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重高往事(45)

96
斯德帝尔
2017.12.27 22:23* 字数 3480
触摸不到的远方

第四十五章 结束即开始(完)

文/斯德帝尔

上一章  目录   附录

查分那天夜里,老爸跑出去喝酒了,我不知他是不是因为紧张。

电话查分据说是从零点开始,而我在晚上九点就开始拨打电话,居然还拨通了!

我激动地喊道:“妈!可以查分了!”

老妈神情紧张地跑到我身旁,语无伦次地说:“真的吗?真的吗?”

我颤抖地在电话上输入准考证号,用力按下每一个按键,生怕按错。我感到心跳加快,呼吸困难,比抢银行还紧张。

“语文117分,数学115分,英语110分,文理综合270分,您的成绩总分为612分。”

我紧握着老妈的手,热泪盈眶地说:“妈,612分,考得挺好!”

正巧,老爸喝酒归来,一身烟酒混合味儿,走路摇摆。

“爸!刚才我打电话查成绩了,612分!我从来没考过600分!”

老爸的酒劲还没过,醉醺醺地说:“嘚瑟什么!你不是估到630分吗?怎么才考这么少!”

老妈见他喝得神志不清,骂道:“赶紧给我滚回屋里睡觉去!儿子考得够好了,再说估分哪有那么准的。等你清醒了再说!”

后来,我听老妈说,别人询问我的高考成绩时,老爸总是表现得很低调平常,可脸上的自豪却难以掩饰。

即使考得好,也要保持低调

虽然上海财大的分数线还没出来,但我的心里还是有谱。我比一本线高出89分,对比往年,这个分数考财大应该没有问题。

成绩出来的第二天,我们去学校领毕业证,顺便再查一次分数。

我在学校碰见了雨露,得知她考了625分。

“你真厉害,成绩估得这么准。这下你放心了吧?你比我高出十多分呢。我觉得咱们去上财应该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是吗?唉,老实说这次考试我没怎么考好。无所谓了,考都考完了,听天由命吧。”

估分是门技术。白琴估分相当准,考了634.5分,多估了0.5分。而于大仙却多估了70多分,申请了核对成绩。

我的分数在全校排名第十五,这是我有史以来最好的成绩。领毕业证时,我听见几个同学说:“咱们这届实验班算是全军覆没了,就连白琴能不能考上北大都是个未知数。”

确实如此,我看到那几个报北大医学部、清华核物理的同学表情很沮丧。虽然他们的成绩比我高出十几分,但他们报考的是清华北大啊!希望渺茫。

听校长的“人生能有几回搏”,结果清华北大报撸了。不过,还好有蓝翔要我。

平时笑容满面的孙老师这几天脸绷得紧紧的,总是一个人在走廊里猛烈地吸烟,而我们谁也见不到梁校长的踪影。

当各个大学的分数线出来的时候,我们这届的高考成绩比我预想的还要惨烈。

北大634分,清华643分,上海财大589分.

白琴还好报考的是北大而不是清华,她的成绩仅仅高出北大分数线0.5分,而其他报考清华北大的同学均已“阵亡”,这其中就有“中华鳖精”和于大仙。而那些没有被“洗脑”的尖子生,都命中了第一志愿,如郭建豪考上了同济,岳云霞考上了中财,闫凤娇考上了厦大,“贱哥”考上了北师大。

申请核对成绩绝对不会让你多考几分,而于大仙却始终都不服气,他就是认为自己被阅卷老师坑了。但这些都是过去式了,他下定决心,重头再来。我想,下一届重高的学弟学妹们可真是幸运,可以目睹到“一代题王”的风采了。

于大仙算不上学霸,准确的说是一名过于自信的题王

不过,最惨的不是于大仙,而是“中华鳖精”。“中华鳖精”考了630分,这很牛逼了,但是去不了清华。他的家庭条件不是很好,父母勒紧裤腰带供他读书。如果选择复读,这不仅会给这个快乐风趣的孩子造成精神上的伤害,也会让他的家庭背上沉重的包袱。这不是夸辞,身体不好且下岗的父母,供孩子读书真的不容易。

“中华鳖精”虽然爱开黄腔,但是个要强的孩子。他想上大学后,通过勤工俭学不再和家里要钱。即使考不上清华,凭他的成绩调剂到一所好一点的一本大学并不是难事。但是,他却被孙老师的一次低级失误给坑了。

在调剂的时候,哈工大向“中华鳖精”抛出了橄榄枝。哈工大的招生办给孙老师打电话,让他转告“中华鳖精”:“如果愿意来我们哈工大计算机系读书,请务必在明天之前写一份书面证明传真给我们;如果不愿意,则什么都不用做。”多么仁慈的哈工大,多么幸运的“中华鳖精”。可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些天被我们“骄人”的成绩冲昏头的孙老师却把话传反了。他告诉“中华鳖精”:“哈工大那边来电话了,他们愿意接收你。如果你不愿意去,需要写一份证明;如果愿意,则什么都不用做。”

在这道双选题面前,我想绝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去哈工大。因为,哈工大是所很好的大学,而且对于调剂的同学来说能够调剂到哈工大,这也算是极佳的心理安慰。于是,清华落榜的“中华鳖精”毫不犹豫地同意了。

经过漫长的等待,“中华鳖精”终于收到了一份录取通知书,只不过这份通知书不是来自哈工大,而是来自一所二流学校。心急如焚的他联系了哈工大,又来学校询问孙老师,才明白自己被坑了。

“哎,这都是命”

那所二流学校太二流了,完全对不起“中华鳖精”的成绩。他决定找律师起诉孙老师,但毕竟师生一场,最后还是私了了。虽然孙老师负有直接责任,但学校也要承担连带责任。于是,负有责任的各级校领导和孙老师,凑了一笔钱“安慰”了一下“中华鳖精”,并承诺如果他选择复读,学校将对他免费。

在写这章的时候我还特意联系了“中华鳖精”,向他询问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最后,他只说了一句:“这都是命。”

学校的一次失误,改写了一名学生的命运。

“中华鳖精”最终选择了复读,第二年考到了上海交大。其他因清华北大落榜而选择复读的同学在第二年也都榜上有名,只不过他们没有一个人再有勇气去报考清华北大了……

等通知书的这段日子,我的心情很轻松,因为高出财大23分,这让我十分自信。我甚至乐观地认为,我和雨露有可能都被注册会计专业录取。这段日子我频繁地“骚扰”雨露,约她出来玩。她委婉地拒绝过我几次,这让我很不爽。每当此时我总想对她说:“这都考上大学了,你怎么还那么矜持。”

高考后的那个假期,我们都很纯洁

这个假期,我做了很多事却一事无成。先是去书店买了一本注册会计教材来预习功课,结果却只翻了几页;然后又和发小一起自学吉他,刚学了几个和弦就在雨露面前耍帅;还买了一双旱冰鞋,每天练习一小时,最后脚踝磨出老茧也没学会。

这个假期,我意外地找回了失去的友情。一天,我和大雷在街心公园偶遇。我们没有避开彼此的目光,而我眼里更多的是对大雷的愧疚。当我们就要擦肩而过时,大雷突然一把抱住我,流着泪说:“对不起,哥们,我错了!”这句话重重地砸在我心里,本来错就全在我,却让受委屈的哥们先道歉,我可真是个混蛋!我流着泪,惭愧地说:“对不起哥们,都怪我小心眼儿……”大雷泣不成声地说:“你什么话也不要说了……以前的事都过去了。”

那个夏天,有两条汉子在街心公园的人群中相拥而泣,他们不是因为爱情,而是因为友谊。

翻了不要紧,还可以正过来

当我收到录取通知书时,我崩溃了。我不明白,财大招生办的老师们,你们是如何把我调剂到“劳动与社会保障”这个我从未听说过的专业?我只知道两个“劳保”,一个是劳动保护、防护用品,另一个是管理小姐的“老鸨”。这七个字的专业是干啥的啊?而且老子压根没填写这个专业啊!这是如何调剂的?一点也不透明,一点也不公开,我只能在家里瞎猜。我郁闷了几天,最后只能自我安慰:“鱼和熊掌不能兼得,考上财大就不错了,和‘中华鳖精’比幸运多了。”

嗯,确实没人告诉我什么是“老鸨”专业

雨露也没有被注册会计录取,而被会计专业录取了,这起码都是会计!在电话中,她安慰我说:“不要郁闷了,我听说大二时,还有机会重选专业。”于是,我重拾希望,决心在大二时调换专业。

现在回想起来仍觉得心塞,当初我为什么不找“相关人士”运作一下换个专业呢?我并非没有这种想法,只是实在没有门路。如今我才知道,入学前换专业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我叔辈的弟弟就是从人大哲学专业调换到法律专业,我的小舅子就是从东北大学冶金专业调换到机械专业。我在东财读MBA时,某位老师曾说:“大连很多领导的子女都在东财读书,他们有不少都是通过非正常渠道进来的。”所以,拥有某些“资源”的学渣,即使成绩差得抠脚,也能够完虐像“中华鳖精”这样清华落榜的尖子生。公平在任何时候都是相对的而不是绝对的,这很马列主义。

目前这种社会现状,你不仅拼不过富二代和官二代,三/四代你也够呛

开学的日子临近,老爸为我办了“谢师宴”。“谢师宴”上只有两名老师——郁郁寡欢的孙老师和令我极其讨厌的贾老师。没办法,有时候面子上的事还得做。老曲没有来,他推脱说:“前些天报志愿时你爸都请过我了,我就不去了。”

为了奖励我,老爸给我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那时笔记本电脑很贵,为了给他省钱,我挑了个最便宜的——TCL牌笔记本电脑。半年后,硬盘就出现坏道,这果然应了TCL的品牌商标——“T(太)C(次)L(了)”。看来,生产电视的去生产电脑还是差了那么一截。

一切准备妥当,八月的最后一天,我和父母一起乘坐了开往上海的火车。正巧,雨露和她的父母也是在那天出发,更巧的是我们的卧铺居然还相邻。我想,这也许就是缘分吧。

在疾驰的火车上,我不太熟练地弹唱了一首《灰姑娘》:

“怎么会迷上你

我在问自己

我什么都能放弃

居然今天难离去

你并不美丽

但是你可爱至极

哎呀灰姑娘

我的灰姑娘

……

如果这是梦

我愿长醉不愿醒

我曾经忍耐

我如此等待

也许在等你到来”

(完)

重高往事
重高往事
11.2万字 · 1.0万阅读 · 2人关注
大家好,我是《重高往事》中的主角王天烁,和上面那位叫“斯德帝尔”的屌丝是一个人,所以这是一本以第一人称写作的青春校园纪实类小说(姑且这么定义吧)。这本书主要记叙了我从2000年到2003年在重高的学习生活中的有趣故事和难忘经历,除此还包括几位同学的故事,以及那三年发生的历史事件,如2002年世界杯、非典等。这本书幽默风趣,内容关乎学习、爱情、考试、纷争等,然而我最希望它带给你们的是反思。虽然是十几年前的故事,但我相信,情怀可以无视时间,愿与你共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