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锁红楼:这件事上,林黛玉的态度太怪异

96
费漠尘
2017.10.11 08:26* 字数 3064

关于抄检大观园,说白了就是一件百害无一利的事,但由于邢夫人的气量、王夫人的智商、凤姐的急于撇清关系、王善保家的别有用心,促成了这个荒唐无比的决定。

于是,当天夜里,趁着大家准备或已经歇息的时刻,启动了“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这样令人心痛的行动。

王熙凤和周瑞家的、王善保家的等人先从上夜婆子搜起,“不过抄检些多馀攒下蜡烛灯油等物”,这些地位低下的婆子们,自然也不敢作出声来,唯有内心恼怒地忍受一二。随后,来到了怡红院,怡红院的主子贾宝玉同志,不知忽然进来的一群人为何直扑了丫头们的房门去。所以问凤姐,凤姐道:“丢了一件要紧的东西,因大家混赖,恐怕有丫头们偷了,所以大家都查一查,去疑儿。”一面说,一面坐下吃茶。

袭人是个很有眼色的人,知道有情况,只得自己先出来打开了箱子并匣子,任其搜检一番,不过平常通用之物。随放下又搜别人的,挨次都一一搜过。大家都很识趣的配合这一次抄检,但晴雯却依然爆炭的性情,挽着头发闯进来,豁啷一声将箱子掀开,两手提着底子往地下一倒,将所有之物尽都倒出来。王善保家的也觉没趣儿,便紫胀了脸,说道:“姑娘你别生气。我们并非私自就来的,原是奉太太的命来搜察,你们叫翻呢,我们就翻一翻,不叫翻,我们还许回太太去呢。那用急的这个样子!”晴雯听了这话,越发火上浇油,便指着他的脸说道:“你说你是太太打发来的,我还是老太太打发来的呢!太太那边的人我也都见过,就只没看见你这么个有头有脸大管事的奶奶!”


怡红院里,只有晴雯因此而愤怒,其余人等包括贾宝玉同志,完全无作为。后来,大家又去了潇湘馆,去的路上,凤姐和王善保家的说了不能搜宝钗的住处,因为他们一致认为,“岂有抄起亲戚家来的。”

及至潇湘馆,一向身体虚弱的黛玉,早已躺下睡了,忽报这些人来,不知为甚事。才要起来,只见凤姐巳走进来,忙按住他不叫起来,只说:“睡着罢,我们就走的。”这边且说些闲话。

而已经张狂到丧心病狂的王善保家的,搜出两副宝玉往常换下来的寄名符儿,一副束带上的披带,两个荷包并扇套,套内有扇子,打开看时,皆是宝玉往日手内曾拿过的。自为得了意,遂忙请凤姐过来验视,又说:“这些东西从那里来的?”凤姐笑道:“宝玉和他们从小儿在一处混了几年,这自然是宝玉的旧东西。况且这符儿合扇子,都是老太太和太太常见的。妈妈不信,咱们只管拿了去。”王家的忙笑:“二奶奶既知道就是了。”凤姐道:“这也不是什么稀罕事,撂下再往别处去是正经。”紫鹃笑道:“直到如今,我们两下里的账也算不清,要问这一个,连我也忘了是那年月日有的了。”

紧接着,来到了三姑娘探春住处,早听到风声的探春,敞开门迎接抄检队伍,不仅秉烛开门而待,而且直接毫不客气地质问凤姐,不准他们搜丫鬟们的,要搜只搜自己的。并说出非常震撼人心的名言:“你们别忙,自然你们抄的日子有呢!你们今日早起不是议论甄家,自己盼着好好的抄家,果然今日真抄了!咱们也渐渐的来了!可知这样大族人家,若从外头杀来,一时是杀不死的。这可是古人说的,‘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呢!”

众人素知探春的品性,凤姐和周瑞家的,都只想走个过场,谁知王善保家的越发骄横跋扈,竟敢拉起探春的衣襟,故意一掀,还嬉皮笑脸的说道:“连姑娘身上我都翻了,果然没有什么。”

上帝让一个人灭亡,必先令其膨胀。而王善保家的,已经走在“灭亡”的路上而不自知,众人都未反应过来之际,只听“啪”的一声,王家的脸上早着了探春一巴掌。探春登时大怒,指着王家的问道:“你是什么东西,敢来拉扯我的衣裳!我不过看着太太的面上,你又有几岁年纪,叫你一声‘妈妈’,你就狗仗人势,天天作耗,在我们跟前逞脸。如今越发了不得了,你索性望我动手动脚的了!你打量我是和你们姑娘那么好性儿,由着你们欺负,你就错了主意了!你来搜检东西我不恼,你不该拿我取笑儿!”说着,便亲自要解钮子,拉着凤姐儿细细的翻,“省得叫你们奴才来翻我!”这一巴掌,每每想来,都令人赞不绝口,邢夫人王善保家的这一类人,就该有人给几巴掌,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接下来,去了李纨处,因李纨已睡下,只到丫头房里象征性的搜了一番,也没什么东西。随后,大家又去了惜春处,结果,王善保家的再次打脸,众人在惜春的丫鬟入画这里搜了一些不该有的物品,一问方知是珍大爷赏给入画哥哥的,因怕存在一味喝酒好赌的叔婶那里,被他们花了,就悄悄的找人送到入画这里保留着。而帮忙送进来的人,是后门上的老张,这老张恰好和王善保家的有亲。

最后,大家又来到二小姐迎春处,迎春已经睡下,丫鬟们也才要睡,见一群人进来,配合着被搜查了一番,却不料,迎春的丫鬟司棋箱子里,不仅有一双男子的绵袜并一双缎鞋,又有一个小包袱。打开看时,里面是一个同心如意,并一个字帖儿。一总递给凤姐。凤姐因理家久了,每每看帖看账,也颇识得几个字了。那帖是大红双喜笺,便看上面写道:

上月你来家后,父母已觉察了。但姑娘未出阁,尚不能完你我心愿。若园内可以相见,你可托张妈给一信。若得在园内一见,倒比来家好说话。千万千万!再所赐香珠二串,今已查收。外特寄香袋一个,略表我心。千万收好。表弟潘又安具。

至此,王善保家的脸面彻底丢到爪哇国去了,因为这司棋,竟是王善保家的外孙女,王家的只恨无地缝儿可钻。凤姐只瞅着他,抿着嘴儿嘻嘻的笑,向周瑞家的道:“这倒也好。不用他老娘操一点心儿,鸦雀不闻,就给他们弄了个好女婿来了。”周瑞家的也笑着凑趣儿。王家的无处煞气,只好打着自己的脸骂道:“老不死的娼妇,怎么造下孽了?说嘴打嘴,现世现报!”众人见他如此,要笑又不敢笑,也有趁愿的,也有心中感动报应不爽的。

终于,折腾了差不多一夜,抄检大观园的行动,就此结束,各自都回房睡觉去了。只是,这一夜,必有人彻夜难眠,也有人担忧重重。大约,唯有宝玉、李纨、迎春及黛玉,可以安稳的睡去。

研读《红楼梦》多次,也于今年写了100多篇《尘锁红楼》系列文章,我始终弄不明白,为什么有一些红迷,认为宝玉和黛玉是反封建的英雄人物?如果真的是反封建的叛逆者,这抄检大观园的时候,何以宝玉和黛玉不仅无所作为?及至后来,也没有因此而表态一二。好像,除了晴雯被撵走死去,令宝玉这位多情公子伤感了一下下,又洋洋洒洒做了一篇《芙蓉诔》以表情怀,再无其他。

认真来讲,宝黛也只是在小儿女情事和读书这两方面,有着不同于他人的见解罢了。就好比现代人当中,有人认为书中自有黄金屋,而有人赞同读书无用论,有人觉得自由恋爱好,又有人以为相亲也不错,没什么两样。根本谈不上反封建,最多算是不融于世俗常见的一些规则罢了。因此,面对抄检大观园这件事情,作为始终未能融入贾府这个大家族的黛玉,没有像探春等人那样激烈的态度,也实属正常。大约,黛玉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允许王善保家的等人搜查潇湘馆。然而,对于一个有精神洁癖、且将自己隔绝于世俗之外的黛玉,被鱼眼睛们搜查了自己物品之后,完全没反应,却是一件太怪异的事情。

或许,心较比干多一窍的黛玉,早已预感到了贾府的败落,只是,无任何身份可参与其中,也可能,知自己的日子不多了,不想再理会尘世间的琐事。总之,抄检大观园正式启动到结束,虽然只是短短的几个小时,却使贾府,彻底走向了末路。

原创不易,感谢你的点赞、打赏与转发!

文/费漠尘,针对红楼梦的阐述及解析,均属个人观点与感悟。部分图片均取自87版红楼梦剧照,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感恩遇见!

简书官方部分专题投稿指南

尘眼看世间:那些不爱学习的人,后来都怎么样了

一年写了100万字的作者,教你最接地气的写作技巧

更多原创文章请点击阅读↓↓↓

红楼幻梦之林黛玉

尘锁红楼系列文章总集

尘锁红楼
尘锁红楼
53.3万字 · 12.1万阅读 · 195人关注
从现实和心理层面进行解读,让您感受不一样的红楼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