驴得水改编

《驴得水》改编

淡入……

1、乡间小路  晨 外

佳佳:(一边唱“我有一头小毛驴”一边拉着驴进场……)它呀真是我家的宝贝,每天和我一起挑水,不叫苦不叫累。

村民A:佳佳,今天真早!又去挑水啊,你们家的驴真勤快!

佳佳:当然,它可是我们的大功臣呢!(抚摸着驴的头)

【驴温顺地跟在佳佳身后,眼神里充满自豪感,尾巴有节奏地摆动着,轻柔地附和地叫】

【驴挑完水走在回校的路上,走着走着,不小心被路旁的树枝拌倒了,腿瘸了】

驴:艰难地站起身,卖力地抬起水,一瘸一拐地走起。

佳佳:得水,你还行吗?得水,加油啊,学校没了你真的不行啊。

2.学校办公室 晨 内

【铁匠修好了驴棚的锁】。

铁匠:谁把钱给我?

魁山:(特别轻声地)开会呢。

铁匠:啊?

魁山:开会呐!

校长: (精神抖擞地)好!开会!

魁山:校长,我有个问题要回报汇报一下。 我们学校只剩两个学生了。

一曼:没学生就没学生吧。没学生可以少说话,少说话就少喝水。

魁山:你这是一个教育工作者该说的话吗?我们千里迢迢从北平来到这么个地方……

铁男:(插话)连水都没有!

校长:我认为魁山说得特别好。大家想想我们来到这儿的初衷,想想我们来这儿是为了什么?

四人:(齐声)为了改变中国人的贫、愚、弱、私!

校长:(齐声)对!

魁山:所以我同意校长的意见,我愿意捐出我一个月的工资!

校长:不用大家捐钱,我们不是还有驴得水老师的工资可以使用么?一曼,汇报一下驴得水老师的工资使用情况。

一曼:(念账本)“民国三十一年上半年度,驴得水老师实收工资共计法币1800元。扣除驴得水的生活支出,包括饲料费、驴棚维修费、驴掌更换费、假牙费……”

校长:啊?

魁山:我的。

一曼:“服装布料费……”我的。“理发费……”

铁男:我的。

校长:(气愤地)我再强调一遍啊,这是驴得水老师的工资,专款专用!你们这样是不是太过分了?

一曼:到目前为止还剩法币10元。

铁匠:(突然醒来插话)我修锁正好是10块钱……

一曼:算账呢!算完了给你。(对校长)给完这10块刚好不剩。

铁男:唉,我打断一下。这天都快黑了,佳佳和驴得水去打水怎么还不回来呢?

铁男:佳佳回来了!

魁山/一曼:水来啦!

3.学校驴棚外 晨 内外

【佳佳和驴走进】

铁男:(生气地)你咋才回来呢?!

佳佳:崴脚了!

铁男:哪只脚,哪只脚?

佳佳:不是我!是驴得水崴脚了!

铁男:哎呀妈啊吓死我了。

佳佳:爸,有封电报!(将手里的信封递给校长)

校长:(随手把信封放在桌上)嗯?什么味儿?

【驴使劲用脚蹬地,试图挣脱铁锁,神情紧张地看着佳佳】

佳佳:(望向窗外)呀!爸,驴棚好像冒烟了!

校长:不会吧,我看看。

佳佳:真的是驴棚,驴棚着火了!

校长:(对佳佳)你别动!(边向门口跑去边喊)水呢?我的水呢!

佳佳:你们干嘛呢?怎么不去帮我爸救火呀?驴棚着火了!快去帮我爸救火啊!

校长:来,我们继续开会。

佳佳:(大喊)驴棚着火啦!

一曼:你就让它着着吧。

【驴用脚踹向校长,一曼神情凝重,叫声激昂】

铁匠:(发现是驴棚着火了)我操!

佳佳:我那桶水呢?把我那桶水给我!把水给我!

铁男:佳佳!驴棚着就着呗!

佳佳:驴棚着火了得水住哪儿啊?

校长:佳佳,牠就是头驴!你还真把牠当人啦?牠住哪儿不行啊?

佳佳:是你们先把牠当人的!你们拿牠吃空饷、用牠领工资的时候就把牠当人,牠家着火了,你们就不把牠当人了?你们哪个没用过驴得水的钱?牠天天给你们挑水,给你们干活,你们怎么那么没良心呀!

校长:不是我们没良心。我们拿水去救火,今天晚上喝什么?明天白天喝什么?

佳佳:大不了我一会儿和得水再去给你们挑!

铁男:天都黑了,来回几十里山路呢,别闹了佳佳!

佳佳:你们要是不救火,我就给国民政府教育部写信。我就说你们把一头驴虚报成老师,骗他们的工资。我就说你们吃空饷,说你们贪污腐败,我让你们都去坐牢!

【驴看着火势的增大,越发激动,嘶叫,乱踹,摔倒】

5.学校 晨 内

佳佳:得水别哭了,姐姐给你唱歌!

校长:大家别见怪,佳佳和得水感情比较深,真的把得水当人了。来,我们继续开会。一曼,把窗户关上,烟太大。(看见桌上的信封,忘了是佳佳给的)

铁男:我来!(抢过信封)哎呦我去,“电报。下个月15日,教育部李特派员检查贵校工作,望做好接待。”

魁山:校长,我们学校只有两个学生啊。

铁男:我们不是已经放假了吗?

一曼:(问一曼)他的意思是?

校长:那都没有学生了,领导来视察什么呀?

铁男:(开玩笑)没学生就来视察老师的呗,那还能视察驴呀?

魁山:会不会?

校长:我觉得可能是驴得水的事。

校长:啊呀!大家别慌!应该不是驴得水的事儿,我再研究一下电报。(拿起电报看)铁男:哪有PS?(抢过电报看)电报——下个月15日,教育部李特派员检查贵校工作,望做好接待。PS,请贵校五位老师,务必全体到齐!务必五位到齐!务必五位全体!务必全体到齐!务必全体、务必五位老师、务必到齐……”这不是碎嘴子吗?(继续念)“东海县教育局,5月10日。”

【沉默】

校长:哎?怎么都不出声了?不就要求五位老师都到齐吗?来,报个数。一!

魁山:二。

铁男:三。

一曼:四。

校长:五!这不都到齐了吗?我们接着开会……

魁山:校长,你一个人报了两次。

校长:你听出来啦?

魁山:校长!咱能不能不要再自欺欺人了?

校长:(打断魁山)看来这次他们就是来查我们的人,但是大家不要慌。来来来,其实这事儿也没那么严重,教育部的特派员也没见过驴得水老师啊,咱们随便找个人冒充不就完了吗?

魁山:啊?这也太危险了吧?这不是引火烧身么? 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这电报是上个月发的。

校长:他的意思是?

一曼:他的意思是特派员明天就来了

校长:啊呀回来!慌什么?拿出点组织性纪律性来!(大声威严地)全体集合!! 现在听我部署!

校长:我们的地形是这样的,离我们周围最近的有三个村庄:东村、南村、和西村。 大家到了各村之后,尽量去找些像老师的,看起来有文化的人把他们带回来下午进行挑选培训,大家有没有问题?

魁山/一曼/铁男:有问题……

魁山:特派员明天就到,您都安排到后天去了!

魁山/一曼/铁男:(七嘴八舌)现在来不及了,去哪找人呀?……

6.学校 晨 内

铁匠:(气喘吁吁地)这铁锁我可从火里给你们抢出来了啊,那驴棚着火不关我的事,修铁锁的钱得给我!我好回家了!

校长: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呀?

铁匠:我不告诉你。

校长:小兄弟你听我说,只要你答应帮我们,我马上就把钱给你,你答应吗?

铁匠:嗯!

【铁匠逃】

校长:哦哟!你这个人太狡猾了!一曼,你来说服他。

一曼:我来。 弟弟,你觉得姐姐可爱吗?(发现铁匠摇头)哎!别不好意思,说实话!姐姐不可爱?

铁匠:你这是干什么呀? 哎!那我答应了!

校长/一曼/铁男:嗯?

铁匠:我说如果你们给我洗澡的话,那我就答应假扮驴得水!

魁山:小伙子,你还是走吧,我们这儿没有水。

铁匠:那我不干了。

校长:那算了。一曼,把钱给他。让他走吧!

铁匠:那洗到上半身也行。

校长:成交!

铁匠:你说的成交啊!说话算话啊!我都两年没洗澡了。

校长:(跟着铁男走到半路,又转回身对魁山和一曼)对了,你们俩也别闲着。魁山,你负责教他仪态和谈吐。一曼,你负责教他英语。

一曼:教英语干嘛呀?

校长:我跟上边报的驴得水老师是英语老师。

一曼:我就会那两句我怎么教啊?

校长:够了,我估计特派员也不懂英语。

一曼:你真逗,特派员能不懂英语么?

佳佳:我爸呢?

魁山:你爸在给铁匠洗澡呢。

佳佳:啥?有水洗澡,没水救火啊?

一曼:你别管了,紧急状况。

佳佳:你俩在说什么事儿啊?

魁山:领导要查驴得水。

佳佳:啊?

魁山:你爸想让铁匠冒充

佳佳:铁匠?能行吗?

铁男:大家注意了、大家注意了!大家请看!(本以为身后是铁匠,却发现是校长)校长你往边上站站行么?

校长: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隆重欢迎驴得水老师闪亮登场!

佳佳:这谁呀?

铁匠:(对佳佳)你不认识我了吗?不是你让我来修锁的吗?

校长:来吧,我们开始培训驴得水老师!

佳佳:爸,驴得水困了,牠再不睡觉就赶不上子午觉了。

校长:来,大家都打起精神来,我们现在开始培训驴得水老师。来驴得水老师,展示一下你的才能!

铁匠:你别说,我还真有才呢,我在我们那个村说绕口令说得是最好的。我给大家说一段儿啊。(手舞足蹈地说方言绕口令)&&&&&……

校长:(打断铁匠)行了行了,你还有什么别的特长么?

铁匠:特长?

校长:别谦虚,说!

魁山:我回去睡了!

校长:拉稀就拉稀呗,还不好意思承认。

一曼:校长你也回去睡吧!

校长:没事儿,你教你的,我看会儿书!

一曼:(对铁匠)来,走两步。(看铁匠走了一个来回)停!

校长:一曼,跳过这一环节吧!

一曼:校长,怎么能跳过呢?他走路姿势明显有问题……

校长:(打断一曼)我看他走路明显没有问题!进行下一环节,谈吐。

铁匠:说什么?

一曼:说——领导好,长途跋涉辛苦了。

铁匠:领导好长途……

一曼:停!你怎么走路腿硬,说话舌头硬。你身上是不是哪儿都硬啊?

铁匠:嗯!

校长:一曼啊!我看这个环节也跳过吧。

一曼:校长这也跳过那也跳过,我教什么呀?

校长:教英语。

一曼:就他舌头都没捋明白, 咱们从第一句开始学——Nice to meet you. Nice to meet you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边说边脱下了自己的外套)见到你很高兴的意思。跟我说,Nice to meet you.

铁匠:Nice to meet you.

一曼:很好!第二句呢就是Thank you very much.就是谢谢的意思,来跟我说,Thank you very much.

铁匠:Thank you。

一曼:对,好极了!校长,他马上就学会了。

校长:不用他学了。明天特派员来,不用他张嘴,一句话都不用他说。

一曼:校长,你不让他说话,肯定瞒不过去!

校长:再说吧。

一曼:校长……

7.学校 晨 内

校长:(对铁匠)小兄弟啊,我们这次可全靠你了,一会儿特派员醒了,你就按我们教你的做,千万别慌!

铁匠:咳,我什么场面没见过?

校长:特派员!李特派员!(对其他老师)赶紧收拾一下!

校长:全体集合!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国民政府教育部李特派员!

特派员:行了行了,我们抓紧时间进入正题!来来来(从包里拿出名单)你们学校五位老师,都到齐了么?

校长:都到齐了。

特派员:我来核对一下。(看名单)你们的校长是,孙恒海?

校长:我。

特派员:你是教国文的?

校长:对。

特派员:(看名单)教导主任裴魁山?

魁山:到,我是教历史的。

特派员:(看名单)数学老师张一曼?

一曼:兼会计。

特派员:(看名单)嗯。

铁男:我叫周铁男,教自然科学的。

特派员:(看名单)对的对的。(看铁匠)那你就是教英语的驴得水老师了吧?

一曼:是,他是。

特派员:不对!有问题!

校长:什么问题?没问题啊。

特派员:有问题!让我想想……哦,新发的帽子没有戴。(从包里找出大盖帽)上级规定,执行公务时必须着装整齐。(戴上大盖帽)好,我们继续吧,驴得水老师……

铁匠:(跪倒)啊!

特派员:怎么回事?

众老师:(跪倒)啊!

特派员:这是什么意思?!

校长:礼仪!

特派员:什么礼仪?

校长:宫廷礼仪!

特派员:什么宫廷礼仪?

校长:特派员您有所不知,驴得水老师的老爷,是前朝的贝勒爷,所以他从小接受的是宫廷礼仪的熏陶!

特派员:这么说,他是正黄旗贵族?

校长:千真万确! 驴得水老师其实他很小的时候,就被送到英国去留学了,所以对旧礼也并不十分了解。

特派员:是么?英国留学回来的?

校长:千真万确!

特派员:闭嘴!我在问驴得水老师,为什么他总不说话?而你们总要替他说话呢?

铁男:我们这儿呢缺水,话说多了呢费水。

特派员:费水?

校长:对啊!(激动地)特派员您别看驴得水老师他现在不说话,那您是没听他讲课,他一讲起课来,那是滔滔不……(发现自己说错了话)

特派员:既然这样,那我决定了,我要听驴得水老师讲课!

校长:特派员您不了解我们这里的情况,驴得水老师他……

特派员:不要再说了!我今天一定要听驴得水老师讲课!我越来越感觉到,他就是我要找的那个人!

一曼:驴得水老师有些紧张,马上就可以开始了。

特派员:讲吧。

铁匠:呃……

特派员:(不耐烦)讲啊!

特派员:讲啊!

铁匠:Nice to meet you.

一曼:(不禁小声地)牛逼!

特派员:嗯?

一曼:哦,我是驴得水老师的助教。驴得水老师刚才说的那句,是“见到你很高兴”的意思。

铁匠:Thank you very much.

一曼:这是“谢谢”的意思。

铁匠:You are welcome.

一曼:这是“不用客气”的意思。

特派员:行了行了……

校长:(激动)行了是么?辛苦驴得水老师了!

特派员:我是说,刚才他讲的那两句太简单了。 驴得水老师,说点儿有难度的,说!(发现不对劲,严厉地)不对,有问题!b

铁匠:(吓得两腿发软,被校长和一曼两边架着才勉强没跪下)啊呀!别抓我啊,我没干过坏事啊!我不是什么老师!其实我就是个铁匠啊!我最多只会说绕口令~(说方言绕口令)&&&&&&&……你饶了我吧!

特派员:(对铁匠)好极了!你就是我要找的那个人。

校长:特派员,这事跟他没关系,我来扛!

铁男:那不行,要扛大家一起扛!

一曼:特派员,我们都是好人,我求求您就……

魁山:(对校长说话,但其实是说给特派员听)我早就说过我们不应该……

特派员:你们都给我闭嘴!这件事你们谁都扛不了!这里只有驴得水老师有这个资格,有这个实力,我这次来的考察的目的,就是想资助一个优秀的、愿意扎根农村的基层教育家。我今天终于找到了这位教育家,他就是驴得水老师!刚听你们说驴得水老师家世显赫、留学英国特别是他朗诵起那首莎士比亚的十四行长诗……

魁山:(不禁插嘴)莎士比亚长诗?什么时候?

特派员:驴得水老师,再给他们朗诵一遍!

铁匠:你到底抓不抓我?你要是不抓我就别老来回来去戴这个大盖帽,我现在看了都不害怕了都!

特派员:你们听听,听见了么?多么纯正的伦敦口音啊!刚才驴得水老师慷慨激昂,此情此景,让我感觉自己仿佛又回到了塞纳河畔。

校长:您是不是再听听我们别的老师讲课?

众老师:(七嘴八舌)对啊……

特派员:你们都别再争了!我决定了, 驴得水老师,明天我还回来,给你拍照,组织一些上报的材料。你要做好准备。Goodbye!

铁匠:You are welcome!

特派员:Thank you!

校长:特派员,我送送您。


推薦閱讀更多精彩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