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纸邀约(神话36)

96
木易国强
3.1 2018.12.22 11:08* 字数 3644

我意邀兄入凡,粗衣粝食,同游七州,不知可否?


莲国保留了项王、帝王以及玉侯的名号,但所有州郡的直接执政者都换成了莲院选出的精英,整个国家自上而下清气盎然。

新政第一令就是严禁采挖灵矿,违者等同杀罪。

“中华莲国,我来了!”一些人热血沸腾,纷纷奔赴中华莲国。

“这莲国是待不下去了!”也有一些人害怕财富受到损失,连夜卷了家产投奔逍遥帝国。

这一来一往,使得整个三界热闹非凡。

“短短一个月就被人抢了半壁江山,你竟然还无动于衷,真不知道你到底在想什么!”水蓝星心戒中,那声音竟是少有的愤怒。

“既然要与人对弈,哪还有不给别人子的!”傲风云淡然一笑。

“可你这子送的也太多了吧!”

“要公平才有意思!”

“公平!”那声音冷笑,“你这个人,就是太自负了,早晚会吃亏的!”

“这子可都是我的,给他多少,我说的算,你紧张什么?”

“实话告诉你吧,那小子的莲心决是我的克星,我们的道种正在不断流失!要真是让他成了气候,你想进行最后一变根本不可能!”

“你是在担心自己的那些精魂碎片吧!”

“是又怎样!”那声音毫不避讳,“化整为零我倒不怕,怕的就是被人化整为零了,又被人各个击破!”

“哈哈,你也有怕的时候!”傲风云朗声一笑,“放心吧,这一局他白衣子赢不了我!”

兰坑,七逍遥。

“九姑娘,你召本侯所谓何事?”欢喜一脸谄媚。

“玉子投敌了,欢喜侯,你怎么看?”九凤绯目一瞪。

“那家伙油头粉面,一看就是个墙头草!”欢喜破口大骂,“九姑娘放心,我欢喜永生永世只奉傲先生一人为主,什么白衣子,我看就一蛊惑人心的妖孽!”

“忠心可不能光用嘴来说!”九凤转过身去,继续打理一株十八学士。

“九姑娘但有差遣,尽管吩咐!”欢喜知道对方话里有话。

“莲国最近实在欺人太甚,你这一方诸侯是不是要给它点颜色看看!”

“九姑娘之意,莫非是兰溪莲院?”

“你觉得呢?让你一个人去太华,你敢去吗?”

“这!”欢喜面露难色,“九姑娘,傲先生可是有言在先,只要莲国不动我们的七逍遥,我们就不能先动他们的莲院!”

“我让你动了吗?我是让你给它点颜色看看!”

“本侯懂了!本侯懂了!”

南明神州,兰溪莲院。

“本侯亲临,还不速速拜迎!”欢喜脚踏莲台、头顶神光从云上冉冉落下。锦斓袈裟虽然宽大,却还是难以裹住他那大腹便便的躯体。

欢喜身后,还有一群浓妆艳抹的舞姬,或撒花雨或奏丝竹,当真是群魔乱舞。

“阁下是逍遥侯,与我莲院可没有半点关系!”一个声音从莲院飘出,接着走来一位身材修长的白衣人。此人,正是南宫墨。

“你就是南宫墨?”

“不错!”

“你是个读书人,应该知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句话吧!”欢喜竟然把小雅中的北山都搬了出来,看来是做了十足的准备,“这里可是逍遥国,不是那个什么莲国,你们莲院若是不甘人臣,现在就可以走,没人拦你们!若是还想在这呆着,就该乖乖执人臣之礼!”

“所谓王字,三横一竖,代表的是天地人和,逍遥倒行逆施,根本不配为王!”南宫墨字字诛心,“至于阁下,更不过是沐猴而冠罢了!”

欢喜语塞词穷,差点吐血,只得嗷嗷大喊,“小小蝼蚁也敢咆哮苍天,今天本侯就给你点颜色看看!”

“天上地下,唯我独尊!”欢喜左手指天、右手指地,整个人光芒万丈。苍穹之上,一尊血红大佛隐隐浮现,仿佛正要从虚外降临人间。

先是佛手,接着是佛脸,云被压在了地上,风也停止了飞翔。这一刻,天和地几乎挤成了一条线。莲院上瓦砾崩碎,山林中草木折摧,几乎所有生灵都屏住了呼吸,一个个匍匐在地。

“好个末日佛!”南宫墨泰然自若,“看我朱笔写天文!”

随着他长袖一挥,整个兰溪的光瞬间卷在一处,化成了一支影影绰绰的千丈画笔。那画笔轻灵一动,便将漫天血光抹的一干二净。

天空湛蓝如水,大地青翠欲流,云朵洁白如玉,风儿轻舞飞扬,整个世界仿佛劫后余生,静谧而清新,如同未干的画卷。

“怎么可能!”欢喜一个趔趄差点倒下。一个神,竟然败在一个凡人手中,而且还是完败,而且这个凡人还不是剑帝杨风。

这一战必定天下皆知,甚至还会被载入史册,他这脸可是丢大了。

兰溪之战虽然是两个人之间的决斗,却还是被世人看成了两个国家之间的一次试探性碰撞。而这次碰撞,逍遥帝国惨败。

几天后,慧能创立莲宗,宣布东方琉璃世界心向莲国。

接连失势,逍遥帝国终于祭出了大招,而且还是致命三连击。

七月初七,逍遥帝国宣布正式承认太华福禄与逍遥通宝等值,太华福禄可以在任何一个七逍遥中使用。

八月十五,逍遥帝国宣布设立财富榜,并册封财富榜第一位为财神,凡入榜者,皆有爵位,为国之贵族。平民遇贵族,需行折腰礼,州府执政者也会优先从贵族中选取。

九月初九,逍遥帝国宣布提前举行建国十年庆,并大赦天下,凡逍遥国人皆可领取恩钱十文。

果不其然,这三连击出了奇效。一时间,逍遥帝国声威大震,不少人纷纷来投。

面对逍遥帝国的咄咄逼人,中华莲国反倒出奇平静,一直缄默不语。

直到春节前夕,一封信送到了傲风云手中。

“我与兄同生于化瑞之末,初见于不周山上,再见于明月台中。兄之气魄天下无双,我自愧弗如。天下知我者莫若兄,天下知兄者莫若我!我建莲国,兄让三州,兄出三策,我退三舍,非不敌实相知耳!世人皆说道不同不相为谋,我并不认同,兄之逍遥,我之莲道,譬如璧之两面,非敌实不相知耳。我意邀兄入凡,粗衣粝食,同游七州,不知可否?弟,杨云。”

“白衣子之才当真天下无双!”傲风云一声长叹,转身吩咐楚红靥,“楚楚,你去太华一趟,告诉他,我答应他了。”

侠州,岚乡,某处山野间,一座青篱小院掩映在鸟语花香之中。

小院不大,只有三间茅庐。茅庐的墙壁上爬满了姹紫嫣红的夜来香,屋顶上则长满了金色的野菊花。朝阳之下,露华翠微,更显得这一切那么清新自然。

小院外是成片的花畦,一垅垅,一丛丛,五颜六色,开的热烈而浓郁。彩蝶翩翩,穿行于花朵与花朵之间,总能让人的目光在不觉间追随它们的舞步,从一朵紫色的蕊,跳到一朵青色的蕊,又跳进一朵蓝色的蕊……

再远处,则是一片云缠雾绕的梯田。视野尽头,天与地交汇在一处,隐约一片空濛烟雨。

羊肠小道上,两个人影渐渐走进,最后驻足在竹篱外。

这是两个年轻人,都有着修长的身材,都穿着粗布衣,一个周身青皂,一个遍体素白。

“老乡,行路口渴,能给瓢水喝吗?”白衣人隔着竹篱喊道。

“快进来吧!”

小院的主人很热情。

这是一对年轻夫妇,身边还有一个可爱的小男孩,约莫六、七岁。小男孩手中握着一把桃木剑,额角挂着亮晶晶的汗珠。

“麻烦老乡了!”白衣人拱手一礼。

“先生不用客气,快随我来!”男主人憨厚一笑,把两人领进了院子。

院落虽小,却梅兰竹菊一样不少,靠近门口的地方还有一个小水池,养着一株莲、几尾锦鲤。

小池边摆着一套石桌、石凳。男主人安排两位客人坐下,女主人则捧来了一壶茶。淡绿色的茶水倾倒在青瓷杯中,瞬间清香扑面。

奉上茶水之后,一家人就各自忙去了。男主人在教小男孩练剑,不过,他的动作很是笨拙,并不像个高手。女主人则进了屋,打开窗,开始擦拭一架油亮油亮的桐木琴。

小院又安静了下来,只有风吹草尖的声音。

“老乡,多谢了!”黑衣人取出一枚太华福禄递给男主人,“这茶真的很有味道。”

“先生,这可使不得!”男主人连忙推辞,“一杯茶水,怎么还能收您的福禄!”

“这孩子资质不错,不过你这师傅却差了点!”黑衣人笑道:“拿去吧,给孩子找个好点的师傅,说不定长大以后能成为一名大剑客!”

“惭愧!”男主人脸皮一红,“这孩子早该进莲院学习了,是我们老舍不得,这才耽误了他!再过几天,我就把他送过去!这太华福禄,我们真是用不着!”

“用不着?”黑衣人微微一愣。这世上竟然还真有人对钱看的这么淡。

“是呀!”男主人爽朗一笑,“这田里有粮食,屋后有桑蚕,女人有架琴,男人有把剑,我觉得就够了!”

“爹,是推门有清风,开窗有明月!”小男孩跑过来纠错,“这可是白衣子先生说的!”

“老乡,你刚才说的莲院就在这附近吗?”黑衣人问。

“不错!”男主人点头,“就在前面的绿鸠谷,步行的话恐怕要大半个时辰,骑马的话只要一盏茶功夫。”

“那好,书华兄,我们去看看!”黑衣人提议。

“我说了,在这重光兄说的算!”白衣人笑道。

山如风荷摆,雾似白云缠,讲的就是这岚乡的山山水水。

有山就有谷,这绿鸠谷就是岚乡二十四谷之一,名字取自“白云凹里一绿鸠”。

山谷中,坐落着一片竹木楼台。楼台中,又有一池水莲青葱待发。

最简单,也最贴近自然,这正是莲院的风格。

“一剑在手,气冲斗牛!”

“用剑都在一个傲字上!”

莲院中,一位碧眼方瞳的老者正在教一群七八岁的小孩子用剑。

“老师,您不是说不能骄傲吗?”一个小男孩瞪着大眼睛问道。

“傻小子,傲和骄傲可不一样!”老者哈哈一笑,“傲是不屈,不屈于人,不屈于己,不屈于天,不屈于地!”

远处,两道人影并肩而立。

“这不是熊猫大侠吗!”黑衣人略感惊讶。

“是他老人家!”白衣人点头。

“你请来的?”黑衣人刮目相看。这熊猫大侠可是有名的侠之大者,性情刚烈天下皆知。

“你觉得我能请动他老人家吗?”白衣人苦笑。

“没想到连他老人家也生了凡心……”黑衣人默然。

“凡心?”白衣人一声慨叹,“倘若人人都有这凡心,天下何愁不清平!”


上一章:中华莲国(神话35) 下一章:风云一决(神话37)

莲中秘之神话
莲中秘之神话
14.2万字 · 7579阅读 · 16人关注
本作品属于莲中秘系列第三部。 如果说《传奇》是热血沸腾,《史诗》是浪漫如歌,那么《神话》则是波澜壮观。 太华裂土,群龙无首,七国内乱外战,人神合纵连横,看傲风云如何逍遥天下! 长空一剑起,流光照太虚。我笑苍天笑,我泣苍天泣! 盛世十年,浮华掠艳,难掩人心之变,大厦将倾,看白衣子莲佑归来。 身是泥中藕,心是莲花开。凌波飞双蕸,不染尘与埃。 是宿命之敌,还是血亲兄弟?是拔剑相向,还是携手并立? 人性之光冲破生死界限! 一念生,一念死,生和死又有什么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