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胜似骄阳 第五章:专辑风波

字数 3807阅读 30

目录简介
上一章

b4ccb9e5a08827b7b751a40fd35ffa04.jpg

云舒在星期天的时候去了一家商店买偶像的专辑,本来是想让煜嘉和苏磊陪她去的,不过想到他们要去练琴,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她知道只要她说,他们俩为了朋友都会答应的,但不想给他们添麻烦,不想他们为自己这么一个请求荒废自己的课业,就自己去了,没想到就出事了。

这款专辑卖的特别火,为了这张专辑,她立志要靠自己的力量去拥有它,所以每逢双休就去做兼职,从早忙到晚,不停地擦桌子,洗碗,很累,但一想到马上就能买到专辑了,就咬牙坚持下来了。

真是为了偶像甘受累,衣带渐宽终不悔!这个年纪的女孩真的是会为了偶像疯狂啊,不知道以后成熟了,再回过头来看这段往事会不会觉得好笑,或许会自嘲地说这毕竟也算年少轻狂吧。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今天数数钱够了,就马上飞奔到商店来买了。以前只能看看,现在马上就要成为自己的所有物了,她一眼就看到了那张专辑,就只剩一张了,还是很幸运的,因为距开售已经过了一段时间了,而偶像又特别火。等她拿在手上细细端详,正准备去付钱,眼看就要拥有这张梦寐以求的专辑的时候,突然从背后伸出一双手,硬生生地把这张专辑从云舒手中夺走了。

云舒愣了一下,马上回过头看是一个打扮的比较夸张的女生,头发花花绿绿的,画的烟熏妆,还穿了鼻环,穿的衣服也是说不出的怪异,上衣上面挂了很多链子,破洞牛仔裤,因为人有点胖,肉都从洞里挤出来了,可能她觉得这样比较时尚吧。

云舒对她说道:“不好意思,这张专辑是我先拿到的。”尽量让自己显得平和。

谁知那个女生不屑一顾,斜着看了云舒一眼,语气冰冷:“你先拿到的,谁看到了?小小年纪,不要撒谎,还是学生吧,学生你不好好学习买什么专辑。再说了,你哪有钱还不是拿父母的钱来挥霍。”

“这是我用辛辛苦苦做兼职攒的钱来买的,而且是我先拿到的,总得有个先来后到吧。还有你不能睁眼说瞎话啊,这确实是我先拿到的。”云舒气愤地说到。

“我怎么了,我就这样了,学生你不懂什么叫谦让啊,书都读到哪里去了,这最后一张专辑不会让给我吗?尊老爱幼没学过吗,你说你先拿到的,你拿出证据来啊。”说着就朝云舒翻了个白眼,眼珠子都快翻掉了,准备把专辑放到包里,就像专辑已经是她的了。

云舒周围扫了一圈,发现大家都只在埋头做自己的事,不知是没注意到,还是怕惹祸上身。

“你这分明就是抢劫,学生欠你什么了,什么都要让给你,”云舒听她这话的意思就是要明抢了,遇到这种不要脸的人,云舒无论怎么跟她讲,就是说不通。

“你还没付钱,这专辑怎么就成你的了,我还就抢了,有谁看到我是从你手中抢的。”嚣张到不可一世。

“你。。。”云舒已经被气到无话可说,眉头紧皱,眼泛泪光,但又克制着不让眼泪掉下来,双拳紧握,因为她不想在这种人面前哭,只瞪着她。这么厚脸皮且跋扈的人怎么,怎么跟她讲道理,她就是不为所动,充耳不闻。难道真要眼睁睁地看着专辑被她抢走,自己这么多天的努力就要付诸东流吗?

“我看到了,就是你从她手中抢走的,而且你还颠倒黑白,造谣生事”。声音不大,却掷地有声。

云舒看向那个说话的人,原来是同班同学田玉,不由得心里一喜,只见她穿了一件白底印花裙,及膝,背着蓝色的单肩包,整个人朝气蓬勃,她双眼湛湛有神,宛若秋水,皮肤白皙。她站在云舒面前,在春天的阳光下犹如羊脂白玉一般,温润和顺,人如其名。她们平时没多大交集,她却为了自己不惜得罪这个比较难对付的非主流,云舒心里一热。

“小丫头片子,你再说句试试”那个女生见有人出来挡道,而且看她年级小,看着柔弱,觉得好欺负,说着就要上前,做出要打她的姿势,云舒连忙用尽浑身力气抱住那个非主流,抱住之后,云舒就后悔了,这女生也不知道用的什么劣质香水味,熏得云舒只想打喷嚏喷她一脸,但云舒还是忍住了,而非主流竟然被云舒抱住之后,一时挣脱不开,无法上前。拉扯之间,动作过大,已经引来了店里其他人的注视。

田玉没想到这个女生竟然一言不合就动手,比泼妇还不讲道理。她看着云舒抱住了非主流,而非主流不管不顾地挣扎,怕一个不小心被非主流伤害到,心都提到嗓子眼了,面色也有点慌乱,必须赶快想个法子,转移她的注意力。

于是田玉上前说到:“这里这么多人,你动我一下试试,你这样的人也会说有没有读书吗,我还以为你只会抢人家的东西。况且这里有摄像头,你的一举一动都会被拍下来,到时候大家都知道你是怎样欺负我们,抢我们东西了,看你以后还怎么来这里买东西,而且说不定还会被传到网上,到时候你可就在全国人民面前出丑了,分分钟送你上头条。当然了,你这么没有羞耻心的人才不在乎在那么多人面前出丑,况且你只有一个人,我们有两个。”这个女孩面对非主流的暴怒,毫无惧色,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而云舒见有人看向这里,于是大声说道:“老板,你这里有人抢东西,你管不管啊。”

围观的人都知道了,这个非主流的女孩在强抢这两个小女孩的东西了,本来大家都对这样的女生没什么好感,于是纷纷说道:“过分了啊,抢人家小姑娘的东西,好好买不行,非要抢。”

店长也急急赶来,拿着一根棍子:“哪呢,哪呢,谁这么大胆,敢在白天来我这抢东西,看我怎么收拾他(她)。”

店长赶过来看到她们僵持的局面,看到是非主流。“怎么又是你,三番两次在我店里闹事,这里不欢迎你,请你离开。”语气平静又带着不容置喙的决绝。

或许被这个女孩气势吓到了,或许被店长吓到了,又或许觉得在这么多人面前不好出丑,于是用手指着她们,狠狠地说到:“你们给我等着,”然后气冲冲地走出了店门。关门的时候还重重地摔了一下。

后来,她们通过店主才了解到,那个女孩有“前科”,比服务员给她打折,不打就故意刁难人家,上次还把一个小姑娘说哭了,而且还在网上乱刷差评,人品恶劣可见一斑。

云舒付完钱出了店之后先痛快地打了几个喷嚏。

田玉看着她这幅样子,只觉得这样孩子气的举动很可爱。云舒吸了吸鼻子,田玉递给她一张纸。

“不好意思,她的香水味太熏人了”。云舒有点不好意思。

“确实很熏人,我站得远都闻到了,更何况你还要抱着她,辛苦了。”说罢,拍着云舒的肩。

“对了,这次谢谢你,你真是帮了我大忙了,可是这样的话,你也有可能会惹祸上身的”云舒感激地望着田玉,但想到这一层,眼含担忧之色。

“没事的,她只是说说而起的,不过是想挽回最后一点面子,不用担心”女孩向云舒眨着眼睛,温柔地说到。

云舒看她外表,觉得她比较柔弱,问到:“你当时不怕吗?”

“其实有那么一点点害怕的,但是有些事情不能因为怕就不去做呀,我不能退缩,不能眼睁睁看着同班同学受欺负而不管啊。更不能让她抢了别人东西还理所应当,颠倒黑白,做错的是她,不是我们,所以我们更要理直气壮,不能因为她嚣张就屈服了。再说了,你不也帮我拉着她了吗,你就不怕她反过来打你?”说罢,少女甜甜一笑。她一笑起来,眼睛弯弯的,明亮动人,就像盛满了光彩。云舒不由得看呆了,是了,外表柔弱,内心却坚韧。

“而且,你胆子也比较大,竟然直接就抱住她了,”田玉回想刚刚的情景,仍然心有余悸。

“我当时没想那么多,我不能让你帮了我反而被她伤害,所以就死死抱住她,没想到,她竟然真的被我困住了”。云舒开心地说到。

田玉帮了自己,云舒心想请她喝咖啡吧。“这张专辑已经是最后一张了,我心心念念很久了,差点就错过了,要不是你,我不仅这段时间的兼职白做了,而且还会伤心好长一段时间呢。无论如何,让我请你喝一杯咖啡吧。”云舒定定地看着她,希望她答应。

女孩看着她望向自己的双眼,眼珠黑白分明,眼神真挚,像小鹿一般澄澈不含一丝杂质,看来她是真的想感谢自己,不由得心软,差一点就答应了,但她们都是学生,又没有什么钱,还是说道:“喝咖啡对我们来说可不是很便宜的,你有可能破产的。”

“哎呀,你就答应我吧,我做兼职还有剩一点钱,再说钱本来就是要用的,而且这样用不是很有意义吗,”云舒都撒娇了,说完还是看着人家,仿佛田玉不答应,就要哭出来一样,让人不忍拒绝。

云舒诚意邀请,田玉也不好拒绝,轻轻说到:“好啦,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不客气了。”

她答应了真好,云舒松了一口气。去哪呢?“我知道有一个地方很适合我们”云舒先卖个关子。

“不会是我想的那个地方吧”。田玉看着云舒,狡黠地笑着,似乎胸有成竹。

“那我数1,2,3我们一起说”云舒兴奋地提议到。“1,2,3”。“林之南”两人异口同声,说完相视一笑。“林之南”的卡布奇诺做的特别好,而且也不是很贵,很适合学生。她们去店里果然点的卡布奇诺,看来她们的品味很相似。

她们在咖啡店里找了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落,坐下来聊天。越聊越投机,发现她们真的很投缘。

他们性格不一样,一动一静,田玉平时温温柔柔的,但其实性子比较倔,认准了就不回头的那种,而云舒则比较活泼,闹腾,脾气有时比较急,却比较容易害羞,云舒很喜欢田玉的性子,觉得她沉稳安静,温柔和顺,认真倾听自己说话。田玉也很喜欢云舒的性子,觉得她活泼开朗,充满阳光,心思纯净,不向自己那么无趣。

她们不喜欢数学,对有点神经质的地理老师不太感冒(地理老师教两个班)。觉得自己班主任比隔壁班的“玉面阎罗”要帅。觉得生物老师小心眼而且教学方法有问题, 喜欢听某位当红歌手的歌,尤其喜欢他中国风的歌曲。云舒当天就邀请田玉来自己家,一起听她们好不容易得来的专辑。喜欢羽毛球,都想去上江南某大学,云舒吃不了辣,田玉则无辣不欢。目标理想一样,兴趣爱好也差不多,在细节处又有一些不同。她们越发有相见恨晚之意。

除了煜嘉他们之外,云舒又有了一个朋友,他们总是在自己遇到困难,有需要的时候出现,这本来是在小说里才会有的事情,没想到会在自己身边发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