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楼顶层的饭店

2字数 1422阅读 180
图片发自简书App

料峭寒风努力穿透棉衣的时候,我们正赶往百盛大厦的饭店。正月的日子,舍不得一下子用完,我们喜欢摆满一桌子饭菜挡一挡飞速的时间。

西长安街车水马龙,灯火通明,永远热闹的北京城适合相聚也适合分手,一瓶酒就聚在一起,一个拥抱就分了手。

百盛大厦常被想成一座百花盛开的大厦,里面其实都是我们用得着的和用不着的商品,这栋每天上班时经过的建筑物就在地铁站出口,在冬天杂乱的脚步声中我时常能感受到春天的一点点气息。

乘电梯到了顶楼,我们问,孔乙己在哪,服务员用手一指,在里面。服务员认真得让我以为我马上就能见到孔乙己,我们的民族人口众多,但是从不在意文学作品中的人物挤进现实生活。见到了孔乙己,我是和他拥抱呢,握手呢,还是冲他作揖呢?我想,还是敬他一杯酒为好。

如果没有酒,那个夜晚就有点平淡简单。湖北人凌少带来的美酒名叫白云边,他们本地的特产。清醒的人无法到达白云边上,醉了才可以。我没有酒量,看着他们一步步走路一样一杯杯喝酒,飘散空中的香气让我想起我曾见过的白云山,它远在“三十三天天外天”,风景是“白云山上有神仙,”,让我明白的道理就是,“神仙来是凡人做,只是凡人心不坚。”。

黑色大幕早已遮住人间,这帮奢侈的人却非要度过一个白云飘渺的夜晚。于是大家开始朗诵诗歌。带着酒香的音乐响起,因为手机躺在两只高脚玻璃杯上面,据说,这样播放音乐的效果特别好。徐先生像个音乐指挥一样挥舞筷子,说,现在请他们像完成伟大作品一样完成这次朗读。他说话做事很有仪式感。

楚哥柔若无骨的女声响起来,我想和你虚度时光,比如低头看鱼/比如把茶杯留在桌上,离开/浪费它们好看的阴影......

那首诗的名字叫《我想和你虚度时光》。

老朱说时光怎能只让女人们虚度,丢下我们男人怎么办?他清了清嗓声音,重新朗读一遍。

我还想浪费风起的时候/坐在走廊里发呆,直到你眼中乌云/全部被吹到窗外......我们奇怪地听到了老朱声音突兀的变化。

朗读完,老朱突然十分感慨,开始以为读的是爱情,中间突然读到了沧桑。似乎只有到了我的年龄才能读出来的沧桑。读诗的时候我20岁,读着读着我看到了自己50岁的模样。哪有一点虚度,全是实实在在的生活。

诗歌就是文字的迷宫,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神秘的液体在身体中流动。

寻找洗手间的时候,我发现百盛大厦的顶楼也被搞成了迷宫,一道门连着一道门,一间房接着一间房,一个酒店套着另一个酒店。在这里呆了两小时,我却无法搞懂哪一个是自己短暂的房间。幸好出门时记住了饭店的名字孔乙己记住了房间的名字沈园,否则,你以为坐在张三酒店吃饭却是李四酒店的厨师颠着炒锅在为你忙碌。

一个狭长的过道引着你向前走,经过两三家酒店,当犹豫着是否穿过第四家之时,却突然发现了洗手间的标志,右侧边门上面站着两个笔直的小人,一个男人,一个女人。

回来的时候再次重复迷宫中的行走,不同的吃饭场景如同电影上演。重庆饭庄里几个美女帅哥正在涮羊肉,谈话跟在酒的后面跟在菜的后面滔滔不绝,看来饭局开始不久。八马饭店五六个人盯着手机都不说话,看样饭局已近尾声。另一家饭店名叫吃不够,半开放的包间四面窗户大开,饭菜不停地端上来,酒杯空了再倒满,七八个脸红男女的筷子连成了一条半径线。

远行客归来,凌少推着四只滚轮的皮箱,推得那个夜晚骨碌碌地响。楚哥拿着喝光的酒瓶子,到处寻找花朵,她只需要在空酒瓶子里插上一朵花,那就是她一个人的春天。寒冷的街道上躺着一个醉汉,生活的迷宫被一杯酒打发之后,他忘掉了人世间。月亮带着宝剑的寒光指向我们的归途,指清楚了指明白了这是正月十六的夜晚。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