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十岁的女人,终于可以做自己了

96
山抹微云6777
2018.07.04 12:44 字数 3407

1.美容院的林悦儿

林悦儿站在浴室的镜子前,嫌恶的打量着自己。

本来就不甚丰满的胸部开始下垂,小腹倒是不识相的高高隆起,肚子上西瓜般的纹路一直延伸到大腿上,狰狞而恐怖,掉转头看看后背,原来地心引力是这么的强大,连后背的肉,臀部的肉都在向两侧垂下去。她立马自嘲的给自己题了一幅对联:肚比胸高  心比天高,几乎不忍再看,赶紧给自己裹上白色的浴巾。半晌,又恶狠狠的抽掉,目光凶狠的直视镜子里的自己,仿佛遇到了宿敌。不直面自己,就不会痛,不痛则不思变。

林悦儿今天在美容院深深的受到了刺激。美容院今天有外地的所谓“美体专家”推销美体内衣,当她只穿着内裤站在镜子前,被美容院的三四个姑娘前后簇拥着试衣服、拍照进行前后对比时她开始深深的嫌弃镜子里的自己。这是自己吗?看看旁边那个明显比自己年纪大的美体老师,身材窈窕,胸围傲人,腹部平坦,林悦儿羞愧的无地自容。平时用高档服装包裹着,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很少认真审视自己的身体,任由它一路雍肿下去。自己看着都如此.....恶心,身边那个男人看了呢?......被几个漂亮妩媚风姿绰约妖精一样的姑娘包围着,林悦儿逃也似的出了美容院。

2.健身的林悦儿

健身房里,林悦儿在跑步机上挥汗如雨。

家里的地毯上,林悦儿奋力做着平板支撑。

她狠狠的盯着肚子上垂下来的一坨肉,心里先是恶声咒骂,然后又开始念念有词温言软语:“我的肉肉们,请你们走开吧,长到那些讨厌的女人身上去吧.......”

四十岁的林悦儿,开始把自己剖析的鲜血淋漓。什么时候起开始麻木的对自己、对周围的人和事都无动于衷?无论发生什么事,都像秋风轻轻卷走一片落叶一样在她心里激不起半点涟漪。面对越来越少回家的老公,面对着空荡荡的大床,她只是坐在飘窗上,看着外面的万家灯火,看马路上的车流连成一条线向远处驰去,它们都在急匆匆奔向自己的家吧?而自己,却等不来一个同床共枕的人。点 燃一根烟,倒一杯酒,再倒一杯,直到把心里的,胃里的空虚填的满满的,晕晕的感觉真好啊!没有了烦恼,没有了落寞,她躲到梦中寻找久违的快乐。再后来,总是和一个已经离婚的闺蜜在一起吃饭,和她喝酒,听她抱怨,她会把前夫的、情人的所有缺点放大出来,祥细的把他们的每一句话都淋漓尽致的还原出来。林悦儿总是同情的附和着,让她畅所欲言,让她如祥林嫂一样发泄出来。这个闺蜜还有个毛病,越是心情不好,压力大时越能吃,食欲好的让人诧异。久而久之,林悦儿竟然慢慢的受了她的影响,学会食物来解压,蛋糕,巧克力,一切甜点似乎都有让人心情愉悦的添加剂。

可是今天,闺蜜又叫林悦儿烧烤喝啤酒时,悦儿看着她翕动的嘴,颤动的肚子,一囗也吃不下去了。

悦儿不再总是和闺蜜互诉失意和不幸。她把自己泡在健身房和美容院里。

03.纠结的林悦儿

《我的前半生》里罗子君号啕哭着求她的前夫不要离婚,陈俊生还是义无反顾的走了。罗子君开始逆袭了。可是林悦儿求她的老公,如果不爱了就好聚好散吧,让我和孩子好好在家里,你走吧。照常理她的老公应该偷着乐呢,这不应该是求之不得的事吗?可他偏不按常理出牌。“我不会扔了你们娘仨的,你这辈子都得跟着我,下辈子也是我的。”他几乎是恶狠狠的扔下这句话然后摔门而去。这是什么道理?以为自己是从前的皇上么?林悦儿哭,闹,折腾,然后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发动公婆和自己站一条战线,仍然拽不回这个男人,也赶不走他。还有她。

林悦儿的那个闺蜜对她很不屑:“我要是你,早不能忍了,自己不会走么?法庭不接受你的起诉么?”林悦儿只能任她奚落。是,闺蜜纵有千般不好,可她离婚是她自己主动跳出来的。她林悦儿没有这样的勇气。如果那个男人肯和她和平分手,她是愿意的,可是如果要闹上法庭,要她带着俩娃,带着她的爹妈出去自己讨生活,她不能确定,她真的有这份能力么?她真的要让青春期的儿子,和天真懵懂的女儿在法庭上选择爸爸还是妈妈吗?不。她选择了等待,等待那个负心人回归或者离开。

那些等待的日子里,林悦儿几乎疯掉。出轨的老公,叛逆早恋的儿子,都给了他一种强烈的挫败感,深深的打击了她的自信心。而那个男人,还强烈的指责她,认为儿子的问题都是因为她没教育好。两个人互相指责着,互相伤害着。

“啪”一个玻璃杯被摔在地上发出巨响。是他们的女儿,鼓着腮帮子冲他们吼:“在学校就够烦了,回来你们还天天吵,还让不让人活了?”

林悦儿呆了。他们的吵闹早已经伤害了儿子,现在又要殃及女儿吗?等老公出去,林悦儿过去抱住女儿。“妈妈你们要离婚吗?爸爸有女朋友了吗?”看似天真无邪的女儿这么问她。其实孩子什么都懂。

“如果我们离婚,你会怎么样?”悦儿试探了一句。

“我当然要跟你喽!可是我也有点想爸爸。”

“不,爸爸妈妈不会离婚,你放心吧,也不会再吵架。”林悦儿紧紧抱着女儿。

04.心理咨询的林悦儿

林悦儿又一次去找了心理医生,她叫她赵老师,只是这次是她一个人。之前她已经带儿子来过好几次。儿子其实看起来不淘气,温柔,温暖,却在青春期突然叛逆,早恋,迷恋游戏。林悦儿带他来了几次依然没什么效果。赵老师这次让她一个人来。“想让孩子改变,先从改变你开始吧!放弃唠叨,不要焦虑,不要抱怨,不要担心,要祝福孩子,祝福你自己,感恩父母,感恩老公,感恩孩子.....”赵老师如是说。

林悦儿不解。改变自己就能改变孩子了吗?老公那样为何还要感恩他?不唠叨孩子怎么办?........最终她还是忍住了。除了健身,美容,她决定再给自己找点事做,转移一下那颗焦虑的心的注意力。她报了网络课,学画画,学摄影,甚至和女儿一起学英语。女儿写作业的时候,她就在旁边画画,看书。这么过了几天,儿子注意到了学画画的她,忍不住说:“妈,你得这样画.....”手把手教她,儿子是学过素描的。然后,他也忍不住了,坐在她旁边开始画。娘仨突然出现了久违的其乐融融的画面。林悦儿突然有点明白了,也许这就是要改变别孩子先从改变自己开始?

林悦儿开始变勤奋了。听课,看书,学习,写字,拍照,甚至在等红灯的瞬间她也会拿起手机背两个单词。她发现自己不再注意老公是不是回来,不再想窥视他的手机,不再想给他的车定位,不再注意他,她就没那么痛苦了。她痴迷于摄影,脑子里的细胞都在构思怎么拍图,而这样的构思不会让人痛。也不再想喝酒。既然还无力改变,那么就先把它搁置旁边吧。徒然让自己痛苦,让年迈有病的父母操心,让天真无辜的孩子有阴影,又能怎么样呢?所谓亲者痛仇者快,林悦儿突然就坚强了。

不再听唠叨的儿子突然和林悦儿贴心了,开始慢慢变成她的朋友了。她心情大好,每天打扮漂亮,喷一点自己喜欢的香水,化个淡妆,去一下她和老公一起打拼出的公司,然后健身,回家和儿子女儿一起学习。突然的,她身上仿佛散发出了一种光芒。撩她的男人突然就多了。

林悦儿既不接受,也不生气。她开始淡定从容,开始一点点捡回自信。连老公的态度都大有变化。虽然他依旧不肯放手外面那个她,却会酸酸的问林悦儿:“每天打扮这么漂亮给哪个男人看呢?”悦儿不答,想起昨天碰到的那个银行行长诧异而又略显色迷迷的神色:“哟,小林怎么变了啊?我以前还说呢,堂堂梁夫人怎么舍不得打扮呢?现在这么时尚真是好啊……”林悦儿得体的谢他,得体的离开,心里五味杂陈。过去的自己在别人眼里都是什么形象啊?

05.开始蜕变的林悦儿

当你真正的不再惧怕孤单的时候,你就不再孤单了。

以前的林悦儿,会在老公不归家的时候夜不能寐,大眼袋,小斑点,腊黄皮肤,不化妆不能出门见人,如今,她会躺在床上听会课,看会书,构思一下明天该怎么拍图,该怎么写一篇小文章,毕竟,这些都是自己青春年少时的梦想啊,带着这些梦想,她会很快甜甜入睡。儿子女儿看到妈妈这么用功,变的这么漂亮,而且,这么的好脾气,不再骂人和唠叨,不再和爸爸硝烟弥漫,就像一个小文青,兄妹俩被妈妈潜移默化的改变着,林悦儿惊喜的看到了他俩的改变。母子三人达到了从未有过的和谐。

四十岁的时候,林悦儿终于开始学习做自己。自从结婚后,她就丢了自己,现在,她要把自己给找回来。这种心理的改变,林悦儿前后用了半年时间。其中的过程,做起来其实是蛮艰难的。要克制从前的种种负面情绪,负面思想,有时候几乎觉得忍到内伤。最难熬的时候渡过了,林悦儿开始蜕变。她依然没有离开。生活不是电视剧,生活中也很难有罗子君的逆袭,虽然她真的很励志。

林悦儿暗暗的给自己定了三年时间。三年,会带来哪些改变?她不知道。但是她需要这样一段时间让自己慢慢成长,学着真正的做一个内心强大的 女人,做一个内心温柔的女人,做一个会爱别人会爱自己的女人。

四十岁,女人才真正开始绽放。三年,林悦儿期待自己破茧成蝶。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