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理想式青春的幻灭(一)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们理想式青春的幻灭(二)

我们理想式青春的幻灭(三)

我们理想式青春的幻灭(四)

沈晨光离开北京那天风很大,呼啸的妖风快要把我吹跑。

他面无表情的看着我裹紧外套打颤的模样,要是搁在以前,他肯定会上来把我搂在怀里。

我眼巴巴的望着他,特别希望他能关心一句:你丫要死啊,穿得这么少!蝴蝶也得冬眠不是,快来把哥的外套披上。

我们相对无言的等着杨奕,之后我开车送他们去北京西站。一路上我们三人都很沉默,我开车次数不多,小状况不断。

“Jay的心真够大的啊,新车就这么借你糟蹋了,保险都上齐了是吧。”

中途杨奕调侃了一句,我没有接话,只是通过后视镜默默观察了沈晨光的反应。

看着他从冰山脸变成黑山脸,我突然就开心了起来。以前我也经常惹他生气,他常说我是上天派来收拾他的,不过有一个能降住自己的人,感觉好像很不错。

发车前半个小时,我终于在历经千辛万苦后把他们送到了火车站。和杨奕简单寒暄了几句,他们就进站了。

至始至终,沈晨光都没有多看我一眼。我昨晚还在纠结,如果他今天转过身说带我走,我会不会抛弃北京的一切和他回A城?

为爱情放弃事业那是傻逼,可我就乐意做一个为爱情不顾一切的傻逼了!出息能当饭吃,可是没有他我吃不下饭啊!

我想起了我和他提分手那天,他也是这种一言不发的态度。只是有次他喝醉了和杨奕提到过我,怅然若失的说,他终究还是看错了我。

分手时不问为什么,分手后没试过争取。在感情世界里,他一直都是这样的人,用袁媛的话说,他那是真“怂”啊。

他一定以为我是因为Jay才会离开他。Jay是我之前的领导,后来辞职自己创业去了,在CBD开了一家创意公司做广告设计。算不上财大气粗,但绝对是年轻有为。

我没有解释,只要他愿意和平分手,那就这么以为吧。

不过我还是希望他能反思一下,爱情是两人三足的游戏,一人跌倒,另一人肯定也有问题。

我和沈晨光是高中同学,第一次见到他时,他是我好闺蜜袁媛的小男友。高考后他们分手了,他去了韩国留学,我则和袁媛从A城考到帝都读大学。

毕业后他回国来到帝都发展,袁媛也有了杜慕白,我们就在一起了。后来袁媛因为抑郁症自杀了,不久后我和他提了分手。

杨奕曾问我为什么,我、袁媛还有他打娘胎里就认识了,他坚信我不是那种为了面包抛弃爱情的女人,况且我和Jay八字还没一撇。沈晨光也是一个大好青年,家里有钱人也上进,奋斗几年不见得比Jay差。

我没有告诉他,袁媛自杀时,穿的白色长裙是沈晨光送给她的18岁生日礼物。连沈晨光都不记得了,但是我却记得很清楚,因为那是当年我帮他买的。

我也没有告诉他,我和沈晨光在一起后,感情并没有那么好。更多的是年少时的执念和不能得到的骚动,自以为深刻的感情,被生活摧残的面无全非。

分手前几天我和沈晨光还因我下班晚,他打游戏忘了接我而大吵一架,凌晨时我闹着要离家出走。他看拦不住我,就回到卧室睡觉,临走前说了一句“别忘了把客厅的灯关上”。

我在小区里晃了半个小时,太晚了不好意思打扰朋友,出门又忘了带包,实在害怕就没脸没皮的回去了。

期间他没有给我打过电话,而且我回去时,他已经睡着了。看着黑暗中他熟睡的脸,一如既往的好看,可是我却看不下去了。

我埋下头蹲在卧室门口小声抽泣,想到自己背负了那么多,就换来这样一种爱情,真的值得吗?

所以面对杨奕的质问,我只是简单回答了句:爱是一回事,生活又是另外一回事,两败俱伤不如趁早放手。

杨奕笑了笑说,我们总是把分手的责任推卸给生活,生活都不知道,自己如此身兼重任。

不久后杨奕告诉我,“爱易客”项目破产了,他打算回A城重头开始,沈晨光跟他一起回去。

沈晨光要走了,他确定不要我了。分手前不久我们还去通州看了房子,想在北京有个家,哪怕只能买在五环外的地段。

一时间帝都只剩下我,当初我最好的朋友和最深爱的男人都在这里,转眼前就留下我孤军奋战。

他们出发的前一个晚上,我跑到杨奕家找他喝酒。他的东西收拾的差不多了,空荡荡的房间让我的心也跟着空虚起来。

“Jay对你不错,凡事可以找他商量,不然你一个姑娘家留北京,我还真不放心。”

“我和Jay真没什么的,他对我好可能是因为喜欢我,但也仅仅只是喜欢而已。他那种人,到底非我族人。”

我们坐在客厅的榻榻米上看电影,喝着啤酒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凉风透过落地窗穿梭了进来,房间里没有开灯,昏暗的气氛让这个夜晚神秘了起来。

看的是很早之前的一部港剧,阿娇和William主演的《前度》,讲述的是两对青年恋人间错综复杂的感情纠葛。

我之前和Jay一起看过这部电影,他不太喜欢看这种在前任和现任间纠缠不清的感情戏。只是觉得电影里的女主角好美,有那么一瞬间,他说从电影里骄横俏皮的周怡身上看到了我的影子。

那晚我和杨奕说了好多话,他说袁媛的离去让他很伤心,他很后悔那段时间太忙,没有时间好好听她说话。他说“爱易客”项目死掉了,他听从家里的安排回去考公务员,毕业这几年花费了这么多时间,好像什么事也没做成。

最后他说,你还是很喜欢沈晨光吧,你们又是何必呢。

我不知该如何和杨奕解释我和沈晨光的事情,好像无法用事例佐证我离开他的动机。

我只是对我和他的爱情有一种深深的绝望,那是无数个日夜累计的失望凝结成的,不知道如何继续这场本不该发生的爱情,所以做了这场爱情的逃兵。

最后我们回忆起中学时代的事情,高考后的毕业旅行,我、袁媛还有杨奕一起去了厦门。

离开厦门当天,我们三人去海边看了第一天错过的日出。从黑夜到天亮,这两个小时里我们静静坐在沙滩上,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

“袁媛,你有梦想吗?”

天快亮时,我扭过头对坐在一旁的媛媛说,眼里有一种叫做向往的东西。

“做一个贤妻良母吧。”

袁媛脱口而出道,片刻迟疑都没有。

“不是吧,你可是文科状元啊,你的梦想不应该是进军华尔街、掌握全球经济命脉吗?”

杨奕不可置信的望向袁媛。

“可能我是一个没什么追求的人,我就想要一种平凡的幸福。”

袁媛看着清晨缓慢上升的太阳,神情复杂了起来。

“我就喜欢折腾,我想过一种不平凡的人生,把自己喜欢的事情做到极致,尽情体验世间百态!”

当时的我一脸兴奋的说道,杨奕好像被我的情绪带动了起来,接着也说出藏在内心的渴望。

“我想成为中国顶级的程序员,写出好多惊世骇俗的代码出来!”

海浪一下下冲击着海岸,三人的欢笑声淹没在海水的冲击声中。这大概是我们最好的时候,怀着对未来美好的憧憬,一步步走向未知的命运。

他们走后,我的生活又忙碌起来。因为一次工作上的失误,我被老大刁难了起来。他是一个特别较真的中年人,老干部作风自然看不惯不按套路出牌的我。

因为同事的临时离职,下班后我收到工作交接的邮件,和销售部门对接业绩的工作全都交给了我。

最头疼的不是工作量激增,而是原先同事统计数据的方式我并不清楚,一直都是她负责这块,她一走我连一个可以请教的人都没有。

下班两个小时后,我才终于把表格做好,想着以后在老大眼皮子底下讨生活的日子,心里就一阵哆嗦。

离开公司大楼就看见Jay的车停在门口,我熟练的上了车,还没来得及和他说几句话,就被他一脸阴沉的脸吓了一跳。

“杨奕没有回A城,你知道吗?”

“不是吧!他不是和沈晨光一起回去的吗?”

我一头雾水的望向Jay,只见他的神情越来越沉重。

认识他这么久,我还第一次见到他这个样子。以往他一直是一个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现在的样子,着实让人心中一惊。

“胡灵,有件事我想应该让你知道。”

“杨奕卷了一笔钱消失了,其中有一部分是我的。”

听完Jay的话,我的头脑一片空白。他口中的一部分,应该不是一笔小数目。

我赶忙打给杨奕,冰冷的“对方不在服务区”让我的心跌落谷底,最后一丝幻想也破灭了。

“爱易客”项目亏了多少,我心里大概有底。我曾问过杨奕需不需要支援,他说大部分是投资人的钱,自己虽然亏了不少,不过也不至于负载累累,生活还是过得下去。

他绝对不是一个会一走了之的男人,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杨奕,你到底在哪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