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出自五代李煜的《相见欢·无言独上西楼》

  975年(开宝八年),宋朝灭南唐,李煜亡家败国,肉袒出降,被囚禁待罪于汴京。宋太祖赵匡胤因李煜曾守城相拒,封其为“违命侯”。李煜在忍屈负辱地过了三年的囚徒生活后,被宋太宗赵炅赐酒毒死。李煜不是一个好皇帝,却是一位才华横溢的艺术家和词人。李煜的词以被俘为界,分为前后两期,前期词作多描写宫廷生活与男欢女爱,香艳精致,才情蕴藉;后期词作多倾泻失国之痛和去国之思,沉郁哀婉,感人至深。《相见欢》便是后期词作中很有代表性的一篇。(摘要)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寂寞无言,独自一人慢慢地登上空空的西楼。抬头望天,只有一弯如钩的冷月相伴。低头望去,只见梧桐树寂寞地孤立院中,幽深的庭院被笼罩在清冷凄凉的秋色之中。 那思念剪也剪不断,理也理不清,让人心乱如麻的,正是亡国之苦。那悠悠愁思缠绕在心头,却又是另一种无可名状的痛苦。

 首句“无言独上西楼”将人物引入画面。“无言”二字活画出词人的愁苦神态,“独上”二字勾勒出作者孤身登楼的身影,孤独的词人默默无语,独自登上西楼。神态与动作的描写,揭示了词人内心深处隐寓的很多不能倾诉的孤寂与凄婉。

  从这几个字中,形象地描绘出了时人登楼望月。仰视天空,从月如勾中知道月亮是残缺的,而且意味深长:那残月经历了无数次的残缺,说明了人世间也有无数的悲欢离合,同时也让诗人愁,在看看庭院,那庭院中寂寞的梧桐也被寒风打着叶,只剩下光秃秃的树干和几片残叶在秋风中,词人不禁“寂寞”情生。正是那亡国之苦这事,像乱麻一样缠在心头,剪也剪不断,越理越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