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我是耳朵郭。爱好写东西的文盲。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中午坐在工作的地方,我托着腮帮子,盯着放在桌子上黑屏的手机发呆。一整夜不睡带来了强大的不适感——头晕,我晃了晃脑袋,发现并没有减轻症状。思绪也无缘由的重归脑际,映像里,近两年内,我这是第一次这样一整夜不睡,反复在思考一个问题:如何填充自己精神世界的贫瘠。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想起了我为数不多的朋友里,唯一一个让我佩服他的学识与想法的,相识十年的老同学。每次需要精神层面的沟通时,我总会与他讨论一翻。当然,这次依旧不例外,我打开微信,把我的不安无力全部码字给他发了过去。

探讨的过程依旧如往常那般,我在他那里就如同他在我这里一样,都是属于层次面比较高的人,纵然会说出很多消极低沉的话语,依旧可以有条理的在肯定我的同时,并给予我疑问的解答。也许,是相识太久,了解太深,见证了对方所有的努力,才会这样互相认同对方吧。

在我俩的你一言我一句的探讨下,时间过得真快,不知不觉谈话已经结束了。在会话尾声,不禁地做了复盘,通过以往和当下的状态,决定了对未来两年做一次规划,关于精神世界的规划,更期待在生活方式有质地提升,深刻地认知,和高度自律,也许这样才会得到自由,实现自我世界最高的精神文明。

1,读书

虽然读书一直都是我的一大喜好。我在读小学的时候,就开始拿着我哥哥的高中语文课本,囫囵吞枣般读鲁迅先生及叶圣陶,莫泊桑的文章,以至于在高中那个年龄学到这些时,我是那么的趾高气扬,不屑一顾。

但是,我却只热衷于读各种各样的小说,从青春期时读饶雪漫,韩寒及郭敬明的作品,到现在读村上春树,东野圭吾的佳作,甚至有时候都想买本常人无法品赏的《金瓶梅》来阅读,感受另一番文学。

沉迷于各类文学小说中的结果就是,我除了会写一些很差的故事外,并没有给我留下太多的哲学性东西。

也许,是我视野太小,只能看到有趣的东西。在今后的日子里,还是需要扩展下知识面的,从哲学到故事,从故事到百科,都是我需要普及的。学识越充裕,思想越多元化。大概也就没有时间这般无病呻吟了吧。

2,技能

也许是我平常如同邱莹莹般处世方式,使得一些与我同一层次面的人,对我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后,发现我一些在美术方面微有的天赋以及,并不太好的写故事能力,会对我从头到脚赞扬一番。再深处一些,大多都会用“大智若愚”的词语来形容我。

而只有我自己明白,我依旧无一技之长。

我有天赋,总是把责任推给家庭,我的家庭并不允许我去学习钟爱的美术,当时,也并没有允许我继续读书。但是呢,我找工作时,面试的人并不会听到这些就把学历门槛为我降低。

自己做的妖,总归要学会自己买单。之前,在读书与美术问题上,我总是在逃避,并不承认这里面我自己的原因也占了很大一部分。

没有机会接受专业教育学美术又如何?明明是你自己放弃了每天挂在嘴巴喜欢的不得了的画画,却又总是为自己找理由开脱。

有天赋并不代表会,我想我需要好好规划考察一下,利用闲暇时间,或自学,或接受专业教育,习得一项技能,所谓技多不压身,总无坏处可言。

3,交友

十六七岁时的我,我是一个标准的文青。对于择友方面,也秉承着“无文青不相交”的原则,当时虽也会无病呻吟,却也落得圈子简单干净快活。

可惜,毕业没多久,我异于常人的适应能力,就让我快速融入社会这个大染缸。文青这个词语,也与我背道而驰。

我开始由于工作或生活的需要,混迹于各种并无关联的圈子,各行各业、优秀糜烂的人我都认识。这样子便促成了我独木成林,自己一个人成为一个圈子。这也大概就是我时常感到孤独的原因吧。

独木成林所带给我的好处便是,与哪个人都可以偶尔交谈下,然后依旧可以享受安静纯粹。

有得必有失,同时,我的阅历见解,也都驱于止步不前的状态。偶尔遇到一个见解独特之人时,我的“草包”特质就再也掩盖不了,将自己赤身裸体般展现出来,怕是,要闹出不小的笑话。

所以,选择一个高质量的圈子变得尤为重要起来。我必须收起我那打娘胎时就开始尾随我的亲和力与感染力,用脑袋去交友择友。不可来者皆迎。

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古人智慧远远凌驾于现代人之上。要想变成怎样的人,就先要结交怎样的人。

我并不太擅长写一些计划或者彰显主题类型的文章,但是我还是努力词不达意地写出来。只是为了给自己辛苦失眠一夜一个交代。
同时,我的问题也是两条腿行走在柏油马路上的大众最常见的问题。今天,我给自己制定一个目标与规划,同时也希望,可以或多或少的带给大家一些帮助。

无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永远无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