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时光的诞生?

前一段时间网上有个消息,小时候我们一直看的《火影忍者》这部动漫,进入推荐”点击【vr22.net】,如遇到点击被恶意拦截进入不了,请复制自行浏览器查看即可。在更新十多年之后的今天终于宣布大结局,鸣人终于如愿以偿的当上了火影大人,我们的童年也随着动画谢幕的一曲青鸟不去不复返了。童年没有了不要紧,你还有游戏平台,现在游戏平台全新做了一款游戏,游戏的名字叫《日本武士》,这款游戏里面的各种素材全部来自于日本的忍者题材,里面的装备、任务以及任务的动作都是原汁原味的日本武士范儿,让大家在玩游戏的时候还能回忆关于童年的热血记忆。游戏讲的是武士们靠着实力争夺黄金的古诗,玩几门通过一系列的游戏最后会获得一大笔奖励,这也是游戏里面给予日本武士的黄金奖赏,武士强大的实力威慑着方圆百里的人们,如果你有信心驾驭武士的话,就赶紧加入进来,这些不光有刺激的游戏,游戏里面的奖励还是可以兑换现金了,让你不光可以在游戏里面当武士,希望在现实生活中,你也是那个无往不利的日本武士,将挡在面前的一切都斩断。

马烈回头一看,竟然是一位满头白发的老头儿,不由得既好笑又好气:“我说老伯,难道您一大把年纪了,也想跟我争风吃醋?”

“我是想提醒你,身为男子汉大丈夫,对朋友要说到做到,对敌人更要说到做到。既然说了要泡,就一定要泡到手!”老头儿拿着一副眼镜递给马烈说:“这个送你了,对你应该有用。”

马烈客气地推了回去,笑着说:“老伯,心意我领了。老伯您这是老花镜吧?不合用的。”

“杭雪真不是跟你说过么,不试过怎么知道不行?”老头儿硬是将眼镜塞在马烈手里。

马烈一怔,正想问他怎么知道杭雪真跟自己的谈话细节的,

对方却已经迈开步子走远,明明步伐不急,身形却飘得极快近乎鬼魅,霎时就不见了人影。

马烈疑惑地试着戴上眼镜,眼前刷地一下变得白亮异常,惊得他立马取了下来,定了定神儿后才敢再次戴上。

懵了一会儿,马烈疑惑地试着戴上那副眼镜,眼前刷地一下变得白亮异常,惊得他立马取了下来,定了定神儿后才敢再次戴上。

奇迹,果然是奇迹!

透过眼镜看到的昏暗黑夜骤然明亮得如同白昼,一只老鼠顺着教学楼的外墙根儿迅速跑过,马烈甚至能够看清鼠尾,而那堵墙至少远在五十米外。

不分昏明昼夜,眼前世界纤毫毕露,一花一叶如同俯观指掌。

马烈心头狂喜,那位神秘老头儿没说错,有了这副眼镜,至少自己不会挂科退学。

马烈的兴奋劲儿还未消退,孟威带着十几号人突然出现,指着他喊:“把这家伙给我灭了,每人发一千块,有事我担着!”

十几号人呼啦一下围了过来。

马烈没有后退。

这并非是死撑充好汉,而是他就没有逃跑的概念。

马烈从小就被军人出身的马成功管教得很严厉,如果打架斗殴会后果严重,但要是打架打输或是打不过逃跑,后果就更严重,严重得惨无人道。

马烈顺手在廊下花坛上掰下一块板砖,很冷静地大步迎了上去。

一人对十几人,两军迎头碰上。混战交锋中,马烈拿着板砖一口气砸翻了四五个人,自己也被对方的十几双拳脚放倒。

他被打得趴在地上,十几只脚在背上乱踹乱踢。

孟威狞笑着,很得意。

马烈很悲愤,不是因为挨打受痛,而是刚得到的那副神奇眼镜竟然被打裂报废了。

突然,两个镜片断裂处蹦出两道紫光,蹿入他的双目。

马烈顿时觉得两眼灼疼,跟着整个头部也涨痛起来,一股奇异的力量迅速蔓延膨胀,在胸腹间乱冲乱撞。马烈感觉到自己就像一个撑到极限的气球濒临炸裂。

后背上的那十几只狠狠踢踹的脚拯救了马烈。就像是在穴位按摩,每挨上一脚,马烈就觉得体内的冲撞感减淡一分,那股怪异的力量在击打下渐渐由胸腹化散到了四肢,不仅没有丝毫挨打的痛感,反而说不出的舒畅。

马烈索性翻了个身,让他们踢打正面,让体内的那股力量化散得更迅速均匀。

等到孟威等人踢得累了,马烈刚好舒坦,哈哈大笑着站起:“该我了!”

双臂在身周抡了个圈儿,一股强大的力道随着心意奔涌而出。

砰,砰,砰,砰砰……

围殴马烈的十七个人全都向外横飞出去。

有人甩跌到了六七米外花坛上,有人后背生生撞到七八米外的教室的墙上,有人一屁股摔在了台阶上……

遍地都是呻吟。

马烈环顾四周,这才发现除自己外没人是站着的了。

他吓了一大跳,好一阵子才回过神儿来,冲着靠墙坐着痛苦呻吟的孟威说:“再打一把?”

孟威像见到活鬼似的恐惧地望着他,抱着手臂呻吟着说:“不,不打了,我……我右手臂骨折了。”

马烈在他面前蹲下,很诚恳地说:“你还有脚,一样踢人。”

孟威哆嗦了一下说:“我的腿好像……好像也骨折了,打不成了。”

“你还有牙,可以咬人的。”马烈摇头,认真说道:“男人要血战到底,不能放弃退缩,这是我老爸教我的打架的道理。所以你带那么多人围殴我,我都没跑。现在我找你打,你也不能缩着对吧?这样吧,我让你先出手……呃,先出牙咬我,我再还手怎样?”

孟威哭丧着脸说:“烈哥,我认输,我求饶,不打了行不?”

“不行,必须打。”

“这是哪儿的道理?哪有逼着打架的!”

马烈认真说道:“这是我马烈的道理。”

他捉住孟威已经骨折的右手,往自己的膝盖上狠狠一磕,说道:“我是个说话算话的人,答应过让你先动手。”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响彻黑夜。

……

宿舍熄了灯,寝室一片漆黑。马烈没脱衣服,盘着腿愣愣地坐在床上发呆。

那副神奇眼镜还架在鼻梁上,马烈绝望地发现不管自己再怎么睁大眼睛,都再也看不透黑暗。

心里大致猜得到,应该是眼镜在镜片破裂后就已经报废,再也没有了神效。

马烈很郁闷,比亲眼看着煮熟的鸭子飞掉了还要郁闷一万倍。

考试指望靠它作弊过关是没戏了?

现场爱情动作片看不成了?

对面女生宿舍楼的香艳场景也偷窥不着了?

都是孟威那混蛋坏了好事,马烈满心懊恼,一想起牙根发痒,自己怎么就没把他的五条腿全部敲断呢?

第二天,寝室的室友还没起床就兴奋地谈论起昨晚校园里发生的大新闻,一个个说得眉飞色舞,越说越说玄乎,都快宣扬成了帮派仇杀。

“昨天晚上教二楼那边真是大场面,十个七人躺在地上爬不起来,个个骨折。打架打成这样,真是开了眼。”

“听说领头儿的是我们学院的孟威,是他找的一帮社会青年跑到学校来打人,声势到是大,反到还被学校里的帮派干翻了,有够怂的。那小子一贯嚣张,哥早看他不顺眼了,今天得加个菜!”

马烈就当没听见,懒洋洋地起床。

下铺的王铁涛突然在床上翻了个身,露出满脸不屑:“什么帮派互殴?你们知道个屁!那帮社会青年是被我们学校的一位好汉凭着一双肉拳干翻的。”

其他人纷纷满脸的不相信:“哪儿有人这么牛逼?东海大学又不是培训特种兵的军校。”

王铁涛两眼翻白说:“爱信不信,我老爸昨天晚上在市医院值班,收治了一大批骨折的,听说是我们学校送去的,就多问了几句,当时就打电话把这事跟我说了。我老爸说,有个断了大腿的家伙说打伤他们的学生姓马,还是我们经管学院的。”

马烈正端着牙缸,回头笑了笑说:“我也姓马,也是经管学院的,你们说那位好汉会不会就是我?”

“切!”众室友哄笑一声,爬起床出门吃早餐去了,留下马烈一人呆多在宿舍。

室友的议论让马烈回想起了昨晚自己双拳抡翻十七个人的奇迹,感觉就像是做了一场梦。

他很清楚地记得眼镜破裂后,确实是有什么东西蹿入了自己体内,自己的身体就是因为这个起了神奇的变化,不然这会儿躺在救护车里的肯定会是自己。

脑海中浮现起昨晚大展神威的美妙场景,马烈还是很不甘心,决定做个实验验证一下。

深吸一口气,右手单掌朝着寝室里的实木方凳狠狠砸下。

砰!

凳子没破,手却肿成了胡萝卜。

马烈疼得呲牙咧嘴,心里直犯嘀咕,为毛刚才能有那么大的力道,现在不行?自己体内那股奇怪的力量跑到哪里去了?

住在隔壁宿舍的李亚明冲了进来,兴奋地嚷道:“烈哥,大新闻!昨晚教二楼那边打群架,躺了一地的人!现场黑帮片儿啊,有没有!还有孟威那小子也躺了!警车救护车来了一大片!”

“都旧闻了,还说?”马烈爬回床上,懒洋洋地打着哈欠说:“不行了,困得顶不住,我要睡个回笼觉,晚上就没睡好。”

“犯了案子,当然睡不着。”三四个身穿制服警察呼啦一下涌进寝室,为首的是一位黑瘦的中年警官,是辖区派出所的王所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许婧现在是我的偶像之一。她不是陈赫的前妻,不是在婚姻里丢盔弃甲的女人,她是身体和心都走在路上的蕾拉小姐,乐观坚强,...
    whereyougo阅读 320评论 1 3
  • 最近烦心的事情可真不少呢。 宝宝小自己不懂事把鼻子扣破了,吓的我带孩子跑了妇保所体检、验血、一切正常。回到家里各一...
    周周淼淼阅读 97评论 0 2
  • 晚上宝儿开始有点咳嗽。不知道是因为口水,还是嗓子真的不舒服。我开始担心,以至于心神不宁。有点害怕,有点恐慌。这就是...
    得得198708阅读 30评论 0 0
  • 今天是六一,自然离不开对孩子的关注。每天和学生打交道,这也让我想起几个有趣的孩子。 前几年由于职务的调...
    心随我爱阅读 341评论 3 3
  • 对于快速工作节奏的白领们而言,快餐+外卖是无奈之举。快餐富含油脂、调味料,确实是减肥瘦身的大敌。 小Win(妹子)...
    吃痴的瘦阅读 5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