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交易(50)

96
情路幽兰
19.9 2019.02.20 12:40* 字数 2978

[情感]《交易》总目录

第五十章  只可执手  不能偕老

管主任的自杀让依婷有了深深的罪恶感,她原本只是想让那个骂她侮辱她的疯婆子受到点惩罚,却不曾想管主任会这么经不住挫折,心理这么脆弱,做事这么极端。

不敢在老家多呆,依婷像个逃兵一样,买了回省城时间最近的一班车,匆匆逃了出来。

回到了省城,见到了第二次到车站接她的鑫哥,依婷瞬间热泪盈盈。回到了鑫哥的家,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依婷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虚脱了一般,躺在床上泪流不止。

依婷的表现吓坏了鑫哥,他坐在床边,一边询问发生了什么事,一边不断为依婷擦拭着眼角的泪。

鑫哥的温柔呵护让依婷倍感温暖和安慰,她索性伸出双手,揽住了鑫哥的脖子,投入鑫哥的怀抱,放声大哭起来。

“阿婷,发生了什么事?”鑫哥在依婷耳畔轻声问道。

“呜呜呜……”依婷不语,呜咽不止。

“别怕别怕,傻丫头,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就是发生再大的事,你不是还有我吗?告诉我,这次回家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是谁?我帮你去修理他!”鑫哥从来没看到依婷如此伤心,如此柔弱,像只刚从猫抓下逃生的小鸟一样惊恐不安,这让他突然之间生出一种想保护依婷的念头,他抚摸着依婷的头发,露出男人的本性。

“没有人欺负我,我就是觉得做人好难好累……呜呜呜……我害了他,可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那么黑心肠的女人……”依婷哽咽着絮叨不止。

“我知道你不是个坏女人,别哭了……我们虽然不是夫妻,却也彼此相依相伴,如果你能信任我,说出来我听听……”鑫哥给依婷擦了擦眼泪,把她的身子轻轻扳倒在床上,伸出胳膊,让依婷枕着,然后与依婷并排躺着。

依婷透过朦胧的泪眼,看到了鑫哥脸上的关心,感受到了这个男人此刻的温情脉脉,她忽然之间觉得特别幸福。“鑫哥,我们可以都不在乎各自的过往吗?你是关心我的对吗?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傻丫头,有些事不是说忘就能忘掉的……”鑫哥揽着依婷的胳膊紧了紧,把依婷的头埋进自己的胸前,“我们这样不是挺好吗?彼此怜惜,相濡以沫……”

“我想……”依婷犹豫着。

“别说了,来日方长,我们之间的事还是交给时间吧……告诉我这次回去遇到什么事了?”鑫哥打断了依婷想说的话,又追问着。

“我害死了一个人……”此刻的依婷也迫切想找个人诉说,在鑫哥的询问下,她把事情的经过从头一一道来。

“傻丫头,你别难过了,管主任的自杀与你没有任何关系。你看啊,一来钱是他主动借给你的,二来你也卖了房子把钱还了,三来你和他是清白的,要说有点什么,那也是管主任自己想沾你便宜;这事要怪就怪他自己,一是怪他自己眼瞎娶了那么个悍妇,二是怪他自己心理不健康,遇到这么点事就想不开,根本算不上个男人。你不要再责怪自己了,世间万事皆是缘,夫妻之间有的是福报,有的根本就是孽缘,这不是外人能改变的。事情已经发生了,你的生活还得继续,千万不要背着包袱过日子啊……”鑫哥竭力替依婷开脱着,安慰着她。

依婷在鑫哥的劝慰下,心里轻松了不少,她也哭累了,就在鑫哥的怀抱里不知不觉睡着了。

时光如水,逝者如斯。年底了,鑫哥把公司的美女帅哥叫在一起,去酒店定了一桌,吃了个饭,喝了点酒,热热闹闹一场后,大伙就各自带着给家人朋友的礼物回老家探亲去了。

依婷在鑫哥走后,磨磨蹭蹭不愿往回走。她依然会经常想起管主任的自杀,每每想起,她就心情低落,郁闷至极。尽管她不愿回老家触景伤情,但经不起爸爸妈妈的催促,怕父母伤心,她最终还是打起精神,回家过年了。

过了初五,依婷就借口有事,买了车票,急着回了省城。

一个人守着空房子,依婷很是孤单寂寞。她郁闷的时候,就会不自觉地想起鑫哥,鑫哥的阳光帅气,鑫哥对她的照顾和呵护,鑫哥对她柔情蜜意,甚至还经常想起床上的鑫哥跟她做爱时的体贴和霸道……想着想着,依婷就有点泪眼婆娑。特别想鑫哥时,依婷就她给他发信息,问他什么时候回来,发了五六遍,鑫哥都是回复:家里有事,过几天再回。

寂寞无聊期间,逄院长发来信息,说是聚聚,依婷应邀而去。后来段主任打电话说几个朋友一起坐坐,依婷又是依约赴宴。

但是不管与谁相聚,依婷不再愿意与男人行苟且之事。她对逄院长说“来了特殊情况,不方便”;她对段主任说喝多了要去洗手间,然后偷偷溜走。

回到家,躺在床上,依婷就在默默思念,她想鑫哥,她祈盼着鑫哥赶快回来,但是她又不敢太主动,不敢打扰他,怕他讨厌自己。想起鑫哥,依婷觉得自己有时心里像吃了蜜一样甜,有时又像喝了陈醋一样酸,这样反复几天以后,她明白:她肯定是爱上了鑫哥。

是的,依婷又恋爱了,这一次,她爱上了一个放荡不羁的男人,但她压根就不愿去想他的过往,她现在只记得鑫哥对她的温柔和呵护,她现在只在乎他这个人,她只想为他而改变自己,只想与他厮守一生。

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依婷决定等鑫哥回来就向他表白:只要你愿意娶我,我愿意跟所有男人断绝来往,一心一意只爱你一人。你让我向东我不会向西,你让我做饭我不去洗衣,我会乖乖听话,做一个安守本分的好女人,做你的好妻子!

等啊等,依婷觉得度日如年,干什么都提不起劲来。

出了正月,过了二月二,终于等到了鑫哥要回来的消息,依婷满心欢喜,收拾屋子,装扮自己,买菜做饭,忙碌不已;做好饭菜,插上蜡烛,一切就绪。

当鑫哥推开门出现在依婷眼前时,依婷放下手里的酒瓶,像个热恋中的女人一样,疯狂地扑到了鑫哥的身上,不管不顾地吻上了他。

鑫哥将行李箱顺手拖进来,关上门,紧紧搂住依婷,用力地亲吻着,直吻的依婷觉得有些气短,俩人才分开。

依婷注视着鑫哥,鑫哥凝视着依婷。“鑫哥,我好想你!”依婷像个初恋的少女,羞红了脸。“你也想我对吗?”

“想!”鑫哥毫不犹豫地回答。

“那你娶我好吗?我保证以后做个本分的女人,只伺候你一个,只爱你一个!”依婷目不转睛地期待着鑫哥说“好”。

“阿婷,别天真了好吗?不管我们如今有多爱对方,我们都抹不去不堪回首的过往。现在我们可以不提,但心里都会有疙瘩,早晚有一天,我们会彼此嫌弃……”鑫哥理了理依婷耳边的头发,继续说:“不要再提这事了,我们只可以相濡以沫,不可能白头偕老。”

“我改也不可以吗?我保证以后不让任何男人碰我,我保证只忠诚于你一人!”依婷信誓旦旦,努力争取着。

“说什么都晚了,阿婷。”鑫哥叹了口气,说道:“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晚才回来吗?我已经结婚了,对方是我们那里邻村的,她很喜欢我,比我小十岁,人很老实本分,经常去照顾我的父母,我也不想让父母再为我的婚事操心了,就娶了她,好安安稳稳过日子。”

“你结婚了?”依婷不敢置信,眼泪忍不住簌簌掉落。“那我怎么办?我爱上你了,怎么办?”

“阿婷,我们仍然可以这样生活下去啊,她在老家帮忙照顾我父母,我不过就是每个月多寄点钱回去,一年回不去三五趟,你要是没找到合适的,可以一直住在这里,我还可以像以前那样照顾你。”鑫哥擦去依婷眼角的泪,又说:“别哭了,咱们吃饭好吗?我有些饿了,吃过饭,我想搂着你好好睡一觉。”

“我想做个好女人,可为什么你却不给我机会?”依婷哭着,双手无力地拍打着鑫哥的胸膛。

“阿婷,我们无需强求改变,一切顺其自然吧。千万不要把感情都放在我身上,别忘了你还得努力挣钱养儿子,你说是吗?”鑫哥抓住了依婷的双手,拉着她来到了饭桌旁。“你瞧,费心做了这么多好吃的,再不吃就凉了。”

是的,自己再怎样改变,也改变不了为了钱伺候男人的事实。依婷清楚了自己在鑫哥心里的地位,她不再纠缠,擦干眼泪,露出苦笑,陪着鑫哥吃起饭来。

依婷郁闷憋屈,这一顿饭吃的那叫一个窝心啊!唉……

小说连载《交易》
小说连载《交易》
16.2万字 · 3.2万阅读 · 44人关注
小说的女主角叫萧依婷,是80年代后出生的,家庭条件一般,读大学时谈过恋爱。但因家庭变故,她为了给父母凑钱治病,舍弃了与他恋爱两年的男朋友,在恋爱期间就背着男友与一位有钱人睡在了一起。 大学毕业后,她应征到一家公司,又做起了老板的贴身秘书。后来老板为了自己的家庭,在他有意的撮合下,把她嫁给了公司的业务员。 原本老公很疼爱她,但她却不珍惜…… 一个女人,一直靠着自己的身体在工作着…… 这不是一个个例,这是当今社会的普遍现象,如果亲们对我的构思感兴趣,就请关注我的更新,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