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心底不可言说的秘密

爱可以聆听,可是它却有些不完美。

你有没有一个秘密,秘密里藏着是你对他不能启口言明的话语,你只能一遍又一遍把他的名字一笔一划的写在润滑的纸张上面,把对他的喜欢一点一滴的记录在精巧唯美的日记本上,一次又一次的出现在他的面前,小心翼翼且又执拗如斯。

一天天,一年年,就像是一日三餐般准时诉说着你对他的爱恋。无论是过去了多长的时间,他的一举一动仍旧是你脸红心跳的仅有的触动机关,从未改变,

陈若轩就是丁一心底的一道伤疤,不管过去了多久,丁一仍然记得自己的第一次喜欢竟是给他造成了怎样大的伤害和阻碍。

那是初中三年级开学,由于是中考的重要阶段,分班便成为了最好的束缚同学们的办法,不过值得令人高兴的事情就是丁一和好友安洁又分到了同一个班级里面。

安洁是丁一从小玩到大的好姐妹,她就像是一个守护神一般待在丁一的身边,为性子怯弱的丁一出谋划策,过五关斩六将,相当于丁一的左膀右臂。就连大人都说丁一和安洁就像是一对双生姐妹一样,走到哪里都会形影不离,相伴数十年的岁月让彼此更加珍惜对方的存在。

“丁一,你听说了吗,咱们班这次转来了插班生,因家里的一些原因说是要在这里借读一个学期,对他的传说是人云亦云,简直把他给神话了。”

“谁知道呢,也许真相就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借读生呢?”

“说你单纯吧,你还不信。这个阶段插过来的学生,十有八九就是在原先的学校里闯了大祸待不下去了,因此想着才来我们的学校。还有人说他父亲和我们校长是多年好友,儿子在原先的学校打架把人家给打残了而不得已才来求得老同学看在自己以往的情份上收下自己的儿子。还有的人说他是为了一个喜欢的女生才动的手,那个场面可惨了,光想一想就很可怕。”

“你说的这么神,就跟你亲眼见过似的。”

“反正不管怎么样,见了他我们离他远远的就好。”

“知道啦,我的大小姐。”

可是有一些人,注定是要被命运给牵扯在一起的,或好或坏,却是只有等我们经历了才会懂得他来到我们身边的意义。

不早不晚,刚刚好。

“同学们,这是今天刚转到我们班的陈若轩同学,大家欢迎,让我们用热情的掌声来欢迎他的加入。”

“大家好,我叫陈若轩。”

老师热情的欢迎,陈若轩简洁有力的自我介绍,同学们一阵又一阵的呐喊声以及背后安洁使劲的拍打声都貌似没有将睡梦中的丁一吵醒。即使是下了课的空档,丁一也不会放过一星半点儿的睡觉时间,再加上每天晚上挑灯夜战是十分耗尽自己精力的一件事情。

丁一的瞌睡,是有情可原的。没办法,谁叫现在是中考的大漩涡呢。

“同学,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丁一,醒一醒,快些醒一醒,这个瞌睡虫。不好意思哦,丁一她可能昨天又熬夜刷题了。”

“没事,你坐下吧,丁一没有同桌,她也不怎么喜欢有同桌。”

“那好吧,我就坐在这里了。”

“以后请多多指教,我叫安洁,你旁边的这位“瞌睡虫”叫丁一,我和她是最好的朋友,你可不许欺负她,否则我对你不客气哦。”

“烦不烦人呢,我说安洁,我的...我的困意......”

“人生若只如初见”对丁一的形容最为贴切,午后的阳光打在白衣衬衫的男孩身上,精致的脸庞以一种静静的姿态望着痴呆的自己,一抹浅笑从嘴角溢出,岁月静好原本最不会符合此情此景的成语用在这个时候的境况却是恰到好处,时间仿佛凝结着不再转动它的齿轮。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从未情动过得丁一竟然遇到了。即使说来有些啼笑皆非,可是她也心甘情愿的踏足那个人的领域。

“安洁,我好像喜欢上了一个人。”

“我的小祖宗,你怎么在这个节骨眼上喜欢了一个人。你告诉我,他是谁我揍死他。”

“我...我......”

“我的大小姐,干嘛吞吞吐吐的。虽然这个时间段不适合谈恋爱,但是我们可以等到中考以后谈呀。”

“其实,这个人你也知道。”

“谁,我怎么会知道,再说了你那么害羞,咱班的男生你都不会轻易地主动与他们讲话的。也就除了你的同桌,陈若轩。不过原先一开始我对他印象忒不好,没想到他这个小子挺爱乐于助人的,不仅自己是学霸,而且也在短时间之内将你苦恼的数学成绩给提了一个质的变化。说起来,自从他来了以后,你的话是变得越来越多,下课也很少见你会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了。啊啊啊,你别跟我说,你喜欢的人......是他陈若轩。”

“不可以吗?我不可以喜欢他吗。”

“丁一,你没发烧吧,你喜欢谁不可以,你喜欢他,你忘了陈若轩是有女朋友的,你不可以喜欢他的。”

“可是喜欢就是喜欢了,再说了我又不会告诉他我喜欢他。”

“傻瓜,你要藏在心里吗,那该有多难受啊,不喜欢他不行吗?”

“喜欢上一个人一旦开始,就没法回头了。”

“那个臭小子,整天嘻嘻哈哈的,没想到你的魂竟被他给吸走了,臭小子。”

“安洁,帮我保守秘密,我不想让他为难,更不愿意让他因我的喜欢而远离我。即使是朋友,我也愿意以这样的身份待在他的身边。”

“你呀,怎么那么傻啊。”

时间过得很快,初三的第一个学期就在丁一悄悄暗恋陈若轩的日子里快速飞过,即使有很多的不舍得,也是没有办法能够停滞住时光的脚步。

陈若轩的借读已经顺利完成了,这也就意味着他要回到自己的城市去,他要和同学们分开了。虽然会有些不舍,但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总会有一天我们会再相见。

“瞌睡虫,你哭什么呀,你再这样哭下去,我都没有办法离开了。”

“为什么,呜呜呜......”

“因为这个城市都该被你的泪水淹了,所以我就走不掉了。好了,别哭啦。这一学期,最让我开心的就是能够认识你们这一群同学,还有安洁,当然还有我的“瞌睡虫”小姐。丁一,你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朋友,在我最失意灰暗的时光里,是你陪我度过。我永远都会记得你帮我带热乎乎的早餐,凉爽可口的饮料,有趣的漫画书;你陪我在篮球场打球的身影,听我孤单寂寞时的无厘头言辞,为我不停歇的宽心,解乏;陪我偶尔打游戏,拌嘴,胡闹等等好多数不清的事情,我都记在心里。丁一,我等你,我在H市等你,半年以后,我们一起像以前一样上下课,玩耍打闹好不好,我们一起努力。”

“好,我们一起努力,若轩,你一定要等我。”

自从陈若轩走后,丁一好像又变回了以前那个平平凡凡的学生,只不过安洁就再也没有见过丁一在学校瞌睡过,她每一天就跟打了鸡血似的刷题,看书,背书,学习像是成了她坚持下去的唯一动力,就连老师也对她慢慢的上了心。

怕因陈若轩走了,丁一会一时想不开,安洁就劝她,“丁一,你别难受,我想你没有告白也许是一个好事,你看他现在走了你也不想要谈一场异地恋对吧,我们要回归自己的生活。”

“安洁,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是若轩说了他会在H市等我,我一定会考到H市。”

“你还要喜欢他,你确定?”

“安洁,等我和他考上同一所高中的时候。那个时候,我会站在他的面前对他告白。”

青春年少的一场喜欢,是我们付出一切都愿意的那种欢喜。为了喜欢的那个人,我们可以突破自己的极限,都想要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在他的面前。然而却不知道的是,那个年纪的我们除了一颗炽热的心一无所有。我们能够做的就是把自己的整颗心都捧到心心念的那个人的面前。

殊不知,命运之手总是不愿意按我们想要发展的剧情走下去,它会悄无声息的带走我们所有的期盼恶化希翼,留给我们一地的心碎和不可回头的恋殇。

半年以后,丁一如愿以偿的考到了H市,仅次于陈若轩学校一所排名第二的高中,至少不管怎样还是离他进了一些。

当丁一拿到通知书的那一刻,安洁抱着她哭的比自己都还伤心。

“安洁,我们不能在一起上学了。”

“傻瓜,你放假又不是不回来了。再说了你要是想我了,只要你一通电话,我立马就会出现在你的面前。只是你从小到大都没有离开过家,叔叔阿姨肯定会伤心死的。前两天,叔叔他们还在追问我你为什么突然之间想要考到外省去上学,还好我机灵,三句两句就把他们给打发了,感谢我不。”

“最爱我的安洁了,我不在的日子里,爸爸妈妈你帮我多照顾点儿,我最信任的人就是安洁你了。”

“知道啦,不过丁一,陈若轩那个小子怎么回事,给他打电话他也没有接。”

“他刚才给我打电话了,说是这两天新生的问题忙得他焦头烂额的。不过,到时候他会去车站接我。”

“这还差不多,要不我还担心到了那里人生地不熟的你该怎么办?”

“不要担心了,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也一样,不要马马虎虎。”

“知道啦,管家婆,还有你的告白,我在这里先预祝你成功哟。”

这一天,神清气爽,正是好日子,下了车的丁一按照陈若轩的指示来到了出站口,正在东张西望的她突然被熟悉的叫声停顿了乱晃悠的脚步,颤抖又激动地转过了身。

如果时间可以重来,丁一宁可选择没有来到这个城市。熟悉的俊脸一步一步向自己的方向靠近,可是自己为什么会觉得他离自己会越来越远呢?陈若轩身边的那个倩影又会是谁呢,难道是他的女朋友?

“丁一,你做到了。”上来就是一个大熊抱,陈若轩就抱住了此刻正满脸恍惚的丁一。

“若轩,她是......”

“哦,忘了给你介绍了,她就是我之前在电话里跟你提起的那个女孩,我前两天接受了她的告白。”

“你好丁一,我是阿轩的女朋友,白子怡,很高心认识你。时常听阿轩说起你,说你是他最重要的‘朋友’。”

明显的敌意来自白子怡的眼中,她紧紧地挽着陈若轩的胳膊,像是宣示主权的看着眼前的丁一,故意把“朋友”二字咬得极其重。

是自己来晚了一步吗?还是老天爷与自己开的玩笑。

“丁一,你第一次来到这里,就让我带你好好逛逛,子怡,你不是学校里还有事情吗,我要带着丁一好好玩一通。”

“好吧,那晚上回去我们通电话。”

“乖,好的。”

“丁一,我就先走了。你要照顾好我们家阿轩哦,他呀就是一个冒失鬼。”

看着眼前两人的甜蜜,深深地刺痛了丁一的双眼,心痛到好像是要撕裂开了般难受,丁一不自觉的弯了弯腰身,用手按了按胸口,想用此法来舒缓一下自己的抽痛。

真的很难受,像是被一把利剑刺穿了似的。

“怎么了,丁一?”

“啊,哦,我好像站了太长的时间,有一点儿晕乎。”

“真是,我竟忘了你可是做了太久的车累到了。走,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一路上的繁华景象,还有陈若轩叽叽喳喳的介绍,模模糊糊中,丁一像是入了梦境般安祥宁静。

看着睡着的丁一,陈若轩这才停下了言辞争分夺秒的战斗。

就这样,一转眼丁一来到了这个城市已经有三个月了,这里的风土人情瞬间友好的把她带入了进去,丁一很快的就融入了大学的气氛中。

不过自从三个月前那一别,丁一总是会若有若无的避开陈若轩,也不再会像以前那样与他说些知心话了,就算是他三番五次的打过来电话,她也会拒接或是以忙为借口草草挂断。

“一一,外面有人找。”

“谁呀?”

“难道是安洁来看我了。”

“不是,不过是一个超级大帅哥,哎呀,你听到我说的话没!冒失鬼,臭一一。”

以为会是安洁的丁一,风风火火的跑到了宿舍外面,可是东瞅瞅西望望,就是没有见到她的影子。

以为舍友又在捉弄自己,丁一气呼呼的想要转身离去。

“丁一,我在这里。”

“你终于舍得下来了,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

隐匿在大树下的陈若轩,出现在了丁一的面前,一脸愤怒的看着眼前惊慌失措的丁一,想要开口说她一顿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两个人就这样静静的望着对方,一声不吭显得诡异极了。

后来,丁一带着陈若轩来到了校门口的一处安静的奶茶店,环境很是优美,可是此时的人却寥寥无几。

“丁一,你在躲我。”

“没有,我只是在忙着......”

“那些都不是借口,你在逃避什么?”

“我没有,我就是在忙,你不是很忙吗,都没有时间陪你女朋友了。”

“丁一,你在别扭什么,我在和你说我们两个的事情,这又关子怡什么事情。还是,她跟你说了些什么。”

“没什么,只是你不要动不动就跑过来了,你还是哄好自己的女朋友吧,否则她又该吃一些不该吃的醋了。”

“子怡她这个人就是这样,大大咧咧的,说话从来都不过脑子,你不用在意的。不管她说了些什么,我替她向你道歉,可是不能因为这一点儿原因,我们就不能做朋友了。我跟你说过,你丁一是我这一辈子最重要的朋友,不会因为谁或是因为什么事就可以影响了我们之间的感情,你知道吗。”

“可是,我会在意啊。陈若轩,我会在意,我会在乎你们之间的一切,不是朋友之间的嫉妒,是因为我喜欢你,我喜欢你,陈若轩。从很早以前我就很喜欢你,从我见你第一面的时候我就很喜欢你,我以为我可以缄口不言对你的喜欢,我以为我可以以朋友的身份陪在你的身边,我以为就算你交了女朋友以后我还是可以坦然的面对你。可是,陈若轩,我发现我做不到,别说你想让我跟你们一起出去玩,就连当初你来接我时,当听到你把她介绍给我的那一秒我就已经受不了了。陈若轩,怎么办,我原本是计划好的,等到考到和你一样的学校就和你告白,然而没有想到,我还是晚了一步。如今,我还能怎么办,只有不见你,我才能不想你。”

“丁一,你......”

“看吧,就连你也接受不了我的告白,还是吓到你了,不过说出了这么久的秘密,我好像突然开朗了许多。若轩,也许这些天是我发了疯,你回去吧,我下午还有课,就不送你了。”

丁一不敢再多看陈若轩一眼,便急忙想要离开此地。她害怕再晚一步,眼泪就会止不住的掉下来。

丁一不愿意在陈若轩的面前落泪,可是就在她从陈若轩身边走过时,自己的手被陈若轩给拽了住,接着他也站了起来。

“丁一,我们还是朋友,对吗,你说过你会一直在我身边的。”

“对,我永远都会是你的朋友。一直一直,永永远远。”

在眼泪掉下来的那一秒钟,丁一迅速的跑出了奶茶店,带着不可回头的决绝,和碎了一地的玻璃心片。

从那以后,丁一对陈若轩的喜欢就变成了心底谁都无法触碰的一道枷锁。别人进不去,她也出不来。

多少年以后,每每想到那一天的情景,丁一都会手抚胸口,轻轻拍打,也许只有这样,自己的心脏才会减少几许疼痛的重量。

丁一是陈若轩这一生的好友知己,地位从未撼动。人人都知道,却又不敢轻易地去揣摩他俩之间的关系。

多少年过去,陈若轩身边女友如数,却没有一人抵得过丁一在他心底的分量,不过也只是朋友罢了。

只有丁一自己心里清楚,对于陈若轩来说,自己是朋友,更胜似是亲人,可是唯独不能是恋人,这也恰恰是丁一心底仅有不可言说的秘密。

原来,喜欢的背后是心碎的感觉。喜欢从来都是两个人的事情,如果只是一个人的一厢情愿,那么到最后受到重击的就只会是自己,怨不得其他人。

爱的背后不是恨,是深爱,是宽恕,是守护。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