白大褂和士兵,她甚至能感受到他们在窃窃私语。

路美香皱了皱眉头,她总觉得哪里怪怪的,说不出的别扭,然而又说不出来。给她这个感觉的正是小树林。小树林在路美香的意识海里所形成的图像与平时不同,只是不同在哪又说不出来,突然,就在这个答案呼之欲出时那紧张感意外地加重了,就像在路美香的心脏上锤了一下。路美香的意识就像是被牵引一般被拉开了,不受她控制地向另一个方向飞去。这是路美香第一次碰到意识不受控制的情况,心中也是惊恐万分。然而,意识毫无征兆地停顿了下来,就像路美香的脑子突然来了个急刹车,脑子因为惯性狠狠撞了一下。这一下痛的路美香几乎哭了出来,就在她要不顾一下强行退出“入静”状态时,一双眼睛出现在了她的意识海。意识海无边无际,却几乎全部被那双眼睛占据。

“师兄!”路美香失声叫了出来。那是师兄的眼睛!她永远都忘不了,那是师兄的眼睛!“师兄你在哪?你在哪呀?”路美香喊道,她已经喊出了哭腔。那双眼睛没有说话,凭空消失,还不待路美香反应过来,路美香的意识就被拉着毫无规律的快速乱飞。路美香头晕目眩险些将胃酸给吐了出来,如果继续这样,那吐出来也是迟早的事情。好在这等情况并未持续很久,路美香就发现意识海中出现了一条红线,红线在空中七拐八拐地飞快游动,而她的意识正是被这条红线拉扯着飞速游动。这条红线最终钻入人一辆披着迷彩布的军用卡车中,路美香的意识也被带着一头扎了进去。

“师兄!”路美香喊了出来,从“入静”状态中惊醒。她跳起来冲下楼去。就在此时,老孟和陪同他的那名军官上了一辆军用卡车,卡车立马开走了。路美香跑出宿舍楼发现不见了那辆军用卡车,急的掉出了眼泪。小树林临近学校北门,仅仅只有几步路。那辆军用卡车在出北门时鸣了下笛,让保安开门。路眉香听到了鸣笛声扭头一看,正是那辆军用卡车,而师兄就在车上!

“师兄!”路美香喊着冲了过去,但是在场的士兵可不是摆设,他们看见一个女学生发了疯一般追自己长官的车本能地就把她拦住了。路眉香可不是普通人,他是李青义的关门弟子。最先拦住路美香的士兵被路美香轻轻一闪,就躲了过去,那士兵却是愣了一下没法反应过来。他哪能想到一个看似文弱的女学生能有这么好的身法。可惜,路美香终究是习武时间太短,难有成就,最终还是被第二个士兵拦下了。

士兵们一脸懵逼地看着坐在地上泣不成声的路美香,更不知道她嘴里反复喊的“师兄”是谁,不过看这样子倒好像是他们欺负了她一个小女生。士兵已经向上级报告了,只等有人来处理这个莫名其妙的小姑娘。路美香渐渐地停止了哭声。这些大头兵见这小姑娘不哭了也都是暗暗舒了口气。路美香原本能感觉到阿花的存在,更能通过感觉找到阿花,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能感知到阿花的存在却不能通过感知找到阿花了,似乎是感知道路被砍断了,但现在,路美香明显感觉到阿花的存在,并且在她的意识海中阿花正在移动,一个清晰的路线图缓缓形成。路美香又能通过感知找到阿花了,而且这个能力似乎还被加强了。

“师兄,就算你在天涯海角,我也要把你找回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