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巨婴懒得撕B,只是有些话不吐不快

96
大饼不是博士
2017.12.14 01:27* 字数 1085

闲时会在公众号与简书上码字。作为一个传媒边缘人,深知自媒体吸粉与变现不易。

某日在简书上收到一路人私信,告知可以向他们投稿,入选发表后可支付稿酬。于是加了不明来路的小编,看了他发来的征稿要求有些兴奋,一方面码了多年字终于可以变现甚至出版,另外通过写文可以和更多人交流想法给自己和平台吸粉。

不过细想后心中存疑:

1.公众号没有任何推文与相关认证,后续加了个所谓的交流群,没有任何契约,写手权益如何保障?

2.过两日陆续有人发表了一些文章,阅读量少的可怜,不过靠文章月入万元与出版这个噱头真的很吸引人。

3.阅读量过万可额外获得10-30元,可见靠码字生存的人都活的很心酸。

4.既然靠着写文章都能月薪过万,那为何还要给他人做嫁衣裳?


今天小编在群内发了一篇文章《咏宁式意外,我们都是帮凶》。群内有人提出该文章为标题党,通篇没有阐述“我们都是帮凶”这个观点。

接着小编的回复真的令我大跌眼镜————那您能写更好一点的文章出来吗?在发表自己的观点之前,要看看自己有没有资格……

虽然这话不是对我说,但是凡是有点自尊心的人看到后,小暴脾气都会被瞬间点燃,更何况群内都还是码字的文化人呢!

于是委婉的指出小编的措辞不妥,然后丢出那句怼巨婴的话:“我在评论一台冰箱时我还要先会制冷?”

小编接着抛出,我不管文章怎么样,我只要阅读量。

心中默念“不和傻逼论短长”,接着退群。


记得之前的文章中写过:极端事件引发的猎奇心,人性里对恶的愤慨,都成为营销号流量变现的直接因素。哪次热点事件不是这样呢?受害者很大程度上还是被媒体利用了,赚取流量,一阵风过后没人关注了!而媒体永远是赢家!

哪一次的热点不是营销号第一时间出来吃沾血馒头,大号借势收割流量。恶性公共事件,本该依赖的独立的第三方————曾经的调查记者的阶层消失,是现在传播困局的根源,以流量作为立身之本的各类大V,事实不是它们关注点。

这个小编的话很直接的表现了这一点,我们只要阅读量!


经历过华语乐坛最后的黄金时期,见证了各路粉丝从不同的媒介的一路撕逼,遇到“你行你上啊,不行别逼逼”、“你知道他有多努力吗”这样的话根本没怕过。懒得浪费口舌罢了,只是睡前胸中一口闷气,不吐不快。

如果说严肃点,来路不明的平台利用征稿、出版等噱头给陌生人洗脑,在简书挖墙脚。而互联网或现实社会最多的就是怀才不遇与想一夜爆红的人群,一人一稿,日积月累,来路不明的平台很快就可以洗白上岸。接着搭配几组巨婴型人格的小编,开了一堆空头支票向大众“邀稿”,这如果能入选出版那也真够廉价的。 ​

或许我是异类吧,大众定义的文人与我自己定义的不同吧。文人是猫,来路不明的平台与巨婴小编想做猫主子我想还不够格。

晚安。



无饼神吟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