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道轮回】第四十五章 祸不单行险象生

96
唐妈 48d31e61 a03c 4506 81a2 d224ac0a2d8b
2015.11.25 00:04* 字数 2921
第四十五章

文/唐妈

清远过了南天门,在凌霄殿却并未见到天帝,却是太子韩雅在大殿之前拦住了他。韩雅比清远仙龄小一些,两人年纪相仿,自小一起长大,倒是颇有些交情。清远鲜少出现在天庭,韩雅见了许久未见的老友,一脸惊喜地迎了上来。

“清远,这是什么风,把你刮来了啊!”边说边装模作样看了看天边的流云。

清远对这个幼时的玩伴除了亲切外就是头痛了,这家伙十分闹腾,如果不是天帝只有他一个儿子,怕是这太子之位如何也是轮不上他的。

“天帝召我来议事。”清远躲开韩雅差点拍在自己肩上的魔爪:“怎么一个人都没有?”

韩雅悻悻地翻了个白眼:“谁给你送的帖子?唐闺臣那个女人吧?她没跟你说吗?父君这几日有要事不在,要三日后才议事。喂,既然来了,就等几日好了。正好我们也多日未见,我从嫦娥仙子那里要了一壶桂花佳酿。”

清远无奈地叹了口气:“韩雅,你是堂堂天庭太子,怎么总是这个样子?”

韩雅撇了撇嘴,摆了摆手:“好了好了,你不要说教啦。好容易见一面,又是老生常谈。我有什么办法?父君正值壮年,很少委任事情于我。你又不是不知道,父君有多不喜欢我。”

清远把韩雅拉到了僻静之处,皱着眉低声呵斥道:“你这话在我面前说说就好,千万别被有心之人听了去。”

韩雅哈哈一笑:“怕吗?喂,去不去喝酒?”

清远摇了摇头:“我三日后再来好了。岛上还有事。”

韩雅一把拉住了清远,神秘兮兮地问道:“喂,我听说你收了徒弟。快,跟我说说是怎么回事?我可是记得最烦这些人事了,要不也不会躲去三秋岛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了吧。”

清远转身看着朝雅,微微一笑:“我高兴。”

韩雅目瞪口呆地看着清远远去的背影,清远竟然笑了?

清远急匆匆地下了界,却发现大雪中的清丘居竟然人去楼空,屋内的茶水冰凉,人走的匆忙,屋门未关,门口的地面上竟然已经积了厚厚一层雪。没有打斗的痕迹,但是人去哪里了呢?

黎丘一路疾驰,入夜时分到了狐狸洞。他凭着模糊的记忆,翻过几个山头,终于看到了记忆中的相思谷。雪停了,黎丘抬头看了看天边的满月,心头一痛,如果在骊珠幻境中的梦境是真实的,那么,今天应该是娘亲和哥哥失踪的那日。

他放轻了脚步,慢慢朝山谷中自己昔日的家走去。落雪反射着月光,天地间十分清亮,但是也透着一股清冷。脚踩在厚厚的积雪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在寂静的雪夜里特别的刺耳。忽然,黎丘收住了脚步。前面就是娘亲之前住的木屋了,奇怪的是,屋子里面竟然有灯光。黎丘心跳急促了起来,呼吸也变得沉重,是娘亲吗?娘亲还活着?

他按耐不住心头的狂喜,朝木屋奔去。待离屋子一丈远时,看见一道黑影从屋里奔出,消失在了树林里。黎丘闪身躲在一棵大树后面,盯着屋子的方向。紧随那道黑影又出来一人,是个男人,身量修长,披着深色的披风,脸却隐没在了月色中,看不真切。那人定定地看着黑影消失的方向,却未起身去追。

黎丘心中疑惑,又焦急万分。这是怎么一回事?自己的家里怎么会出现两个陌生人?

“陛下。”忽然出现的声音让黎丘皱起了眉,怎么会是她?

唐闺臣从树林的阴影里走出来,朝天帝行了一礼:“陛下,不去追吗?”

天帝朝洛没有动作,依旧盯着黑影消失的那个方向,黎丘却是心中大骇。被百花仙子称为陛下的人,应该只有一人,那就是仙界的天帝朝洛。可是,这深更半夜,他来这里做什么?黎丘隐了气息,静静地看着两人,心中满是疑惑。

过了许久,天帝朝洛才出声问道:“我让你办的事如何了?”

唐闺臣一直侯在一边,听到天帝询问,立刻回道:“禀陛下,我已通知各方,三日后在凌霄殿议事。清远上仙的帖子也已送到了。”

天帝嗯了一声:“清远那孩子自小稳重,虽然对人清冷,对我却也算是言听计从。你说这次让他去取昆仑古玉,他会答应吗?”

唐闺臣站在天帝身后,看不到这个威严的男人的表情,只能微微俯身道:“陛下神机妙算,精心筹划,如今魔王歌扇已从南海挣出,闺臣也已在六界之中放出了昆仑古玉的消息,现在昆仑山已经是各方势力蠢蠢欲动。您只需要向清远上仙说明现在的情况,给他一个保护古玉的名头,他一定不会拒绝的。”

天帝沉吟了一声,轻笑出声:“是啊,清远这孩子当真是没有白养啊。希望他也能不枉费我心机安排这番动荡。”

唐闺臣点头道:“陛下英明。闺臣祝陛下旗开得胜,大业早成。”

天帝嗤笑一声:“哈哈,有了大业又能如何,错过的还能追得回来吗?”

后面那句像是一阵叹息,轻飘飘的,唐闺臣却屏住了呼吸,不敢应声。而躲在树后的黎丘却是大吃一惊,心下骇然:现如今的六界动荡,竟然是天帝一手安排的吗?听来像是为了什么人。没想到堂堂仙界帝君,竟然为了一己私欲而至天下苍生于不顾。更可怕的是,他竟然要借师父之手来完成这罪恶的行径!不行,得赶紧通知师父,千万不可以被这天帝摆布,虽然不知道天帝取了那古玉是做什么,但终究不会是什么好事。

黎丘心下焦急,想要闪身退去,却一脚踩到了雪下面埋着的枯枝。枯枝断裂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十分清晰,唐闺臣和天帝均是神色一凛,齐喝道:“谁在哪里?”

黎丘不敢应声,转身朝外飞奔而去。唐闺臣连忙追去,却也只看到了黎丘的一个背影。百花仙子恨恨地跺了跺脚,返身跪在了天帝面前:“闺臣无能,未能追到那人。不过,我想我知道那是谁了。”

天帝把玩着一块暖玉,是从黎丘站着的地方捡起来的,听闻百花仙子这么讲,低头看了过去:“哦?你知道?”

“是,那人银发,加之用的乃是闺臣熟悉的步法。但闺臣不敢讲。”

“但说无妨。”

唐闺臣抬头看了看天帝,咬牙道:“正是三秋岛清远上仙的徒儿,黎丘。”

天帝手指轻动,手中的暖玉顷刻化为了齑粉:“怪不得这难得的血玉会出现在这里,看来是清远送给自家徒弟的。闺臣,你且去追那孩子,我不希望他有见到清远的机会。”

唐闺臣眼中闪过一丝狠戾:“闺臣遵命。”

黎丘带着雪獒飞快地朝三秋岛去,可是想到师父这会儿应该是在天庭候命,自己怎么才能将这消息传给师父呢?对,暖玉,他朝怀里一抹,大惊失色,一直贴身藏着的、可以与师父取得联系的暖玉竟然不见了!黎丘脸色一变,心知应该是刚刚匆忙之中掉在了什么地方,这可如何是好?

黎丘正心急如焚,身后却忽然伸过来一只手,猛地捂住了黎丘的嘴,将人一把拖进了身后的树林中。黎丘剧烈地挣了一下,耳边却传来了熟悉的声音:“黎丘,别动!”

那人话音刚落,就有一队人从两人面前飞驰而过,却是天兵天将无疑。

黎丘甩开墨谷捂在自己脸上的手:“蘑菇?”

墨谷瞪了黎丘一眼:“你个臭小子,你倒是惹了什么事?现在三秋岛全是这些人,嚷嚷着要抓你呢!”

黎丘一愣,心里却是明白了,只是惊异于天帝的动作竟然如此之快,不过半天的时间,就已经安排了人来抓自己,看来自己还是被那百花仙子认出来了。他心知此事事关重大,必须赶紧见到师父才好,也顾不得跟墨谷解释,焦急地问道:“你先别管这些,你有办法带我上天庭吗?我找师父有要事。”

墨谷翻个白眼:“有啊,你站出去大喊一声'我是黎丘’,立马有人带你回天庭。”

黎丘顾不上开玩笑:“蘑菇,我真有很要紧的事情找师父,你快帮我想想办法。”

墨谷沉吟了片刻:“这些人动作很快,而且势在必得,我也是走的快,才从三秋岛逃了出来。他们现在把三秋岛都围起来了,目前唯一的办法,就是去魔族找歌扇,看他有没有办法。”

黎丘想着三天后就是天庭议事之期,却是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也只能这样了。他点了点头,急声道:“事不宜迟,那我们现在就动身去找歌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仙侠|六道轮回
仙侠|六道轮回
24.8万字 · 11.4万阅读 · 62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