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杯茶 | 21   人无再少年

图片发自简书App

心里突然放下一个人之后的空虚实在有点不好受,可这或许就是要经历的过程。

乔知偶尔会想起曾经跟辛召南在一起时那些或愉快或悲伤的片段,有些记忆明明鲜艳如昨,实际却永久地成了过去式。那些斑驳的伤口,也从一开始渗着血到后来渐渐愈合了。

如果说一开始决定留学是为了逃避分手这个现实,那么如今她也可以坦然面对了。有些事情冥冥中就已经注定,而不是当下随机决定的结果。很久很久以后她回望过去,才发现原来真正的放下是悄无声息的。

苏婷婷的二外是德语,整个大四乔知都在她的帮助下认真地学习着。相比起英语,德语好学许多,只是每次讲完一句话乔知都要喘上好大一口气才行。当然,也有很让人抓狂的地方,例如乔知始终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名词要分阳性、中性和阴性?为什么明明是小女孩,却要用中性名词表述……除此之外,学校方面的申请,德语考试,出入境证明,资产证明这些也同样弄得她头昏脑涨。因为不是学校方面的交流活动,一切都只能靠自己。好在德国那边Richard已经替她安置好了,减少了她很多的忧虑。

所幸,忙碌的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转眼她就拿着机票即将登机。乔知想起一年半前登机是为了表演,而这天,望着明晃晃的大厅,人来人往,无人顾暇她的场面,就像是她人生历史上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当时却不起眼得像电影中一个可有可无的镜头。乔知抱着爸爸妈妈,有种说不出的难受。她一个独生女,按着自己的意愿做各种决定,却得到了父母一如既往的支持。

飞机冲上云霄的那一刻,祖国并没有为她布下一片蓝天,外头淅淅沥沥的雨水打着窗户,也打湿了乔知的心。她突然想起高中时背过的柳永的词: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那一刻,她做好了过上“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的准备。

人生第一次到异国,飞机落地时,乔知就直接感受到了地域文化的差别。大概由于人口较少,机场里安静得可怕。刚刚通过入境检查,乔知便看到了接机的Richard。他走过来,替她拿好行李,将她领上自己的车。

“Chloe,好久不见,你更漂亮了。”Richard眨着蓝色的眼睛朝她露出阳光的笑容。

“Richard你再这么甜我可受不了了!”乔知迎着他的笑容,也绽放出一个芬芳甜美的微笑。谁还不会笑了,科科。

Richard被乔知的微笑眩晕到,又接着说:“我是认真的!Chloe你就像一块甜甜的棉花糖。”

乔知对这个形容不知如何回复,只是把话岔开,问起了德国的风土人情以及需要注意的事项。身在国外还是保住小命要紧,对于Richard的每句叮嘱乔知都谨记在心。

到学校正式报到后,乔知便住进了学生宿舍。那是一栋典型的欧式建筑,带着巴洛克风格的宿舍楼,让乔知莫名地从心中涌出孤独感。

刚进宿舍的第一天,乔知冥冥中生出了一种不祥的预感。P大的宿舍是两人间,外带一个客厅和阳台,环境比乔知大学读的学校要好上许多。唯一一点不好的,乔知倒也说不上来,就是觉得来自法国的舍友Emily有些古怪。

事实证明乔知的第六感还是挺准的。Emily主修不是钢琴,而是大提琴,经常要背着琴走来走去。而由于Emily个子娇小,乔知时常看到的一幕就是一个大提琴在走路……乔知第一天搬进宿舍的时候,Emily正在校对琴谱,头发乱糟糟的,表情又十分严肃,根本没有要搭理她的意思。乔知整理好自己的东西之后,拿出家乡的特产递给Emily时,她也依旧是一副不苟言笑的模样。

乔知觉得自己尽了本分,也就不太纠结Emily的态度。更何况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她开始自顾不暇了。

乔知原本以为Richard会是指导她的导师,全然忘了Richard主修的是指挥。因此她要见到Richard,除非她有能耐进入P大的首席乐团,要不,就是去上他的选修课。

新学期刚开始,乔知就很给面子地选修了Richard的课,而Richard也会在每次课后都带她去吃中国菜。乔知跟Richard唯一的共同点,就是俩人都是中国菜的狂热爱好者。Richard在中国呆了一年之后,就对中国菜欲罢不能了。有空的时候,Richard还会邀请乔知到他家一起做饭,而乔知一个不会做饭,只会对着APP瞎捣鼓的人,竟然做出的菜品都得到了Richard的高度认同。

图片发自简书App

作为一个比普通学生多了点天赋,比优秀学生少了点实力的钢琴专业学生,乔知的日子并不好过。她的指导老师Stefanie是个上了年纪的意大利女钢琴家,对学生的要求异常严格。由于乔知研读的是硕士学位,所以导师的水平也高出许多。在乔知跟着Stefanie学习的期间,还有另一个来自美国的学生Lambert,也是Stefanie的学生。Stefanie对Lambert要比对乔知好上许多,因为Lambert是天赋加实力型的天生钢琴手,只要是他听过的曲目,都能够过耳不忘。这也就决定了Stefanie将他推荐给P大首席乐团,而将乔知推荐给学生自组乐团。

在学生自主乐团混的时候,不知为何Lambert总是有意无意地跑过去指点乔知。乔知对这种行为虽说算不上反感,却也觉得很无奈。

“Chloe,我还没有收集过东亚的女人呢。”每一次Lambert都会调情般地眯着他引以为傲的绿眼睛对她说类似这样的话,言下之意就是想跟乔知谈谈恋爱,数数星星。乔知也只能每次都在心中默念一句滚回你的大美利坚后,皮笑肉不笑地回复:“可我已经有过美国男朋友了哦。”Lambert被她的话打击到,可是过了几天又开始在她身边转悠,让她很是烦躁。

Stefanie对乔知的要求比Lambert严格很多。许是看她在演奏上还有很多小毛病,Stefanie总是要额外地花上很多时间替乔知指正。让乔知尴尬不已的是,Stefanie的意式英语她总是有些听不懂。原本她的英语口语水平就不是很高,后来又学了德语,在语言上她已经有些混乱了,再加上Stefanie一口意式英语,让她每天回到宿舍都身心疲惫地瘫在床上。

可是Stefanie似乎不肯罢休,甚至渐渐对乔知有了些针对的意思。平安夜那晚,学校按惯例举办音乐公演,乔知作为学生自主乐团的钢琴演奏者,也有了上台的机会。由于过往的经历,乔知的心态还算比较平和。可是Stefanie却不断给她压力,让她逐渐有了紧张的感觉。也是,学校里都是些出类拔萃的演奏者,她真的算不上什么。以前是自己视野太狭隘了,才会在那一方小天地里自满得手舞足蹈。于是乔知越想越心烦,而那天公演演奏出来的效果也没有达到Stefanie预期的效果。

“以这样的水平,Chloe,我想你可以回家了。”那天演奏完之后,Stefanie只对乔知说了这句话就甩手走人了。乔知一个人坐在后台,想哭却不敢流出眼泪,生怕导师回来看到这一幕,又该瞧不起她了。

那晚回到宿舍,乔知第一次跟Emily有了争执。Emily总爱不分昼夜地在宿舍拉大提琴,乔知偶尔提起过,都没有受到Emily的重视。那天回去,乔知朝着Emily大声地说了句:“我想休息,请你立刻停止演奏。”便直接走进了房间。她能看得到Emily那只拿着弓的手不停地抖动着,可乔知却因为宣泄出来反而变得更加平静了。

那是乔知留学生涯里最低迷的时期。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干什么,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坚持下去的可能,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处理与他人的关系……所有这些摊开铺平在她面前时,她最终选择大哭一场之后勇敢地跨过去。

乔知开始每天十二小时地呆在琴房练琴,练到导师布置的曲子弹完了,她就再找更有挑战性的曲子接着练,练到忘了时间,忘了吃饭。Richard对她的这种行为表示极度的不赞同,也只有他,才能让乔知暂时逃离琴房,逃开内心的束缚。

“Chloe,听我说,如果你再这样下去,会有两个结果。一是你将技巧练得炉火纯青,二是你最终选择永远离开钢琴。”

Richard说这段话的时候,是在跟乔知的饭后散步。柏林位于德国东北部,一月份的夜晚冷彻心扉。Richard一边将围巾绕在乔知脖子上,顺便替她拉拢了一下毛线帽,一边带着温暖体谅的眼神看着她的眼睛。

“Chloe,你眼神中的爱和温暖都还在,不要放弃这些。这是你最美好的东西。”

乔知想,Richard对她而言到底是什么呢?不是爸爸,应该是哥哥吧?即使他比她大上十岁,却还是像个朋友一样,保护她的同时也与她并肩作战。

乔知拉下盖住嘴巴的围巾,冷风马上覆盖住她的脸颊。她想了想,冰冷的空气让她的呼吸有些沉重,可是很快她又笑着开口,语气中带了坦然,她说:“我会记得的,Richard,你说的每一句话我都会记住。”

Richard看着她,也笑了,说:“这才是我的棉花糖女孩儿。”

柏林冬季的夜空不太能看到星星,乔知和Richard在冰冷的月光照耀下,像一对兄妹般被拉长了身影。乔知挽着Richard的手臂,觉得有种家人般的温暖蔓延在心间。她想感谢这个世界,感谢把她从孤苦伶仃中解救出来的Richard。这个世界在遥远的异国他乡,送给她这类似家人陪伴的感觉,让她坚强地走过了那段低迷的时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