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遗影(26)

字数 3086阅读 33

第二十六回 地下迷宫

当易之脑子里闪过“迷宫”两个字的时候,他不禁吸了一口两起。他靠着墙壁坐着,一直到呼吸平顺下来。他将固定在肩头的战术手电拿下来,朝着四周晃着,恍惚间似乎看到一个绿色的身影。光线晃动的太快以至于一直根本没有看清楚,待他再次警觉的将瘦点照向刚才的方向的时候,他发现的确有人在哪里,只不过被易之的手电一晃那人旋即冲进了三个通道中的一个。

“谁?”易之警觉的站起身来,紧跟着跑进了通道。他奋力追逐这,不过他始终距离那个人有几米距离,似乎前面的人在控制着前进的速度让易之恰好距他只有几米距离,却始终追不上她。易之觉得奇怪,因为他已经感觉到前面的人并没有全力奔跑,易之故意降低了追逐的速度,前面那人也略略慢下来并不甩开易之。

“你是什么人?”易之对绿衣人喊道,“你……你要引我去哪里?”奔跑让一直有点上期不接下气。

绿衣人也不答话,只是闷头奔跑,似乎对那一条路径是通路烂熟于心,根本没遇到任何死路。可跑着跑着,那人突然停下神,背对着易之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处于警觉,易之并没有冲过去捉住那人,而是也站下来,然后一点一点朝那人挪步,“你究竟是谁?”易之说到。

“啊!”正当一直想绿衣人一点点靠近的时候,他突然听到旁边的通道里传来了李靓婷的惊叫声。他本能地用手电朝里一照,发现李靓婷整双手抱膝蜷缩在通道的尽头,紧紧地靠在墙壁上。

易之隐约觉得绿衣人是引导自己找到李靓婷,他对那人的身份更加好奇,他马上在回过头去看向那人,可当他手电的光线照过去的时候却哪还有人在?绿衣人已经消失不见。

易之将手电再次固定在肩膀上,转身进了通道。光线再次照到李靓婷身上,李靓婷早就没有了先前的干净利落,原本扎着的马尾也散乱开来,几缕头发挡在脸上,脸上两条污了妆容的黑黑的泪痕。此时说她是个标志的美人儿鬼才信。

“啊!”李靓婷看到有人朝自己走来立马高呼,“别过来!!”

尖叫的声音几乎刺破易之的耳膜,震得易之的脑袋都嗡嗡作响。“靓婷,我是易之!”

“嗯?”李靓婷狐疑道,“你是?你是易之?”

易之这才想到自己的手电易之照着李靓婷,李靓婷看他正好逆光,根本看不出自己是谁。他只好再次解下战术手电,调低了光线,朝自己的脸照过来。“喏,你看看吧!”

李靓婷这才能看到对面人的脸,“才不是!你根本不是易之。分明是鬼”

易之无可奈何,经过刚才的一顿追逐也不知此刻自己是什么尊荣。“李小姐,你吓傻了?你听我声音还分辨不出吗?你现在这副尊荣只怕比我更像鬼。”

“真是你?”李靓婷认得易之的声音,刚才惊吓过度根本无暇分辨易之的声音。当她意识到眼前之人正是易之的时候,“易哥哥!”李靓婷找到了救命稻草一般,然后“哇……”地哭了起来。

易之走过去,紧挨着李靓婷坐下,他也不知道怎么安慰李靓婷。易之将手电调到最亮,光线朝上立在地上,经过顶棚的折射光线变得稍稍柔和,并且整个空间也跟着亮堂起来。“喂!你知不知道,我最怕女生对着我哭啊,你能不能冷静冷静?”

听到易之让自己别哭,李靓婷声音放的更大了,简直就是好苦。李靓婷直接抱住易之的右手臂,将头抵在易之的肩膀上,易之说一句“别哭”她就将易之的手臂抱的更紧。易之被李靓婷搞的哭笑不得,他也调皮起来,“别哭、别哭……”一声连着一声。李靓婷就使劲的抱住易之的胳膊,似乎抓着的是唯一的救命稻草。

易之突然不说“别哭”了,因为他感觉到自己的手肘陷入了一团软绵绵中,这让他腾地红了脸,瞬间僵硬了一般。李靓婷却还没有察觉,依旧死死抱着易之的胳膊。过了好一会儿,李靓婷见易之不出声,抬头泪眼婆娑的望着易之,“你怎么不回话了?”

“我……我。”易之有些张口结舌,好在这里光线昏暗,没让李靓婷察觉他的窘样。“你妆花了。”易之只好岔开话题。没想到这么一说,李靓婷马上止住了哭声,放开了易之的手臂。这时易之的右手袖子已经湿乎乎的眼泪鼻涕一片了。

“你有镜子吗?”李靓婷问易之。

“镜……?”易之真是不了解女孩子的频道,“难不成你要在这补补妆?”

“你们男人怎么懂?”李靓婷从地上欠起屁股,蹲在易之背包处,开始翻看易之携带的工具,径自找镜子起来。

易之背包里自然没有带镜子,不过他任由李靓婷翻找。此时的他却想起来拿着铜镜的田菲,他不晓得田菲是不是也跟他一样呆在这个地下迷宫的某处。李靓婷将他当成了救星,可接下来怎么办易之一点主意都没有。

“易哥哥,你想什么呢?”李靓婷见易之若有所思就问他。

“哦,没什么。”易之随口答应一声,这是他才发现李靓婷已经将头发盘道头顶,用两根考古探针别在上面,只两颊留着两缕盘不上去的头发。此时已经借着手电的光亮,用匕首当镜子用毛巾擦拭脸上花了妆容的脸。

“你真有办法。”易之不得不对李靓婷因陋就简的举动表示赞许。

李靓婷转过头,朝易之一笑,又恢复了往常的秀丽俏皮。

易之接着说,“你胆子也真够大的,什么装备也不带就敢下来。连个手电都没有,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怎么到这里?”李靓婷说道,“我也不知道啦,我一下来就到了这个漆黑的地方。我一直喊你和方大哥的名字,也没人答应。后来有个人过来要领我走,我以为时你们中的一个,但是跟他说话也不回答我,我也看不到,就伸手去摸他,结果他满脸都是胡子,而你们中没有一个留胡子的,所以我就大声尖叫。他就跑开了。”

“哦。”易之想起来,确实先听到了一声李靓婷的呼救,后来便遇到了绿衣人。易之开始回忆追逐绿衣人的过程,嘴里开始念叨着“左二、右一、左三、右二、左一、右三、左二……”

“易哥哥,你说什么呢?什么左啊、右的。”李靓婷不明所以。

易之没有立即回答李靓婷的文化,示意李靓婷别打断他。过了半分钟他才说道:“我想这个地下迷宫应该有一个固定的走法,永远不会走到死胡同。”

“胡同?是什么啊!”李靓婷不解其意。

“死胡同就是死路的意思。”易之解释道,“不过我不能肯定我的记忆会不会出错,只能走走试试了。我们按照‘左二、右一、左三、右二、左一、右三’的顺序走走看。”说着站起身来,拾起了放在地上的战术手电。李靓婷也忙将匕首和毛巾放回背包。易之伸手将蹲在地上的李靓婷拉了起来,然后又将背包背在肩上。易之左手牵着李靓婷,右手拿着战术手电按照他说的走法,回到刚才的通道又朝着连着这条通道的左边第二个通道走去。

两人都没有说话,李靓婷将两只手都握在了易之的左手上,易之能感觉到李靓婷手心沁出的汗水。两人缓步走着,生怕走错一步。好在这里没有其他的机关暗器,一切都那么静谧,除了两人的呼吸声就是脚步声,但越安静易之却越发的警觉。也不知走了多久,两人始终没有遇到死路,也就是说他们走的确实是这个迷宫的正确解法。随着一步步的深入,易之开始担心这么走下去的尽头会是哪里。

“你听!”李靓婷突然停住了脚步,她用手拉住了易之。易之随即停下了脚步,侧头看李靓婷,正要开口却被李靓婷伸出右手食指按住了嘴唇。“嘘!你听什么声音?”李靓婷轻轻说道。

易之没有作声,用耳朵听周围的声音。似乎能听到“吭吭”的声音,但是并不清晰,他放慢了呼吸的节奏,仔细听仿佛是从左侧的墙壁传来。他伸手指了指墙壁,李靓婷也听出来是从那里传出的声音。于是两人凑了过去,轻轻将耳朵贴在墙上,“吭吭”的声音更清晰了。

“好像有人敲击墙壁。”易之说道。

“会是谁呢?”李靓婷有些紧张。

“可能是方南。”易之说到,“可我们怎么找到他呢?”易之说着看到这一次的墙壁压根没有其他通道入口。

“如果不是方南呢?”李靓婷清楚地记得那个满脸胡须的人,她坚信这地下迷宫里可不止他们一伙人。

易之想起了田卫教他的敲门的暗号。他翻出地质锤就在那个墙上“吭吭吭……吭吭吭……吭吭”地敲了一阵,停了一下又按照同样的方法敲了第二遍。然后两人又趴在墙上等着对方的回应。

……

第二十五回 遁地
第二十七回 兵器室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二十七回 兵器室 “吭吭吭……吭吭吭……吭吭……” 趴在墙上的易之和李靓婷听到对方的回应,显然墙对面的人理解这串...
  • 第三十二回 绿衣人 易之使劲了浑身力气向自己的右侧翻身,“桄榔”一声瓜头槌重重砸在了自己耳侧,他正暗自庆幸逃过一劫...
  • 第二十八回 鬼打墙 眼睁睁的没了退路,三人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往前走。好在通道里还是有些许从前面透进来的光亮,不至于漆...
  • 第二十五回 遁地 用洛阳铲打探洞的过程一直持续了2个多小时,三人已经累的满头大汗,打完后都坐在地上稍作调整。 李...
  • 这个周末的星期天的下午,介绍原来大连公司的老板[李]认识了一个北京创业公司的老板[杨]。[李]打算来北京发展,其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