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夏暖风的女子

2020年第二季度成长小结

准备提笔写第二季度的成长小结,看到目录上第一季度的题目《风(疯)一样的女子》,那是我第一季度的小结。第一季度的自己,享受着学习加量加速的感觉,让自己忙碌,充实起来,看自己还能做什么。还记得当时王老师的一次分享,谈到她开始不给自己塞满所有时间,尝试留点白,慢下来。当时我还说,我反而想让自己越忙越好。

第二季度,来到尾声,我想用春夏暖风来形容自己。在这几年的细火慢炖,酝酿中,内在思绪,情感,涌动着,最后在这个春雨潮湿连着初夏之热的季度里,终究来了一次地震。

第二季度前半段时间,还是延续着第一季度的鸡血状态,再忙碌也尽量及时听课,做作业,也导航鸟窝,试过一周连续5天每天630开窝,也当记录鸟,工作依旧远高于996的状态,刚开始还很享受,接受着赞赏,鼓励,渐渐地,感觉自己越来越不着地了,甚至有点恐惧失控的状态。看不见自己飘在哪个点。状态急转直下,厌恶、反抗、像孩子撒泼,发脾气,坐在地上,谁都不要惹我,动我。一遍又一遍地反问自己,你在追着谁呢?为什么要追着她肯定呢?我厌恶,不想听,不想看,不想说,不想勉强自己。可我又转不出来,后来,我尝试找人把我的感受表达出来,一边说,一边哭。如果不翻聊天记录,我也忘记了当时自己说了什么,只记得一个声音,失控,也许也是因为内在发生着变化。那一场哭诉,像一次排洪,压抑得透不过气的心口,终于舒缓了。大口大口地吸气呼气,像又活过来了。

自那天,我开始更多地觉察自己的念头,情绪,开始允许自己放慢,放空。比如说,导航鸟窝里,尝试收回来,跟着流程,少点随意;又比如,休息天,允许自己放下工作,投入到家庭生活里,做做喜欢的事情,允许自己睡到自然醒,休息天,闹钟也该好好休息了。不知不觉地,想起闹钟,我发现,我也被闹钟绑架了,像催促,那是紧张,愧疚,自责的导火线。

家里也添置了电饼铛,电饼铛不够过瘾,又添置了烤箱,从揉面蒸肉包,擀面包饺子,到煎饼,煎肉,到烤蛋糕,蛋挞,石头面包,烤叉烧,烤鸡翅排骨乳鸽,到慕斯蛋糕,冰淇淋,越吃越丰富,感受着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喜悦。多了生活气息,感觉家里人的面容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因为每一次成功,互相光盘支持,多了很多成就感。老爷婆婆用烤箱可熟悉了。大家围着我做的蛋糕,面包拍照,发朋友群里,是的,连队友也拍照发游戏群,和一群游戏战友分享,还把对方分享出来的方子转发回来,有时候他堂弟一家要过来吃饭,还没到约饭那天,他就跟我说着,要不要做个蛋糕给他们吃。此处注意,他也不是正式邀请我做的,就在厅里,没有特指对象,就说着“如果他们过来怎样怎样,要不要做蛋糕呢……”然后上周堂弟晚上又来吃饭,那天中午,食材来得早,我就开始做慕斯蛋糕,想着大家一起吃也好。队友中午下班回来,看到我一桌面都是盆啊碗啊,搅拌着浆糊状的东西,嘴角微微上扬,只说了句,嗯,我就想有没有做个蛋糕呢。(此处我在心里翻过白眼)晚饭后,蛋糕也定型了,时间刚刚好,一起吃,他们赞不绝口,队友说,下次都不用买美心了,阿,这个疫情阿Man你都学会做很多东西吃喔;小叔子说,要不是今晚吃太饱,我可以把剩下的半个都吃了;老爷和婆婆还说他们生日和舅舅生日,就做个蛋糕就可以了。母亲节那天,我一早做了个蛋糕,因为爸爸妈妈过来吃饭,想着做个蛋糕给他们带回家吃。高要求,很少肯定我的妈妈,也赞说好香好滑好味道,终于愿意把蛋糕带走了。那天下午,我又再做了一个同样的蛋糕,用了不同水果装饰,送给婆婆,队友看着就说,今晚开瓶红酒吧,再庆祝一次母亲节。母亲节那天,送给老人家们的血压计也送到了,时间刚刚好。老爷赞说,我昨天就想买了,真好。至此,我对家人,越来越愿意分享我的财富带来的物质生活享受,越来越少和他们计较谁付出得更多。我们的关系慢慢变得和谐,亲密,真实,自在。

不仅和队友家里的关系、能量有改变,我娘家也悄悄发生了变化,弟弟越来越多地发信息给妈妈,让妈妈注意身体,乖乖吃药,当我知道妈妈很大原因是因为外公也离开了,没有得到很好的关心而身体越来越多问题,我尽量每天都和孩子跟爸爸妈妈视频聊天,哪怕只有几分钟。感觉,妈妈气色也开始好了起来。最近家里买车了,我们从来没想过的事情,竟然实现了。爸爸妈妈也很坦诚的跟我说,买车的事情,钱的事情,他们也叫我去考车,方便以后有车了,可以用,方便带孩子出去。其实,爸爸妈妈也完全没有义务要跟我交代那么清楚,那是他们的钱,弟弟的钱,后来我想,因为我在改变,我自己也开始放松,对金钱也慢慢地放松,他们信我,知道我不介意,也理解,也懂,他们之前的确也帮助了我解决很多很多经济上的困难,尽管是全款买车弟弟用,我也觉得没问题,都可以。一是那是他们的钱,二是那是我弟弟,三是我也会有能力自己买。因为这个突如其来的惊喜礼物,让考车也进入了我今年的计划里。只是没想过,这个月,上周,就报名了。那是因为,我和队友的关系,也悄悄地回暖了。因为他促进,所以我也报名考车了。

五一假期在线上成长营体验课里,我还因为队友会关心表姐的男朋友会不会懂不懂关心她而哭得稀里哗啦,因为他都知道但他都没有对我做过,我很难受,同时,我也反问自己,除了给家里人更多物质生活之外,我又关心了他多少呢?那天晚上,还说起队友想转工作,但就老师只闻雷声响,空余时候还是手游手游烟斗烟斗,买的书也是风尘,越来越看不过眼,想说,还是憋住,吞回去。后来,他的工作时间越来越长,比我还晚下班,休息天也没法休息,在家待命,随时上线操作。他越来越烦躁,越来越大怨气,每次都说不做了,要辞职啦,每次都对着手机对着电脑骂对方。这里我内心也经历了几个变化,最初的鄙视,觉得他就只会抱怨,后来慢慢地理解,看到以前的自己,但我没有告诉他,你不成长就这样了,我以前也这样,我现在少了。我想我要继续成长,继续改变自己,让他自己看到,感受到“为什么我经常要听课,早起鸟窝,要敲键盘写简书”。现在,就留白吧,不说,总比高傲地说出来好,这也是他的体验,经历。留白的同时,我也觉察自己,为什么会受队友影响呢?

我是担心了,焦虑了。孩子今年要上幼儿园了,一直等着幼儿园出招生简章。看到队友这个状态,对新一份工作想做什么要做什么要准备什么都没多少行动的,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样子。我焦虑,这样下去,他说辞职有越来越频繁,我更紧张了,出粮也给得更少了,说要存钱留着辞职失业用。这月相当于我一个人供俩娃,伙食、日用等等了,心里更紧了。娃要上幼儿园怎么办呢?我一个人独立承担吗?那我一份工资也月光了,我想象的存点钱,日后做点喜欢的事也有能力。这下看着就要破坏我计划,梦想幻灭了。心里更加不舒服了。开始抱怨,为什么这么没担待没计划的呢。继续反问自己,我又全身心把自己和孩子捆绑在队友身上了?我全职三年多,是谁一个人承担大部分孩子的生活费用呢?队友。那我最担心的是什么?不是队友,是我的钱,我的物质生活有没有影响。那我可以怎么做?我开始每月存起一点钱,以防队友失业,我也能支撑一段时间,而且我还有工作,我尽力做好我的工作,酝酿更多发展机会,同时继续趁现在大家都有工作,我继续报课提升自己。有了这个大概的想法,我看到自己还是有能力应付的,心也淡定了一点。也提醒自己,放松一点,让财富流动起来,不是困死彼此只能靠眼前的工作才行,相信还有更多的机会,财富会以不同的方式回到我身边。就像弟弟成为车主,我也有了用车的机会,财富就这样来到我身边,眷顾我。队友失业,也是一个很好的契机,与其一潭死水,困在一个没有发展没有钱途的工作中,不如动起来,失业,也是虚位以待,打破一个入口,让新的财源有机会进来。当我有了这个解读,我告诉自己,我评判队友,也就担心队友,担心是另一种诅咒,不信。不如祝福他,更好。

后来对他的抱怨,对他说找工作,也给予更多的正面回应,没过多久,一个朋友给他介绍了一份工作面试。他也说根本没有想过,这个朋友是一个大老板,就是在写字楼经常看到,也聊过几次天,最近不知怎样聊起烟斗,一拍即合,那个老板送了两个用过的烟斗给队友,他们聊得更多了,队友好会聊天的,尤其甘兴趣的事,好会欣赏对方。就这样聊着聊着就聊起工作上的事,说起不顺利,想离职换工作。这个老板就給他介绍了朋友的公司的面试机会,刚好对方缺人。队友一直说,完全没想过突如其来,还有他的一些同事,知道他想辞职,也说愿意帮他介绍。他自己也找了个他定义为保底的工作机会。而这些都是之前从没有跟我说过的。原来他也在为自己打算,安排,只是我之前一直无视他,不信他而已。

再到后来,就是他让我帮他看简历,修改,有时会说,好虚,不真实,怎么就一个星期,就说面试,好像都那么顺利。这跟我找到现在这份工作的感受好相似,我看到他这个因缘比我当时的还好,机会更大。我跟他分享我当时的感受,同时也尝试鼓励他,要相信自己,每天要具体地想象你得到了这份新工作,你可以做什么,你有多开心。尝试让他详细,会心想事成。当老爷婆婆担心他,觉得他是不是胆小,办不了大事啊。我尝试在午饭只有我们三聊天时,分析给他们听,他们的儿子现在可能有的心理负担,也让他们一起给力量队友。多鼓励。那几天,每当聊天,我们都从不同方面让队友看到他的价值,给他信心。面试那天,刚好上午报考驾照体检,他好紧张,表格上的字也看不清,手也抖。面试完,听到人家说要跟其他股东沟通下,他又说可能人家不满意。我说,你要相信,人家也不是闲着的,如果不合适,直接告诉你。这样说,机会大了。他之前甚至觉得自己都不够好,为什么大老板会为他介绍工作。我也同样说,你也不是重要到,人家要冒着被朋友说不靠谱,也要介绍一个“能力不好”的普通朋友一份工作的。人家是大老板,你不好不值得为啥人家要动用私人人脉给你介绍呢。别想太多了,就想着,你是不是很想做这份工作。是的话,就相信你可以做到。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我是变化了,变在哪里,说不出。也因为这份新工作,一定要驾照。所以就要考车了。所以,就有了一起考吧,就考呗。

我感觉到关系回暖的另一个体现是,睡觉的时候,我俩的距离贴近了。记得好久之前,我还哭诉过,他非要女儿谁在中间,嫌弃我啊,我睡他旁边,我俩背对背的,离开远远的。最近发现,他会挨着我,面向我这边睡,我想,熟睡的时候,身体是诚实的。这是他对我放松了,愿意靠近了的表现。

回到前面也提到我开始松绑自己与金钱财务的紧张关系,对财富投以更多的信任之后,它又再次以另一种形式奔跑回来了,队友面试成功了。薪金比之前的高一点,队友满意。我们的经济紧张压力一步步在缓解了。这次我还看到自己终于随喜队友了。以前我还是觉得你不能比我好,你比我好,我就没机会大声说话了。现在我觉得你好,我们都更好了。我要的不是一个人大声唱独角戏,而是,一家开开心心。

这个金钱财富关系的松绑,在工作上也开始践行中,同时开始尝试如何用心不用力地把工作做得更好。自己与各种能量跳双人舞,还要更多地去感受。

亲子关系上,最近感受很多很多,其中一点点是信的种子,心中为等待有备而来就不徬徨。

曾经担心二娃什么时候会戒奶,我反问自己,到底是担心什么,是怕麻烦还是怕负担还是什么?最后他俩自己戒掉了,不是睡前必灌了。

曾经担心他们什么时候戒尿不湿,曾经还数着日子计划入园前要戒掉,外婆也常常提醒那么大,要戒掉啦。我记得唐老师说过,春草青不会强逼孩子先戒掉尿不湿才能进园,每个孩子的括约肌发育好的时间不一样,有些可能到5岁(太久忘记了原话,我表达可能有误)反正我就记着可能需要等到4.5岁。我又反问自己我急着想他们戒尿不湿是为什么?因为哥哥先戒掉中午的我要帮妹妹也跟上吗?是想能省就省钱所以紧张吗?当我反问完自己,我又放下一点点。

然后,有天女儿就说穿尿不湿不舒服,突然就开始戒尿不湿适应期,因为不穿,我每晚醒来好几次,甚至调闹钟醒来叫女儿尿尿,有配合的,有不配合的,有因为自己迟醒了,尿湿的。但也只是尿湿了一次。我尝试将闹钟时间慢慢推后,但还是会问几次,宝贝,尿尿吗?女儿迷迷糊糊回答不尿。然后我每次都提醒,想尿尿记得叫醒妈妈。这时我又反问自己,我为什么那么紧张,要掐着时间锻炼女儿的夜尿节奏吗?是帮助吗?是为她好吗?我是怕洗被子吗?我是不信女儿会有自己的感知吗?什么都帮一把才行吗?然后我又放下一点点。

终于,5月19日半夜,她突然叫“妈咪,屙尿啊”,我开心得跳起。

我尝试着腾出更多空间,放孩子在心上,耐心等待他们,也给自己更多空间看见情绪的起伏,来源,尽量减少误伤孩子,和家人。

第二季度,我更多地在做减法吧,看到自己依赖症鸡血硬撑自己,依赖着别人的肯定,鼓励来证明自己好,所以我在尝试一点点放下来;我看到自己把大家看成假想敌,我找不回随喜的心,花光所有力气拼命想“出人头地”,万众只为我鼓掌,越是这样,我越是无力关注我自己,无力做好我的事情,无力做越来越好的妈妈,妻子,无力好好爱我的孩子我的家人。我也感觉到,也许因为自己的高傲能量,张力,也影响了大家不大愿意留在群里互动。又哭了一场,杂七杂八的错乱情绪,挫折,无力,无奈,不舍,放过自己……我跟自己说,不用追,即使你什么都不做,你也是有价值的,你也能成长起来,没有快慢,都是我独有的节奏,我可以为自己负责了。于是,我又做了一个决定,真正退出了群运营。谢谢等待我,包容我,支持我这个决定的你们。

如果第一季是风(疯)一样的女子,第二季,我觉得自己是春夏的暖风,成长的阳光热情依旧,轻风送爽,让我和大家都能慢慢舒服起来。

期待第三季又不一样的自己。爱你们。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