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中的鱼

图片发自简书App


小时候渴望远方,未知的远方就如夕阳坠落的那个山头一样神秘,梦想一直奔跑到达那个山头看微醉的夕阳如何一步步坠入黑暗。如今,夕阳还在不同的山头升起又落下,落下又升起,一起做过梦的我们也在不同的城市和差不多百分之七十左右的普通人一样,过着不好不坏的生活。很多朋友分开后更是好几年未曾见过,在时间的大网里,开始时我们都在一条弯曲的曲线上,慢慢地我们分别变成一个点,走向不同的方向,在不同的城市间描绘不同的故事。所以有时会埋怨那看不到尽头的远方,远方错综复杂的路还在无尽的时间里延伸,我们的距离也是越来越远。

很多朋友隔着千山万水的距离,偶尔的问候也如无力的东风,轻轻柔柔,不同的城市相似的车水马龙,无处安放的焦虑在浓浓的夜色中绽放,成年人的世界走得每一步都如踩在雪地上,孤独晃眼,好多朋友都已结婚或者生子,他们或者是因为爱情,或者是交作业为了完成人生每个阶段的任务,他们或者还保持着爱情原有的模样,或者爱情的光早已在柴米油盐的琐碎中失了光泽,或许曾经所认为的爱情也不过是另一人为了交作业而精心经营的一个阶段,作业写完,早早卸下伪装,婚姻便是无止境的摩擦与争吵。男生惯于说情话,而那些情话偏偏易于打动感性的女生,以前我也喜欢和有好感的男生对着手机屏幕聊天,当对方说困了要休息时总觉得意犹未尽,但也从不做过多纠缠,如今和那些目的明确的男性聊天,很多时候我是早早结束话题的那个,感觉太浪费时间了。可能在岁月的流逝中,那些期盼那些热情也都褪色了。

前几天和一位工作上认识的大姐聊天,给我讲了好多人生道理,道理其实我也懂,但是懂道理和解决好人生每个阶段的问题又是另一回事。学校之外的相亲,哪有爱情可言,大多都是家世之间的强强联合,就如她所言的,结婚并不是嫁给一个人,而是嫁给他所有社会关系的总和,看吧,社会就是如此现实,处于食物链最底层的人从一出生就输在了起跑线上。我们无法决定我们的出生,无法选择生长在什么样的家庭,抛去家世背景,从个体能力而言,最底端的我们要优于不少上层次的个体。这社会公平吗?公平,因为付出会有回报。

亲爱的朋友,四季的夜还在时间里轮回,黑夜的街上,夜色摇晃在空阔的天地间,再微弱的灯光也能在夜色中看到它的怒放,街角走过的路人匆匆带走一角浓浓的夜色,安眠于低垂的夜幕下。陌生的城市总会有一盏微弱的灯光为你而亮,窄小的房门在昏黄的路灯下张开小小的怀抱,等着在钢筋水泥中奔波一天的你卸下厚重的疲惫,回到那一方小小的天地短暂的休息。

柔软的时光如一杯温热的茶,在交替的时间里变凉,失去最初的温度,已品不出它的原味。在时间的洪流里,我们是渺小的沙子,随风飘落,随波而流,天南海北,各自为安。

世界很大,有时感觉它像无人无风无绿洲的沙漠,让人发慌,人海涌动,人来人往,我们拿着各自的地图,纷纷走向那未知的远方,我们是网中的鱼,不停挣扎,不停游动,努力向上,渴望拥抱碧水之上暖暖的阳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