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二 | 内心要有多强大,才能勇敢的面对过去

抓住假期的小尾巴,自己去电影院看了这部豆瓣评分超过9的纪录片——《二十二》。

这部电影让我更了解了一个名词-----慰安妇。在日本侵华战争的十四年间,中国大约曾有20万,甚至更多的女性被日军诱骗、强迫,沦为日军发泄性欲、任意摧残的性奴隶。她们在战争期间受尽各种难以想象、难以启齿的虐待,其中大部分当时就被折磨至死。少数幸存者即便侥幸逃生,也是落得伤痕累累,甚至终生残疾。在煎熬中,她们日盼夜盼终有一日能重返家园。然而当她们历经艰辛回到故乡,等待她们的却并非同情,而是无休止的歧视,侮辱和排斥,导致大部分幸存者对她们的遭遇选择了沉默。

慰安妇,这个属于他们的名字让他们经历了一段永远也不愿记起的回忆。历史的真相往往污秽不堪,历史的痕迹又总是淡而又淡。这些老人们选择站出来讲述当时的故事,还要承受有些人鄙夷的眼光,这样的他们已经是很伟大的人了。

历史总是无法忘却,这些老人们内心该有多坚强,才能勇敢的面对过去。我们无法想象,在那段历史中,他们遭遇了怎样非人的折磨。影片中让我印象深刻的一个画面就是毛银梅老人唱《阿里郎》。看着她脸上密密麻麻的皱纹,我们总是忍不住心酸。影片从头到尾都没有背景音乐,有的只是这些老人们的娓娓道来。

从《三十二》到《二十二》,她们记录了这段屈辱的历史,承受了无法想象的痛,而我们更应该铭记。

我想起了狄更斯在《双城记》中的一段话: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人们面前有着各样事物,人们面前一无所有。

还记得前段时间,好朋友给我讲了她室友小雪的亲身经历,让我觉得每个人内心深处都有不愿提起的回忆,内心要有多强大伤疤才能愈合如初。

小雪和男朋友是大学同学,两人在刚开学时便已经暗生情愫,没过多久就在一起了。之后两人就如胶似漆整天都腻在一起,所以也渐渐的疏远了朋友们。

暑假前,小雪悄悄找到了我的好朋友:“你能借我点钱吗?急用”话还没说完,小雪的眼泪已经先掉下来了。

朋友感觉很奇怪,要借钱也应该先找男朋友啊,怎么会找我这个普通朋友呢。

“我怀孕了”

这四个字让好朋友顿时张大了嘴,这件事让有点保守的好朋友一时难以接受。

“我算了,马上要放暑假了,做完人流肯定不能回学校住了,只能去旅馆,算上人流的钱怎么说也得三千吧”

“你男朋友呢?他难道没有帮你吗?”

“他说了他去借两千,剩下的让我自己解决。我已经好几天没见到他了。”

听到这,好朋友气的直拍桌子“有他这样的男朋友吗?出事了竟然还玩消失,还是不是男人。”

“我现在只想赶紧把孩子做掉,要是让我爸妈知道我非死了不可。”

好朋友安慰了小雪一阵又借了点钱给她。

暑假过了快一半,好朋友想问问小雪怎么样了,可是却怎么也联系不上。

后来听朋友说,小雪放假第一天就去做了人流手术,之后没地方去就在附近找了个小旅馆养着,令人意外的是,小雪的男朋友陪小雪做完人流就回家了,而必须要那时候回家的理由竟然是:我得和朋友们一起走,要不然就没半了。而小雪就硬生生的自己在旅馆住了一周。

没人会知道小雪要用多久才能忘记这段过去,或许连她前男友也根本不会在乎吧。

当我们遭遇一些狗血的事情时,喜欢用“青春”来给自己当借口。比如:青春年少,谁还没爱过几个渣男呢。可谁又会知道,当经历过这些事情之后,要有多大的勇气才能拾起自己重新面对生活呢。有时候承受痛苦,比死亡更需要勇气。

李筱懿说:最怕面对的是过去,背朝的是未来。而内心强大的人却可以勇敢的面对过去,朝向未来。就像韦绍兰老人说的,“这世界真好,吃东西都要留着命来看。”


愿你比别人更不怕一个人独处,愿日后想起时,你会被自己感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