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若有张不老的脸,那一定是你们

(一)

6年前,因为工作关系,有机会见到一些大佬。

有一次和一汽集团前总裁耿老边吃饭边聊天,聊着聊着他就盯着我来了一句:“我不明白你们年轻人为什么会这么迷恋北京?”

我一时语塞,不知如何回答。

耿老的这个问题,其实是在追问我的动机。但这个问题我之前从未想过,被问的时候也还想不清楚。

这事儿让我琢磨了好几年。

总算理出了一个对我来说比较合理的解释:北京就像是一个包罗万象的万花筒,而我是一个在黑白世界里长大的傻小孩。有一天,当这双贫瘠的眼睛看到这个丰富多彩的世界,就再也不愿她的世界里只有黑和白,她想尽情的体验这个新世界的一切。

说直白点,我就是爱热闹。

这座城市的一切都让我迷恋。

她有悠久的历史和沧桑的古迹;有多元又包容的文化;有我向往而未得的名校;还有各种高大上的购物中心、写字楼......

对一个没怎么见过世面又向往外面世界精彩的人来说,北京对我的吸引力实在很大。大到我根本没空去想我为什么要来这里?未来的路要怎么走?只顾流连于那些我不曾遇见过的人、事、物。

耿老那时年近古稀,饱览人生起伏,内心归于淡泊,拄着一支拐杖行走在各种清净之地,享受着另一种世界的丰富。

我和他,中间隔了将近半个世纪,活在两个完全不同的人生境界里,这天儿自然没法儿聊。


(二)

随着年龄渐长,我不再像以前那么喜欢凑热闹。

但我还是很想念北京,想念我走过的路,看过的风景,吃过的美食,以及留在那里的青春。

当然最想念的还是曾经一起欢笑一起悲伤的人们。

可是没有再回去过。

一天下午,我坐在桌前,看着大学宿舍群里一闪一闪的聊天记录,脑袋里蹦出一个念头:我要去北京。

十分钟之内就在网上订了票,顺便把订单截图发给了北京的几个亲近的同学和朋友。

时隔六年,我真的要故地重游了,我真的要再次见到那些熟悉的面孔了,好激动呀!晚上在睡梦中都在笑。

宁辰说:我都在这儿数日子,数你哪天来。

世界上最大的愉悦莫过于:你想念的人也在想念你。


(三)

我是在从地铁站到宁辰家的半道儿上见到她的。

那天是工作日。她问了我什么时间到,然后告诉了我到她家的路线。其它无话。

我下了高铁,然后上地铁,从指定的口出来。掏出手机给她打电话:我出地铁了,怎么走?她在电话里给我指路,我按照她的指示,经过了一个商场,过了一个路口。想想有点不对,问她:你在哪儿呢?她说:我在家啊!我:你赶紧给我下来!

因为天黑,她就直接在睡衣上面搭了条丝巾,出来迎接我。

我们在大街上欢叫、拥抱,互相数落,然后勾肩搭背的往家走。宁辰同学表达情绪的方式就是唱歌,于是就在街上深情并茂地唱起了歌。



(四)

我15岁就认识贾杨,今年是我认识她的第16个年头。


我们约在国家图书馆见面。我趴在路边的栏杆上等她,一转头,她已经离我只有两步了,一条乌黑的马尾慵懒的搭在前肩上。我说的第一句话是:哇,你的头发怎么这么长?!

青春若有张不老的脸,那一定是你们。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