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升南国(9)

字数 2106阅读 150

欲知前尘后事,请戳【目录丨红豆升南国】

欢迎点阅:红豆升南国(8)

“叮……”

“同学们把笔停下,两手放在背后。老师要下去收卷子了。”考试结束的铃响起,让讲台前眼睛扎进手机里面的老师一惊。

红豆刚好写完最后一个字,她长吁一口气,把笔端端正正地摆在桌子上,挺直了腰板,把两只小胖手乖巧地放在背后。身体动不了,眼睛却是不受控制的,所以红豆盯着肉团子看的时候,感觉自己像极了家里那只眼睛总是滴溜溜转的粘豆包。

“看什么看?”肉团子又气又急,像没听到“收卷子”三个字一样,奋笔疾书。

“你……”红豆欲言又止,把“你怎么还在写?”默默吞回肚子里。只想着,肉团子这么着急,是和我一样想考60分吗?

老师走到红豆旁边的时候,肉团子作文还差一半。他头不抬眼不睁,嘴却不饶人:“红豆你能不能别看了?小心我抓毛毛虫吓唬你!”

红豆想笑,想反驳,毛毛虫长得和你一样胖乎乎,有什么好怕的?她低着头,憋着笑,小眼睛偷偷瞟着身侧拿着一叠卷子,面色铁青的老师。心里想着,肉团子不会倒霉吧?

老师在后面收卷收了这么久,班里的同学早就坐不住了,“每次都是这样。”“不就是……”

直到肉团子大笔一挥,潇洒地抄完最后一个字,一直立在旁边的老师接过卷子,一言不发地转身回到讲台。“同学们都累了,出去活动活动吧!”

“耶!”小孩子们早就憋坏了,一个个像炮弹一样飞出教室。

“喂!”肉团子拍拍红豆,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小红豆,这次的恩情肉哥,这!”肉团子用力拍拍胸口,“铭记在心!”

红豆看着小大人模样的肉团子,嘴角扬了起来:“因为我们是朋友呀!”

“嘿……”肉团子一笑,笑着笑着,声音就小了。

放学了,红豆妈站在校门口,乱蓬蓬的发丝透着些许阳光。

“妈妈!”红豆飞奔过去,“我们今天语文,语文考试,我的,我的作文写了《开心的一天》。”离红豆妈还有老远,红豆大声喊道。

“我觉得,我,我能得,能得60分!”跑得速度太快,红豆重重地喘着粗气,两个羊角辫也一跳一跳,好像随时要散开。

红豆妈看着奔到跟前的红豆,用力抱住她小小的身体:“是吗?那我们回家做点好吃的,红豆想吃什么?”

“玉米肠!”红豆兴高采烈地回答,“还没给粘豆包尝尝呢!”

“走吧!”红豆妈牵起红豆软乎乎的小手。母女二人走的不怎么快,路过李婶家小卖店的时候,红豆妈眼神停顿了一下,领着红豆向前继续走去,仿佛那个小小的门面从来没有存在过一般。

镇里的小卖店不止李婶一家,在离红豆家更近的地方,其实还有一个“大嘴超市”。店如其名,“大嘴超市”是一个叫“刘大嘴”的寡妇开的。

事实上,“大嘴”并非超市的本名,超市初开的时候叫“德生超市”。

“刘大嘴”早先也不是寡妇,更没有被大家称为“刘大嘴”。

年轻的时候,刘大嘴是镇上有名的美人,丰胸、细腰、翘屁股,走起路来顾盼生姿,十里八村的男人排着队追她。人人都揣着一颗抱得美人归的心,到了刘大嘴家门口却纷纷碰了壁。也不知道她使了什么手段,让这些看着她眼睛直冒光的男人一个个灰头土脸地走掉。

受挫的男人们和更年期的女人们一样碎嘴,闲聊的时候,总会先虚张声势地“咳咳”两声,手里拿着半燃烧的烟,边吐着烟圈,边说:“姓刘那娘们儿,真是够劲儿,谁娶了她都得倒大霉!”

说罢,还常常要朝地上虚张声势地啐上一口痰。“就你那大烟鬼,那娘么儿能看得上你?”听众发出“哄”的笑声。

“我倒要看看,她那架子能端到什么时候?”大烟鬼愤愤地说,烟头往地上一扔,拍拍屁股逃离了嘲讽。

刘大嘴的架子没端多久,当她手挽着一个男人,亲亲热热地在街上走的时候,“刘大嘴和陈老实在谈恋爱”这条消息不消片刻便传到了所有追求过刘大嘴的男人耳中。

“竟然是他?”男人们再次围坐一团,挠破了头也没想出缘由。

刘大嘴先前不叫刘大嘴,但是“陈老实”可一直都是陈老实,是个地地道道的老实人。陈老实家境不好,念到高中毕业就去当了大车司机。他念书的时候十分用功,成绩在学校也是拔得了头筹,人人都认为陈老实肯定能考上大学。

当陈老实细细的胳膊抡着大车的方向盘,出现在人们视线中时:“呵,念了那么多书还不是当个破司机!”

陈老实带着金丝边的圆眼镜,全神贯注地驾驶,嘲弄的声音就渐渐远了。

非议的声音拆不开这对人儿,刘大嘴和陈老实很快结婚了。陈老实每天日出离家,日落而归,刘大嘴守在门前,常常是一副娇羞等待情郎的模样。真是羡煞一群光棍儿!

“就那娘们儿!陈老实能受得了?”这次,所有人都沉默表示同意。

甭管别人怎么议论,两个人的小日子红红火火,陈老实也偶尔被老板派到外地,赚点外快回来。

坎儿镇上的人永远都忘不了那个晚霞布满天空的日子,刘大嘴家传出来的哀嚎:“陈德生,你个王八蛋!”

陈老实死了,直到刘大嘴的哀嚎,才让大家记起他的本名叫陈德生。陈老实夜半接到老板的电话,在黑漆漆的路上紧赶慢赶,追上了前面的车。人送回来的时候,金丝边眼镜都找不见了。

刘大嘴和陈老实没有孩子,她用老板给的抚恤金开了“德生超市”,勉勉强强养活自己。

陈老实走的久了,刘寡妇也变了。成了每天碎碎念,有点神经质的刘大嘴。“德生超市”的本名也没几个人记得了,都称之为“大嘴超市”。

偶尔有人想起陈老实抡着方向盘细细的胳膊,感慨:“这娘们儿这辈子算是毁了。”

想到有点神经质的刘大嘴,红豆妈心里不由得一得瑟。

无戒365天日更营 写作训练第24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欲知前尘后事,请戳【目录丨红豆升南国】 欢迎点阅:红豆升南国(9) 半天,红豆妈才领着红豆走到“大嘴超市”门前。犹...
  • 欲知前尘后事,请戳【目录丨红豆升南国】 欢迎点阅:红豆升南国(14) “红豆,59分!”老师有些不耐烦,“磨蹭什么...
  • 欲知前尘后事,请戳【目录丨红豆升南国】 欢迎点阅:红豆升南国(6) “粘豆包,要好好看家喔!”第二天一早,红豆被妈...
  • 欲知前尘后事,请戳【目录丨红豆升南国】 欢迎点阅:红豆升南国(13) “红豆快点!爸爸今天送你去上学。” 得知老红...
  • 有一种孤独是 一群人坐在一起,一个人躲在角落。不是不合群,而是找不到可以说话聊天的人。我们总是这样才能学会成长,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