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6月16日那天,一大早,我背着包匆忙地赶到车站,又开启了一次短暂的旅行。

这一次,是因为一张冰天雪地的照片。

也因为两封十多年前的信件。

吾爱有三,日月与卿

1 最近的遥远

当初为了编辑一篇旅行地推荐的文章,而打开了冰山的官网,只一瞬,就被封面的照片吸引了。

想不到在距离成都不算远的阿坝州,还有这么一个冷艳、孤美的地方。有青山绿水、冰川雪地,藏族风情浓厚,更有可爱的动物。于是,念念不忘!

它的名字叫达古冰山,是罕见的现代山地冰川。千百年来,它都不曾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无人知晓,直到1992年日本科学家通过卫星发现了藏匿在崇山峻岭的它。后来考察队来到阿坝黑水,从此,全球海拔最低、面积最大、年纪最轻的冰川揭开了神秘的面纱。

“最近的遥远”这句话是阿来写给达古冰山的,就是字面的意思,真的足够简单,又那么意味深长。

在成都处于炎炎夏日的光景里,为了一睹这冰山,为了乘坐世界最高海拔的索道,也为了躺在雪地里看看蓝天,一个人出发了。

它,一直在那里

2 缘起青葱少年时

决定去看看冰山,便着手准备工作了。

冰山地处四川阿坝州黑水县,总觉得这个地方是那么的熟悉。我曾经过阿坝州,沿途看过古羌城,也去了九寨看水。却不知道为什么,黑水这个地方那么的似曾相识。

恰遇周末,回了趟老家,翻看整理以前的东西,找到了两封信件,来自阿坝州黑水县。

是的,所有的记忆大门都打开了。我没有去过黑水县,但是那里却有两位美丽的姐姐与我相识。

时间回到我初中时代,那时候的自己就很喜欢写东西,整夜整夜的抱着好书看得入迷。看书写字的习惯,那时候就养成了吧!因为喜欢写,就常常给报纸杂志投稿,也收到了许多回信,参加的征文比赛也能得个什么奖的。那时候流行结交笔友,已经记不清当初是怎么得到地址的,就写了封信寄去了阿坝州,那个藏族的姐姐。

那个年代,电话都还是座机,写信是最常用的沟通方式。一两毛一个信封,九毛钱的邮票一贴,寄去了所有的言语,剩下半个多一个月的期待。

不记得过了多久,我终于收到了回信。

整整三页信纸,藏族姐姐在信里写:感谢你的来信,感谢那本杂志让我们相识。

姐姐的字很好看,信里满满的都是开心和祝福。那年她刚刚参加了高考,幸好还没离开学校,不然就收不到我的信了。

十二年了,我不记得给姐姐寄的信里到底写了什么。姐姐在回信里写了很多开导的话,写和朋友的相处,写希望我能开心快乐的生活。姐姐还告诉我她那边下雪了,她家在那边最高的一座山上。说以后再告诉我她们藏族的礼仪,教我她们的语言,还给了我新的地址。

我很快回了信,留了家里的地址。之后放假了,在家里又收到了姐姐让她妹妹给我写的回信,说姐姐复读,去了另外的地方,学习紧张少有联系。

再之后,我们就断了联系。

十二年的时光流逝

3 再也不散了

我把信件带在了身边,因为信里姐姐留下了她家乡的具体地址。而这次,我准备旅行的地方,正是那里。

带着种种期待去那个地方,所以不怕路遥人疲,山高水长~

坐了一整天大巴车,翻山越岭,我终于抵达了黑水县。乘车去客栈时,顺便和司机大叔聊了聊,问了问姐姐家乡的方位。才知,姐姐老家在山上,是黑水县最高的一座山,也是最远的一个乡。

几经周折终于到了客栈,稍作休息,看着外面的阳光还是很刺眼。明明是来感受夏日的清凉,玩一玩雪的,却在山脚下被热的无可言语。想想背着那一口袋厚衣服,又出了一身汗。

但是对我来说,风雨烈日无阻,准备打着伞逛一逛这个风情小镇。出发前在客栈大厅和老板聊了会天,随便请求老板帮忙找找那个藏族姐姐。

老板很热情,认真的记下了我说的地址以及两个姐姐的名字。老板说试着去问问,但是也没什么把握能找到。老板说的那个乡村他曾经去过,就是路途远。

谢过老板便撑着伞走出了客栈,沿着河一直走,从小镇这头走到那头,误入小巷深处来到溪边,有个小小的祭拜场,围着一圈的转经筒。旁边有一户人家,但是大门紧闭,门锁生锈了。

于是围着转了一圈,被我转动的经筒因摩擦而发出咕噜声,怕是许久没有被人触摸了吧!焚烧的塔里,没有青烟袅袅,只剩不知多久前留下的灰烬。

转完一圈便悄悄的离去,只留下溪水上游的小小水车,不停的转着转着。

回到客栈休息了很久,直到客栈老板叫我,告诉我说人找到了。

老板找到了藏族姐姐隔壁乡的一个朋友,那个朋友认识的一个女孩和藏族姐姐的妹妹同名,也不确定是不是我要找的人。老板帮忙要到了微信,于是我通过微信联系上了。说明我这边的情况后,对方表示没有什么记忆了,但我说的名字没错,就给了我她姐姐的电话。

很激动的打电话过去,却暂时无人接听。又发了短信,表明身份。留下了自己的微信,等着。

过了好一会,加上了微信。我把当年的信件照片发给姐姐,她说那是她写的。

缘分,可真奇妙!

没想到十多年后,我还能如愿找到当年互相鼓励和交心的姐姐!

后来,姐姐又给我打电话,告诉我她正在老家山上,希望我去玩几天。可惜我这次出行时间很短暂,没能赴约。

于是,约在下一次见!姐姐说,过了这么多年还能找到,以后一定不能走散了。

4 冰天雪地里见自我

在阿坝的第二天,我去了达古冰山。早上在客栈吃过早餐,便乘坐同客栈一群重庆来的小伙伴的车出发了。

小镇到景区开车不过十分钟,就到了山下停车场。景区人不多,还有一部分是当地人来玩的。取票后就跟着进去了,先乘景区的观光小巴一路往山上去。

路上要经过许多景点,观光小巴会停下来让游人自己走一小段路,然后在乘车点再次上车继续行程。山下依旧是阳光灿烂,经过的每一个景点都各有特色。我很喜欢红石滩,溪水边的石头大片大片的都是红色的,谁也说不清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地质专家、生物专家们各有一套说辞。

还有朝圣之路也让我心生欢喜。一条不知道通往哪里的石头栈道,两边是葱郁的大树,我沿着石头路走了很长一段,直到和后面的人落下很长的一段距离,没敢继续走,却见一头牦牛在草地悠闲的吃草。马上拿起手机,还没来得及拍,就被牦牛吓到了。它发现了我,怔怔的看了我三秒,然后又低头吃了一口草。继而转身走向了树林深处,在它转身前抓拍了一张,心跳却乱着。

大概六七个景点我们都下车走了走,最后到达了冰山索道下站。乘坐世界最高海拔的索道,从海拔3620米的地方,经过十五分钟,就能到索道上站了,海拔4860米,冰山观景台。

体验了一次从夏天快速到冬天的感觉,在索道上就已经兴奋不已了,却不能过度激动,害怕不小心就高反了。

在观景台真的是超级冷,脚踏在雪地上,不注意就陷进去了,然后鞋子里被灌满了冰雪,又化成了水。还是乐此不疲,在雪地里各种拍照。看同行的重庆小伙伴玩无人机摆拍,围观不怕冷的男子脱了衣服拥抱冰雪。

在观景台上还有个咖啡馆,据说是最孤独的咖啡馆,估计也是海拔最高的咖啡馆了。里面就一种咖啡,还有柠檬水和藏式小吃。

拍照、玩雪累了也有点缺氧了,在一楼大厅吃了桶方便面驱寒,然后迅速地到二楼咖啡馆,喝柠檬水顺带吸氧保暖。

躺在咖啡馆的沙发上迷迷糊糊睡了一觉,然后透过玻璃窗看外面的雪山,风很大,一会晴空万里,一会乌云密布。

时间不早了,裹得严严实实的坐索道下山,却在下山后被太阳晒的赶紧脱去了外套和毛衣。

在高处,显得孤独

5 感恩善待

因我是一人到阿坝旅行,不同于其他游人成群结伴开着车,所以在出发来冰山时客栈老板就叮嘱我下山后给他打电话,他就来接我。从冰山上下来回到景区入口处,给客栈老板打了个电话,不到十分钟他就到了,还主动帮我拍了好些照片。

回到客栈就一直躺着,在冰山高海拔待久了总觉得累。

傍晚时分饿了就一个人去饭店吃饭,出门还晴空万里,不料正吃着饭突然下起了暴雨,乌云压境,伴着打雷闪电,之后没几分钟竟然还停电了。

高原上的天气还真和孩子的喜怒差不多,停电了就只能摸黑默默的吃饭了。大雨一下,温度一下子降了许多。饭店老板娘看我只穿了一件t恤,很热心的询问冷不冷,还一个劲的给我添热水,发现水杯没水了就赶紧给我倒满,过几分钟觉得水凉了又给我换一杯。吃完了饭雨还没有停,老板娘又怕我等着无聊,于是拿出一袋瓜子请我嗑,真的是很有爱了!

等雨下得小了,就告别饭店老板娘撑着伞回客栈,乌云过去,天空又恢复了水蓝色。

第三天就得返程了,早上睡醒后找客栈老板娘询问是否还有早餐吃,热情的藏族阿姨让我拿个碗想吃什么自己盛。客栈老板询问我车票信息,主动说送我去车站,连我之前说想吃当地的特色牦牛肉干也帮我联系好了,到时候送我的路上就去拿。

这次旅行虽然时间很短暂,但途中遇到的人却让我很感动。他们淳朴善良,没有城市给人的那种提防和戒备。这里的风景也让人心旷神怡,满眼的绿意、随风飘扬的经幡、散落在山间的牛羊以及通透的冰山雪原。

6 念念不忘总会再见

回到成都后,一直和藏族姐姐保持着联系。前段时间姐姐发来信息说确定了婚礼的日子,就在离成都不远的一个小镇上举办,希望我能到场。

很可惜的是,工作原因当天没法去现场。于是提前在周末和姐姐见了一面,这也是我第一次见到姐姐。姐姐说婚礼头一天大家就会聚在一起,吃糌粑喝青稞酒唱歌跳舞,婚礼按藏族的礼仪举行,到时候现场会很热闹很欢乐,说得我真想亲自围观,无奈,只能看看现场照片了。

敲最后的这段话,我手机正打开姐姐朋友圈发的小视频,穿着藏式新娘服的她挽着新郎的手在一片欢呼声中走向了舞台,愿此后余生执手朝朝暮暮。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