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被逼成网红直播上课的背后,多少家长的无奈与心酸谁能懂?

 ​​ ​​​​​​​​(文 / 徐亨福)

​继“陪娃写作业被逼疯”之后,中国父母怎么也没有想到,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居然会再一次被直播网课逼到无路可退,集体疯掉。

1

事件的起因源于2 月10 号,原本是很多地方中小学开学的日子,然而受疫情影响,多地中小学推迟开学,但是本着“停课不停学”的原则,绝大部分都采用线上网课的方式开学。

有报道称,首日线上上课人数超 2 亿。

在这2亿人数中,同样被逼疯掉的还有各地上网课的各科老师们。

而近日,济南章丘的数学课苏老师就凭借首次直播事件登上热搜,成为“网红”。

只因为第一次在家操作直播不熟悉,把美颜开到了满级,红扑扑的“腮红”美的令人窒息。从他的开场白能明显感受到为了此次网课直播做了充足的准备和投入了极大的热诚,但是不怕老师太认真,就怕家人凑热闹。

他声情并茂地说着说着,旁边出现了家人的声音,他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责怪家人打扰他工作,而他家人说:“直播,你可以删啊,你还想一下子就完成啊。”

严肃的外表和美颜美化的可爱妆容下,这位数学老师被逼疯掉的无奈可见一斑。也代表了千千万万被迫“营业”的老师们的心声。

网友“甜小样儿”点赞留言:老师也没想到这把年纪会火到全国人民认识他。

而更多老师们在网上和直播平台上更多第一次上课的窘态与失态更是成为网络大型“翻车现场”。

比如直播上课第一天,老师们的开场白如出一辙:“同学们,能听到老师的声音嘛?喂,喂~听到的同学回复1……”

紧接着再问:“现在能看到屏幕吗?没有黑屏吧?能看到老师吗?网络不太好,是不是卡住了?”当进入直播状态后,隔着屏幕都能够感受到一波接一波的尴尬——

有的老师忘记了给自己开话筒,全程卖力讲课,最后学生和家长一句也没有听到;

有的老师开了全员禁言,还一个劲地要求学生互动反馈,可是,出不了声的学生们也很冤枉啊;

一位数学老师以为直播间就自己一个人,休息时点了一根烟想放松放松,可是随即便被直播平台因“内容涉嫌违规”被无情“封杀”,要求下架整改;

更多因为网络人满堵塞、延时、卡顿所造成的,当老师把话筒切到某个同学要求回答时,已经提到第二个问题了,这个同学才看到第一个问题。

直播接近尾声时老师挽尊:“第一次直播上课,让我们一起慢慢熟练,慢慢适应吧。”

更多参与网课直播的老师无奈而心酸地表示:

“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当上女主播。”

“一不小心而成了网红。”

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感到悲哀?

不怪他们不熟悉直播操作流程,也不能笑话他们直播时面对空气不断在老师和学生的角色之间来回切换的自问自答。

真的要为这些认真付出的老师们点赞。

2

除了以上老师们的崩溃与无奈,作为听课方的学生和家长所面临的网课“暴击”更是让他们本来已经脆弱的心理防线彻底“击溃”。

第一天开学要有仪式感。

于是,就看到了学生穿着校服站在自家客厅在线升国旗唱国歌。

甚至连课间眼保健操都要在家同步完成。更夸张的是体育课也要在家完成跳绳、跑步等规定项目。

楼上楼下因为家中吵闹引发的矛盾被点燃之后,只能无奈地解释:“不好意思,我家孩子在上体育课。”

至于老师一贯地拖堂、要求按时打卡、在线点名、唠叨等相比之下的小问题就无需多言和横加指责了。

毕竟,这是一次”创新”的大胆尝试和“谁还没个第一次啊”,大家忍一忍就过去了。

可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同样被这一届网课教学全面击溃的每一个师生背后的每一个家长,更是足不出户就享受到了累觉不爱,恨不得把自家娃送人的苦楚和心痛。

一声声叹息代表了众多在家陪娃看网课直播的父母心声与呐喊:

“明明没有开学,却比开学还累。”

“如果幼儿园也要开网课,天啦!一群家长孩子看一个沙雕的既视感。”

“怕直播的时候,学生听不停不是很清楚,他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叔叔阿姨们倒是听得很认真。”

而比观看网课直播更让家长们抓狂的则是复杂到如编程一样的操作流程。

需要下载数个APP,然后联网、调适,定时定点观看学习,随后还要拍照上传作业……

一系列的浮躁操作简直把家长逼成了网络高手。

难怪有家长留言:“网上能上课,直接取消学校吧,全国统一每个年级一个老师就好了,反正都是家长管,老师们可以再就业去了。”

当然,这只是一句无奈地气话,可是,疫情严重被困家中的当下,一味地一刀切地实现网课直播,说的好听点是“为了孩子不耽误学习,能够让孩子居家也能不拉课”,一切都是为了孩子。

可是,从根本意义上来说,这明明就是一种“一刀切”的不切实际的“懒政”和形式主义、教条主义和背后“功利化”利益的博弈。

当教育越来越多地受到行政干预和功利化裹挟时,教育就成了谁都能捏一捏的橡皮泥和竹筐,今天被捏成正方形,明天又揉成一个圆,后天又要求长方形,最后变成了真正的“四不像”,看起来适者生存,其实就是一个软柿子。随之而来的就是什么都往这个竹筐里装,什么都可以往这个竹筐里装。

学校曾经是一方神圣不可侵犯的圣地,如今却披着神圣的外衣被不断侵犯蹂躏,哪里还是教书育人的场所。在早上晨会晚上晚会,三天一小会五天一大会,月初分析会月末总结会,年中年末报告会的紧张会议中,老师哪里还有心思和时间去好好教学,本职教学成了副业,主业成了应对各种会议和检查及完成下达的各种文件,只能抽空教学生或者辞职(“35岁,我从公办小学裸辞了!”累觉不爱的不是繁重的教学,而是这一点)。

而即使在本来已经够多够杂的网课软件的夹击下,钉钉都已经被小学生喷到下架了,近日,教育部整合国家、有关省市和学校优质教学资源,要求在延期开学期间开通国家中小学网络云平台和中国教育电视台空中课堂,免费供各地自主选择使用。

平台资源包括防疫知识、红色教育资源、专题教育资源,及从小学至普通高中的主要学科课程资源,课程时间一般在20分钟左右。国家中小学网络云平台自2月17日起开通。同时,中国教育电视台4频道通过直播卫星户户通平台向全国用户传输有关课程,覆盖偏远农村网络信号弱或有线电视未通达地区。为丰富学习资源,还组织部分省级教育部门及中小学免费向全国开放网络学习平台或网校。

又是免费,又是自主选择,听起来美好,可是,人人都喜欢免费的,但是,难道你们不明白,免费的往往是最贵的吗!

如今的网课直播大战就像是多年前的“百(外)团(卖)大战”一样,一窝蜂地为了抢占客户和流量开展数亿补贴,回馈网友,免费送餐,可是最后又怎么样呢?

在免费外衣的残酷厮杀之下,最终只剩下了美/团、饿/了吗两家独大,就连Baidu旗下的“糯米网”都成了一个摆设。

而再看看如今强到没有对手的美/团、饿/了吗,一方面针对商家高额抽成,一方面又针对消费者很难吃到物美价廉甚至低价的外卖了,而那些传说中月入过万的骑手根本就是他们对外招聘宣传的一个幌子罢了。

如果真的每个骑手都月入过万,这么好的工作为什么还要经常招聘呢?更何况真正凭借一单一单送外媒能达到月入过万,那几乎也要在18小时耗费掉全部的时间和精力且几乎不能有差评了。

想想都不寒而栗和感到心疼!

而谁都明白,如今是流量为王的时代,强大如“BAT”都在动辄都是百亿补贴的加持下抢夺网民资源和流量,然后把持流量高低不断打着“免费”和“补贴”的幌子收割韭菜,掏空你的钱包,到了如今的网课直播大战,你又能相信他们的免费真能让每个孩子学有所成,学有所用吗?

无非是一个“利”字当头罢了。

3

网上相关的问题也有很多,比如:“疫情之下学校延迟开学,你是否支持老师在网上授课?”

很多备受摧残的父母纷纷留言:

疫情期间,停课不停学本来是好事,我们也相信教育部门的出发点是好的。

可是,一位37年教龄的小学班主任及语文教师“春天的深谷幽兰”的留言一样:

个人认为小学根本没有必要进行网上授课!

1、今年过年早,这个学期比较长,3月1号开学也完全可以上完课程;

2、即使推迟到3月15日以后,完全可以延长暑假,为什么非要网上授课呢?难道不是跟风和形式主义吗?孩子们一天在手机电脑前眼睛受得了吗?

3、每个孩子家庭条件不同,自觉性不一样,网上授课是否能按时按质学习,达到学习效果?如果良莠不一,开学更麻烦,是重讲还是不重讲了?

4、现在的孩子阅读时间少,阅读量小,何不利用这个假期引导孩子们静下心来多读一些书,激发孩子们的阅读兴趣,增加孩子们的阅读量呢?

5、难得家长孩子一起休息在家,何不引导孩子多关注社会热点,社会新闻,培养孩子的社会责任感!

基于这些,我强烈建议:不要跟风,不要一股脑的上网课啦。

如果非要孩子在家养成一个爱学习的习惯,网课直播当然也不能全面否定,但是一股脑地全面上马显然并不是明智之举。

很多无奈的父母也请求:

“人生学习时间很漫长,真的差那么一两个月吗?”

“各地方、学校各自为政,家长焦头烂额,赶紧明确叫停学校网课吧!”

知名教育家尹建莉在微博呼吁:

请求,上至教育部下至各级教育局,能不能下个文件,让学校、幼儿园、教师,不要再搞网上打卡、上传视频之类的事了?非常时期,养精蓄锐,消停点是不是更好?任何事都需要留白,并不是填得越满越好。儿童成长需要空间,需要闲暇、娱乐、无所事事。平时孩子们就够累的,教师们也非常辛苦,利用这个特别的时间大家都休整一下,是不是更好?现在医生们在忙,老师、学生和家长们也没得消停,网课、各种签到打卡,甚至幼儿园还要每天打卡,还有要孩子们给战斗在一线的医生叔叔阿姨们写信,还真发给医院,这不是添乱吗。老子说“持而盈之,不如其已”,人生就像倒水,不能倒得太满,要适可而止。儿童是特殊的人,需要更大的成长空白,平时他们的时间就被各种事情填满,在这个特别的时期,成人世界的恐慌一定会感染孩子,我们的责任是在这个时期让孩子生活得轻松愉快,而不是用他们的时间和精力来满足行政需求。教师和家长们也被裹挟其中,叫苦连天。少就是多的道理人人都会说,行动中人们却总是唯恐做得不够多,越多越好,少做一点就不安了。形式主义的东西全部是垃圾,放到哪里哪里就有臭气和污染……形式主义对社会的荼毒真是罄竹难书。当下,不出门就是对控制疫情的最好贡献;同理,不搞网上各类形式主义教育,停止各种折腾教师和学生的活动,就是对教育的一种贡献。

最后,想说一句,如果实在觉得孩子无聊,怕影响学习,那疫情期间岂不是父母陪伴孩子最好的时光吗?都说陪伴是最好的老师,那就让这种其乐融融的陪伴多一些,让教条主义和功利主义少一些,如果非要学习,教书育人是两个互为因果和不可分割的关系,除了课本上既定的知识,生活中育人岂不是恰逢其时。

父母陪孩子看一看优秀动画片《小猪佩奇》、《爱探险的朵拉》、《小马宝莉》甚至国内的《大头儿子小头爸爸》《熊出没》(此处没有收广告费)都是一种育人啊!

书本知识固然重要和要持续学习,但是首先学会做人难道不比死记硬背那些书本知识更重要吗!

(注:图片来源网络,侵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