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清痰美杜莎01

96
张三三A
2017.11.07 00:05* 字数 2976



        我和叶哥阿转蹲在人民广场的草坪边。阿转和叶哥抽着香烟,我不抽烟所以眼睛盯着前方发呆。叶哥猛嘬了一口香烟大叫了一声“草”。这是叶哥的口头禅。他经常感慨生活,叹着气说“生活就像他妈的……”但是由于文化有限总不能用一个简短而又有深度的词来形容生活,可心中复杂的情感呼之欲出。这情感就像卡住的鱼刺咽不下又拔不出最后干脆大叫一声“草”来抒发心中全部的郁闷。

        叶哥是有大志向的,就像叶哥想靠打麻将成就一番大事业。但会打麻将的人很多,有的早已驰骋牌桌数十年,牌龄比学龄都长。

        有个大哥给我讲他小学二年级就开始陪着他妈在麻将室了,那时候放学了背着书包去麻将室找妈妈,搬一小板凳趴在上面写作业,有时候他妈去上厕所了就帮着累一下麻将。到了三年级就能认全麻将牌了,兴奋的总想找几个小伙伴打一打。就像刚学会变魔术的男人总想找几个女人来表演一番。

        教会了周围的小伙伴,大家趣味相投经常三五成群偷聚在家里切磋牌技。三年级时就已会碰能胡了。叶哥身边这样的老油子当然打不出个什么名堂了。但又不甘心希望像电影中那样遇见个赌神收他为徒,为此还不远千里跑去了澳门,最后的结果当然是没有结果。但叶哥却总不能安分。

        叶哥不仅钻研牌技,在其他很多方面都有所钻研,比如说泡妞。

        可他却总说泡妞不是他的专长,心理学才是专长。我问为什么,他说我主攻的是心理学,泡妞是学习的实践。我大吃一惊,心里暗暗升起崇拜。

        叶哥对许多事物的热爱与钻研从未停过。如今叶哥开始执着于麻将,小拇指带个翡翠戒指如赌神一般,吃巧克力都要是片状的。一开始我嘲笑他说他受了电影的毒害,后来慢慢的我开始佩服他。先不论叶哥追求的是什么,每当他确定了一件事时总是能特别执着钻研到底,单从这点来讲我认为他就比我强。

        这个年龄的我脑子仍然一片混沌,像天地初开时的景象。但心中却有团火让我焦躁不安,我总觉得我该做点什么,但当初不想做什么的时候什么都没做,所以现在想做什么的时候只能什么都做不了了。心中的火焰却越烧越炙热。

        这时的我们一起蹲在广场的花坛边,叶哥与阿转用吐烟丝来抒发情感,我却只能盯着前方。其实阿转是最不需要抒发情感的,他没有什么过多的想法,他活的无忧无虑,对当下有饭吃有妞泡的生活倍感高兴。他也是我们三个人中学历最高的,我和叶哥早已离开了校园,他是至今还在上大学的一个,虽然当初他是我们中成绩最差的一个。所以说命运弄人。阿转对现状很是满意,但我和叶哥却不这样想。我们像两个不定时炸弹,不安分因子充斥全身感觉随时都会爆炸。

        叶哥家境优越还有一份收入不错的工作,而且人长得也不错谈过很多女朋友。在我看来他活的很潇洒。但如今他毅然辞掉了工作和我们一起蹲在这花坛边。

        你说生命的意义是什么呢?叶哥手拿香烟眼神忧郁的看着烟说。

        听见这句话我感到异常的烦躁,我也常思考意义何在但都没有个结果。

        人活着不就为两件事嘛,一日,三餐。阿转笑着说

        叶哥没有理他继续沉思着。

        我们三人一起沉默了很久。

        突然叶哥扔掉了手里的烟,站了起来大叫了一声“草”用脚碾着烟头紧接着说,不管他妈生活什么意义,反正不能再这样过下去了!




        写好了辞呈交给了主任,主任关心了几句后签上了同意。接着拿去找部长,部长也程序式的关心了几句签了同意,让我拿着签好字的辞呈交去总公司,总公司另给我了张单子,上面个四横四竖满满当当排列着十六个方框,每个方框上写着一个部门的名称下面是空白留着签字用。人事部大姐拿着笔帮我勾掉了几个,扔给我说这些没勾的都是要签字的。怎么这么麻烦,我问。快去吧!大姐一摆手转过身去继续玩着电脑。好干脆,我心想。怎么国企里人的工作效率远不如他们的性子和语言呢?

        我草,要签这么多啊。叶哥不耐烦的说到

        国企就是闲人多,程序多。你说你要不让他们签这几个字他们还能干啥啊。阿转说

        莫谈国事,莫谈国事。我伸出食指做出“嘘”的手势。

        这关什么国事啊?阿转问

        嘘!自己想,莫谈国事。我仍做着“嘘”的手势。

        签完字,办完一系列手续后终于算是辞职成功。走出大门的时候我有种解脱的感觉,像是刚出狱的犯人,浑身一轻,神清气爽。看着雾霾天都是蓝的。

        你们以后准备怎么办,阿转问

        应该是我们三以后准备怎么办,叶哥说

        别把我扯上,我还在上大学呢!阿转说

        你少提那不入流的大学,三本都算不上。高考两百分就能上的大学,你丫还差两分。这水平不上也罢。叶哥说

        屁,再差他好歹是个窝,我还能有个栖身之地,家里养着有吃有喝。阿转说

        瞧你那点出息,我们俩怎么会认识你这胸无大志的玩意。这么多年的熏陶就没能把你引上正路啊。叶哥说

        什么正路,两个傻帽放着好日子不过要去流浪,还腆着脸说是正路。阿转说

        你懂个屁,这是一种活着的态度,这是不甘堕落积极改变。我情愿死在追逐未知道路的途中。叶哥说

        你会完成这个心愿的,出去了没饭吃,不要几天你就如愿了。阿转笑着说

        我和叶哥都很想拧着他那大笑的脸向两边扯着,但想着在大街上得给阿转留点面子就只好忍下了。

        没你说的那么可怜,我这里还有小一万。叶哥说

        我这里也有些,但没那么多。我说

        你放心阿转,跟着我们走绝对不会让你饿着。叶哥说

        不行,你们是疯子,我不能抛家弃子跟着你们出去流浪。阿转说

        你他妈哪有儿子了。我说

        我家养的皮特儿就是我的儿子。阿转毫不要脸的说

        我去,你也别废话了,就一句话。走还是留,我们兄弟这么多年除了床上向来都是共进退。我们三个就像是个三脚架,少了谁都不平衡。我说。

        阿转没有说话。

        我接着说,我也不是逼你,你看你现在的生活像个什么样子,就是过下去又能过出个什么结果。这次我们一起出去你就当是旅游了,感觉不喜欢你再坐火车回来。

        听到最后一句阿转好像被说心动了。

        叶哥趁热打铁接着说,对,你就当旅游了。跟着我们吃喝住你都不用管,我们来安排。这种好事也就兄弟我们会带着你,搁别人,牛蛋眼给他瞪瞎都找不到。

        这样看来是我的荣幸了,哈哈。阿转傻笑着

        阿转这小子其实很天真,经常做傻事说傻话,也容易被鼓动,要不怎么会跟我和叶哥混在一块。我们仨打小在一块,阿转的傻我和叶哥算是领教过了,活了十几年愣是不知道人民广场该怎么走,自家方圆十公里内都能走丢。上学时好不容易泡着一妞,约会的时候愣是没找着约会地点,急的赶紧给我打电话,紧赶慢赶带着他算是找到了那妞。临走时我说,你洞房那天晚上要是也找不着路了记得一定要给我打电话。上学时那成绩更是差的一塌糊涂。英语成绩比语文成绩好语文成绩又比数学成绩好,说到底英语成绩最好,但扣掉选择题基本就没分了。倒着贴名次单他也算是榜眼了。状元另有奇人,在此就不做介绍了。

        那就这样说定了,你跟着我们一起。叶哥说

        那学校那边和家里怎么说?阿转问

        还说个鬼啊,直接走,等会回家简单的收拾点东西。我说

        不好吧,阿转问

        你他妈还是不是个男人啊,都决定要走了这点小事还犹豫不决。叶哥不耐烦的说

        可是我还要回来的,不处理好回来了连个后路都没有。阿转说

        什么后路,大男人做事不要磨磨唧唧,决定好了就立马去做,不要瞻前顾后。以后的事以后再说。活着,想多了,累。叶哥说

        船到桥头自然直,别想了阿转。外面待好了就不回来了。我说

        那我们去哪。阿转问

        去云南吧,那里四季如春,山多林茂。空气也新鲜,混不下去了就找个山洞住下。叶哥说

        不错哎!那里少数民族多,听说少数民族里美女多呢。阿转一脸的淫样

        好,那就去云南。走,去火车站买票。我说

        我们仨到火车站买了当晚九点去昆明的火车票。

        分头回去简单的收拾一下吧,晚上八点在这集合叶哥说

      就这样我们各自分散回家。



一口清痰美杜莎02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