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愿用一世倾心,保你一生天真无虞

01


叮当和大雄第一次见面吃的是黄金城道上的无老锅,那是叮当选的地方,刚入秋的上海早晚已经有些微寒,那天是个周五,忙了一周的她突然特别想吃火锅,大雄问她要不要见个面的时候,她顺手就把无老锅地址发给了他。

晚高峰,她迟到了一个小时,到了饭店环视了一周,没有看到三叔介绍时发给他的那张微胖的脸。一抬头,却看到对面一双黑亮的眸子正对着她笑,脸的size明显比照片小了一个号,定睛一看,确实同样一张脸,却英俊太多,心中暗喜,果然每个胖子都是潜力股。

那顿火锅,她最爱吃的面包豆腐,煮到成了汤,叮当也没吃几块,一双眼睛放着光,光看对面大雄那张脸了,浓眉毛,肤色微黑,嘴唇不薄不厚,眸子黑且亮。音色浑厚,刚刚好的幽默和笑容。

那天是叮当先提议结束的,她怕再跟大雄吃下去,熬成汤的面包豆腐会把她灌醉。回去路上,大雄小心问三叔是怎么介绍他的,叮当说,三叔对你褒奖有加,说你是才华和人品兼具的人,自己就是没有女儿,有个女儿肯定收你做女婿。没有说别的嘛?叮当说还有很多好话啊,我就不一一赘述。



02


分别后,叮当的心像有一百只氢气球拖着摇摇晃晃已经飞上了天,她对自己说,为了今天和大雄的相遇,她觉得过去二十八年所有的迷茫和绝望都值得,她决定不乘车,走路回家。

路上拿出手机又看了一遍三叔对大雄的介绍,有一张截图是大雄妈妈托三叔的聊天记录,之前她没好好看,仔细看了一眼发现有一句是上个月他回来看孩子云云,看到这里,晚风一吹,叮当“酒醒”了大半,原来大雄一再问三叔如何介绍他顾虑在此。

回到家,洗好澡,决定先什么都不想去睡,明天看心情再做决定好了。

第二天叮当睁开眼睛,想见大雄的渴望就从心底热热地升起来,她决定直截了当,毕竟这个年纪,没有多少时间浪费,发消息问,今天还要培训吗?我朋友香水公司开业,想不想一起去玩?大雄回答说,我准备不去培训了,想去西塘玩。


03


如果时光可以选择冻结,叮当希望把时光冻结在和大雄一起往西塘的路上,人生若只如初见,多美好,虽然三叔打过预防针说大雄有过一次不好的婚姻经历,但她眼里的他,就是一个意气风发的阳光少年,他给他看他的肱二头肌,绘声绘色讲他说走就走的旅行,讲露营时候头顶的星空,她像看孩子一样包容的笑,露出一排发光的白牙。

那晚西塘的月亮并不圆,叮当已经不记得是上弦月还是下弦月,只记得天上的月亮和水里的月亮交相辉映,水波荡漾,就像那晚她被撩拨的心弦。大雄的吻,恰好落了下来,熙攘的老街顿时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月亮随之变成了千万颗星辰,亿万朵烟火,跳跃着,欢愉着,歌唱着,如果有时光机器,叮当愿把时间永远停留在那个夜晚,即使是一个梦,那永远不要醒来好了。

然而时光不会老,梦也总会醒来,

回忆中,西塘的两日,是带着琉璃色楚天清的梦幻,耳鬓厮磨,情话软糯,像酒酿圆子一般一颗颗被大雄丢过来,叮当就这样不管不顾外面的世界,在酒酿圆子的世界里酒不醉人人自醉。


04


西塘返回上海路上,叮当隐隐觉得梦要醒了,这仿佛是一条从任意门回到现实的路,有一句话卡在喉咙咯咯作响,却很难开口,毕竟那句话是穿越了她整个身心和二十八年的岁月,而且这两天的大雄甜蜜归甜蜜,但绝口不提未来。

眼看快要回到上海了,叮当终于说出了口:你知道吗?你就是那个我梦中的人,所有的一切跟我的想象一模一样。但是你也不要有太大压力,我不要求什么。。

说完,竟然哽咽了,眼泪簌簌地流了下来。叮当恨不得跳车而逃,心里自责道,说不给人家压力,你这梨花带雨算什么啊。

但是,女孩子,一但情到深处,情绪总是不好控制,姿态总是卑微到尘土里。平日里的所有骄傲的铠甲,在这一刻突然就像横行的螃蟹脱壳,整个柔软的身体暴露在外面,赤诚但脆弱。

大雄沉默了一会说,你知道,我是喜欢你的,非常喜欢,可是我现在的状态就像一个拾破烂的老头,刚从泥坑里爬出来,而你就像一盏路灯,璀璨而美好,对我而言太高太遥远了。

叮当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紧紧得抱了大雄。

虽然他们经历不同,城市不同,相知甚少,未来也不明朗,叮当这次愿意选择勇敢,她选择去爱。大雄是《国家地理》杂志的摄影记者,满世界跑拍摄是家常便饭,叮当的作息也跟着大雄的行程自动无缝对接,无论大雄到哪他们每天都会视频或电话。

大雄很多时候像个孩子,叮当脾气也不好,但叮当默默把自己的倔强和任性炼成绕指柔,再拉成一根风筝线来牵着他,无论大雄这只风筝在世界的哪个角落,那根线都牵在她手中,在她心里。

后来的日子大雄有很多混蛋的疯话,甚至可能说者无心,但叮当每每听到都会如获至宝。

比如:

我不是想跟你做*爱

我只是想离你更近一点

比如:

叮当:我想你

大雄:我更想你,因为我每一寸肌肤都想你

再比如:

东方明珠上出了一张画面,

SH❤CH

大雄都能诠释成爱的表白

Shao Jx Love Chen dd

甚至是无意中一句互怼:

叮当:你才矫情,你全家都矫情!

大雄:我全家不就是你嘛...

叮当整个人都会瞬间融掉。

我全家就是你


05


二十八岁的叮当,职场和生活中经常被周围的领导和同事评价八面玲珑,滴水不漏,但感情生活却宁缺毋滥地空白,恋爱的智商还停留小学阶段,不是愚笨,而是不愿长大,不愿纯粹的恋爱掺杂现实的纷扰,哪怕她已没有多少时间浪费,碰到心动的人,她还是愿意醉一回,哪怕梦醒时分头痛宿醉胃痉挛。

那根风筝线,叮当有时候感觉自己捏得太紧了,他们常住城市也是相隔千里,大雄出差的时候更是天涯海角,一旦找不到大雄,叮当就开始脑补各式剧情,而事实可能只是他工作太忙,或哪个国家公园收不到信号而已。

大雄的性情像个孩子,叮当的爱情智商充其量也就是小学生,未来的家如果是个游乐场该多好,两个人都不要长大该多好。张爱玲说过,如果你真的爱一个人,还是不要费尽心机把他逼成丈夫的好。诚然,那个人纵有万般好,婚姻都像一个照妖镜,晚上的呼噜声,早晨的口气,有时候比华袍上的狮子更加骇人。

很多话,她不问,他不说,但隐约感觉自己手里的那根风筝线的另一头变成一只叫做幸福的气球,而她整个人置身在一个种满仙人掌的花房。

8岁的时候,急急切盼望长大,总是做着穿高跟鞋的梦,醒来担心自己永远活不到穿高跟鞋的年纪,28岁的年纪,噩梦却比8岁时候更真切一些,经常梦见的却是为了吃一碗草莓冰激凌没赶上2号线的末班车,最后孤独终老在车站。大雄的吻,就像那碗草莓味道冰激凌,美味却不能贪恋,因为还有2号线的末班车要赶。

大雄说过婚姻只是个形式,而爱情才更可贵,这些叮当当然懂,她的硕士论文题材就是研究女权主义对现代婚姻的影响,但是她拒绝拿着手术刀去剖析自己的爱情,婚姻对她来讲也是有着神圣的光泽,不一定要华服钻戒,但一定各怀一颗敬畏而神圣的心。而显然,因为经历不同,相逢的时间不对,她和大雄不在一个婚姻频道上。

又有一次,大雄连续八天没有任何音讯,叮当这八天的心路历程可以拍一部80集言情大剧,时而担心大雄涉险遇难,时而猜测大雄手机被盗,时而忖度是不是外面遇到新欢。。。

第八天的时候被闺蜜一记重拳打醒,说当年痴心等待陈世美的秦香莲就跟你现在一模一样你知不知道!

痛思良久,叮当决定跟大雄说再见,既然眼看手中的这根线就要被挣断,她不忍心看着那只叫幸福的气球被仙人掌刺破,她宁愿放手,此时再见,或许还会给回忆留一丝儿滤镜般的美。

没有恩断义绝,也没道各自珍重,只是平静说了声再见,微信拉黑,清除聊天记录,再见,再也不见。做这一切的时候表面平静而克制,但内心已经翻江倒海,晚饭没吃,半夜却呕吐不止。

第二天却照旧平静去上班,没有人发现她有什么变化,她自己却知道,从昨晚跟大雄说再见的那一刻,她已经是个全新的人了。


06


不是不期待大雄有所挽回,毕竟也是个那么骄傲的人,但他什么都没有说,大雄这个人从此消失不见,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

有时候傍晚下班回家,偶尔也期待大雄出现在小区楼下等她,她也会对那个想象出来的大雄微笑,就像跟一个相熟的邻居打招呼。

生活平静而规律,叮当已经不期望再碰到炽热而心动的恋人,或许接下来应该找个适合结婚的人结婚生子,过寻常人的幸福生活。

这一年的圣诞节格外热闹,而最喜欢圣诞节的叮当今年没有一丁点欢欣雀跃,圣诞节过去就是新年了,被闺蜜硬拉着去去外滩看灯光秀。

不巧灯光秀没看成,却遇上踩踏事件,当时叮当她们被困在江边高架桥上,周边哭喊声和警笛声响成一片,叮当为了不被人群带倒牢牢抱住栏杆,这时她看到江对岸的屏幕上出现了Sh❤Ch,梗着脖子平静了这么久的叮当突然嚎啕大哭起来,旁边地闺蜜说,哭什么傻妞,我们死不了,人群已经疏散了!


07


那晚回到家已经深夜两点,打开门掉出一封信,非洲寄来的,信封已经磨毛,叮当,我爱你,还没拆完,这几个字就跳出来。

“叮当,我在非洲撒哈拉沙漠拍海市蜃楼,但是刚到第三天我们的车子不小心驶进了沼泽,那个彻骨寒冷的夜晚我第一次离死亡那么近,如果当时生命结束,若要说这世间我还有什么遗憾,那就是没能对你说一句我爱你。这两个月滞留非洲的日子,没有网络没有电话,生活瞬间清静,这期间我想了很多,这段时间没联系你,是因为我不确定我能不能完好地站在你面前,能不能给你一生幸福。虽然现在我仍然认为婚姻只是一种形式,但是既然你认为婚姻重要,婚姻在你心中是神圣的,你是对我最重要的人,那我愿意为你而结婚。但应该很快就能回到你身边,等我回去娶你,我愿用一世倾心保你一生天真无虞。”

叮当喜极而泣,雾霾了两个月的天空,瞬间放晴。

这时,门外响起敲门声,叮当浑身簌簌发抖,已经拉不开防盗门,这时钥匙孔转了下,肥了一圈的大熊出现在叮当面前,看到他手里的信说:“艾玛,我两个月前寄出的信,今天才到啊。”

叮当看到他又喜又气:“你就不知道提前打个电话啊!” 大熊一把搂过叮当说:“这次到非洲什么都丢了,就剩下脖子上这串你家的钥匙,你那么爱丢钥匙,所以我怎么着都要回来给你开门啊。”

叮当抱紧大雄,贴在他耳边说:“以后我都不带钥匙了,你要天天帮我开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