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花成名记(46)戒毒

一天之后,小花才悠悠醒转,她感觉有人握着她的手,她睁开眼睛,慢慢地,她终于看清了,趴在床头的人正是郝睿。

她吃了一惊,却立马便明白过来。她想把自己的手从郝睿的手里拿出来,可看到郝睿那熟睡的容颜时,她又停住了。

那个她经常午夜梦回,心心念念的人,此刻睡在自己的身边。以前她和他一起午休的时候,她还曾经幻想过,她要和这个男生一起度过余生,每日相伴入眠,看着他睡在自己的枕边,安静的做梦,那是多美好的事情。

如今,她终于可以再次感受一下那种感觉了。只是以后,他和她终究是要分开的。她无法接受这样的自己和他在一起。现在,就让她再看一看他的睡容了吧。

想到这里,她的脸上荡漾起了浅浅的笑容。

良久,郝睿终于从梦里面醒来,他动了动脑袋和手指,渐渐睁开了眼睛,小花立马把自己的手拿回来,没有看他。

“你醒了?”郝睿见她睁开着眼睛,把手缩回去了,便问她,“是我吵醒你了吗?”

小花别开头,没有理他,自己看着窗外的光线照射进来。

郝睿看出了她眼里的淡漠,便淡淡笑道:“你醒了就好。”

一室寂静。

“小花,你能和我说说,你是怎么染上毒品的吗?”

终于,一直陪在床边的郝睿又开口问她。

小花听到后,只是眼睛转了转,却依旧没有理会他。

郝睿只好作罢,看了看时间,已经接近中午,便起身道:“小花,已经中午了,我去给你买点吃的来。”

小花默然。她没有赶他走,也不想赶他走,因为他走了便没有人来照顾她,她更不敢告诉自己的父母,让她们来照顾自己。而且,她也真的希望郝睿照顾自己,虽然她表面上对他很冷淡,但是她心里其实是美滋滋的。

郝睿出了门,去了医院食堂买了饭菜回来,坐在床边凳子上笑嘻嘻地对小花说:“来,小花,给你买来吃的了,小米粥,和包子。”

说话间还把包子亮给小花看,说,“你看,你最喜欢吃的肉包子!”

小花这时很自然的转过头,看到那热腾腾的包子,不由微微抿了抿唇。她确实感觉到饿了,尤其是闻到自己最喜欢的包子的香味。

“小花,来,我喂你吃。”郝睿端着小米粥,拿了一个塑料勺子盛了一勺,想喂给她,正递在半空中,被小花叫住了,她冷冷地说:“我自己来。”

说罢,她便要坐起身来,空着的右手扶了扶左手正在输液的线管,正要撑着手肘起来,郝睿见状立马起身去扶她,说:“你不用自己坐起来,我给你调整床位就可以了。”

说完,郝睿就去床尾给小花调整了姿势,小花便“坐”起来了。

“你想先吃什么?”郝睿问她。

小花没开口,只是瞅了一眼他手中的包子,郝睿一眼就看出来了,便笑着把包子递给小花。小花用右手接住,一句话也没开口,自己便先咬了一口包子吃了起来。

郝睿这边自己也开始吃起包子来,看着小花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他开心地笑了。

小花的心里此时也开着花儿,美极了。

******

小花仍然是不和他说话,只是用眼神和表情让郝睿自己猜,二人不愧是昔日默契的情侣,两人一起就以这样的方式呆了两天却不觉得索然无味。

第三天晚上的时候,郝睿在小花旁边空的病床上休息。小花也躺着准备闭眼休息,却在突然间发起抖来。她感觉浑身冷得难受,肚子非常的痛,鼻涕毫无征兆的流出来,眼泪水也不自主地流淌下来,喉咙口、胸口非常地恶心,一会儿又感觉浑身热得不行。她痛苦难耐,右手摁着肚子,在床上扭来转去,嘴里不停的呻吟,喊着:“护士!护士!”

没一会儿,那叫声就把郝睿给惊醒了。

郝睿看到她这般痛苦而奇特的样子,心里很难受,立马皱了眉头,连忙关切地问小花道:“小花,你怎么了?你这是感染了还是毒瘾发作了啊?”

“毒瘾,快叫医生!”小花忍着剧痛虚弱地说道。

“好,我现在就去。”

郝睿跑去找护士和医生,医生知道她犯毒瘾后,便给她注射了药物,小花才渐渐感觉好了很多,情绪也渐渐稳定下来。

医生告诉郝睿说,她要是这个样子留在医院里没有用,腹部的两道伤口很容易感染,最好是转去专业的戒毒所,她的伤口才可能好,否则的话,怕是容易出问题。

郝睿听医生这么一说,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郝睿决定带小花去戒毒所戒毒养伤,便和小花复述了一遍医生的建议,小花听后点点头,表示同意。

******

几天后,小花在郝睿的陪同下搬到了当地专业戒毒的私人医院,进行戒毒。

在收费处,郝睿很自然的从自己钱包里拿出银行卡,准备付钱,被一旁盯着他看的小花叫住了,她说:“我自己有钱。”

说着,她从自己钱包里拿出卡来,递给郝睿。

郝睿没有拒绝,微微笑了笑,接过了。郝睿当然小花现在是比他自己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要有钱多了。

医院房间里,郝睿把小花放在床上安顿好,一边帮她整理床被,一边说道:“小花,这里是私人戒毒所,环境比较好,你搬到了这里,我也比较放心,我就可能要回去上班了。这里管得很松,你无聊想找人说话了,也可以打电话给亲人,有什么要我办的事,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我都会过来。”

小花还是那副不爱理会人的样子,不回答他,只是眼神在随着郝睿说话的内容而跟着变化。此时,她抬眸看了郝睿一眼,便低下头去。

郝睿见她的反应似乎并不想自己离开,可是他也不能落了工作,丢了前途。

没办法,他必须离开。临走时,他嘱咐小花道:“小花,你以后就把这当成自己的家,想吃什么好吃的叫护士帮忙买,你放心,我一有空就会过来看你。”

小花依然很淡漠的表情,看着郝睿离去。

她心中对他不舍,却不能开口说出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