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她们躲在树后面,静静听着那些人杂乱无章的步伐渐近,还能听见隐隐约约的辱骂声。

  “你不就是个猪狗不如的东西吗?没让你走着来北漠已经是我们对你的仁慈了!还想休息?我的马可还没吃粮草呢,去喂!”

  “呵呵呵,一个下贱的种!下贱的连条狗都不如!”

  三五个衣衫华贵的少年推搡着一个身形孱弱穿着破烂的孩子,把他逼到墙角不断地拳打脚踢。

  “畜牲!”燕鸶棠愤怒地红了眼睛,一股熊熊燃烧的业火烧灼着她的心尖。不顾一切地抽出腰间盘着的红色软鞭就要冲上去救那少年。一只手却稳稳地拽住了她拿鞭子的手。

  “净月!你想干什么?见死不救还是觉得我还打不过一群不会武功的败类?”她眼里的火焰已经不能用怒不可遏来形容了,好看的眼睛都好像要涨出眼眶。

  “公主,我……”净月被吓得松了手,嗫嚅着说了句不完整话。灵气的脸被吓得失了红润的颜色,剩下一片纸的苍白。

  一愣神,燕鸶棠已经护在了那身上血迹斑斑,面色苍白的少年前面。对着刚踢了他一脚的人扬手就是毫不留情的一鞭子。

  “啊!好疼!”挨打的人尖叫着喊疼,捂着被鞭伤的胳膊向后退了两步。面部表情着实有些狰狞。

  “疼?你还知道挨打会疼?那你还找打!”燕鸶棠讽刺一笑,右手高高扬起,每人送了他们结结实实的一鞭子。

  一声接一声杀猪般的尖叫响彻了整条宫巷。“没用的败类!”燕鸶棠嘲讽地勾起嘴角,一群欺软怕硬狗仗欺人的败类!南梁的国库全养了这群没用的东西,真是可笑。

  “你!你知道我们是谁吗?你敢打我们!北漠皇会让你掉脑袋的!”其中一人被打完之后反应过来,恶狠狠地叫嚣着。

  燕鸶棠听了咧嘴一笑,“哎呀我好怕怕,你怎么不快点去告状看我掉脑袋呀?还等着再吃一鞭子啊?”说完还得意地摇了摇手中的鞭子。

  吓得那群没用的废物连滚带爬地叫着跑远了。

  “嘁!胆小鬼!连个姑娘都打不过,只会欺负软柿子。”燕鸶棠不屑地轻哼一声,回头去看缩在角落被她称为“软柿子”的某人。

  此时他已经由净月扶着站起来了,只是一言不发地低着头。低着头沉默地盯着自己的脚尖看。见他不说话,燕鸶棠嬉笑着戳了一下他的肩膀。

  “喂,你打算怎么回报我?我可是帮你揍跑了他们。”少年抬头看着燕鸶棠,黑白分明的眼珠跌入她的眼睛里。

  一瞬间,四目相对。

  他清明纯澈的眼神让燕鸶棠浑身不自在了一下。正愣着,他突然间跪了下去,朝着燕鸶棠。

  “谢谢。”他的声音居然比北漠第一美男子秦洛的嗓音还好听。但燕鸶棠却被惊地慌了。一急竟然跪在了他对面。

  净月苍白的脸上添了一些不可思议的惊慌失措。“公主!你……”

  “别别别,你快起来!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没让你跪!”燕鸶棠和他面对面地跪着,令他也在一瞬间里被惊讶冲走了漠然。

  “公主快起来!您不能跪他的!”净月尖叫着扶起地上的燕鸶棠,燕鸶棠顺带着捞起了地上瘦削的人。

  像个纸片人似的,好瘦好瘦,风一吹就会飘走一样。

  他弯腰向燕鸶棠鞠躬,声音虽虚弱,但语气却不苍白,不卑不亢。“多谢公主。君念无以回报。”

  燕鸶棠欢快地大笑一声,像风吹过系在窗口的风铃流泻出清脆的叮当声。“你叫君念啊,真好听。我叫燕鸶棠,你做我朋友吧。”亲切地揽上君念单薄的肩膀,被骨头硌得肉疼。

  少年不说话,面无表情地被揽着往前走。如果不是亲眼看到他被一顿胖揍,真会以为他好好的。

  “君念,你疼不疼?”燕鸶棠睁着一双眼睛,小心地问。揭别人伤疤终究不是做好事,还是小心为好。

  “你觉得呢。”语气冷冷清清的,君念脚步都没停下过。好像并不知道自己被燕鸶棠拐着往风棠殿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荣丰八年冬,北漠的天气像是要刻入骨子里一般凛冽。大漠本就干燥,加上冬季大风肆虐,沙漠里常常刮起一阵裹挟着沙砾的旋风...
    啊林素染阅读 33评论 0 0
  • 第一部分前情回顾 杨旭东在上大学的第一天就通过很特别的方式认识了他年青时候最喜欢的女孩儿凌晓枫,二人都喜欢听经典老...
    四时夕阳阅读 2,731评论 0 1
  • 文/新鲜 橙思:家人的关心和陪伴就是最好的充电站。 计划赶不上变化一场台风“莫兰蒂”将我困在深圳不能如期回家,所以...
    新鲜wendy阅读 38评论 0 0
  • 为什么别人家肉肉包的紧紧的?我的虽然美美的却不包。感觉还是水多了,空气湿度太大,决定以后不浇水了。 熊掌掌,红指甲...
    过客宾阅读 45评论 0 0
  • 器材/iPhone 7p 单位院子里的各种花都谢了,可是这槐花却姗姗来迟,粉粉的,也不错呀,我是爱花的大叔,哇咔咔!
    至简从心阅读 216评论 38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