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无常看人间

判官:靠,黑无常你要死。

黑无常睁开蓬松的眼睛茫然地看着老大。

判官:你昨晚划错人了,是亦寒不是易晗。

黑无常:那怎么搞?

黑无常:我送她回人间去。

判官:你不能去人间……。

01

凌晨二点半,一个年约二十多的女人在睡梦中突然睁开双眼,她转头望着睡在里侧的男人,翻身下床,走到梳妆台前坐下,从镜子中看到玻璃窗上红色大喜字,这鲜艳欲滴的红色让她感觉格外的刺眼。

她闭上了眼睛,假寐了一会儿,再次睁开双眼,漆黑的眼球像极了一个张开的漩涡吸引着谁,呐,正看着你呢。

我就躲在这眼球中看着她归来面临同样的困境时,这次会如何决择?

她端详着镜中的脸,标准的鹅蛋脸,大大的眼睛,嘴唇薄而饱满,是个美人脸,可是为什么就吸引不住他呢?

我听见这个女人内心的疑问,其实我也很好奇,这人类所谓的情爱到底是什么样的?

她拿起梳妆台上的眉剪走到床边,将眉剪对着床上熟睡着男人的脸比划了两下。

据说人是有第六感,特别是对于危险,有着天生的敏感度,刚刚还睡得香甜的男人,腾的一声,直接坐了起来,睁开了双眼。

“易晗。”

“……。”

“老婆,来来来,睡了。”

“你睡吧。”易晗转身回到梳妆台前坐下。

男子见此,沉思了一会儿,也翻身下床走到女人背后,一把将其抱住,头搁在女人肩上。

“凌霄,你能放开我吗?”

“宝贝,别害怕,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松开。”

“不,松开你就跑了。”

回应他的依旧是女人的沉默,我透过女人的眼球从镜子中看着这个男人,长得看不出帅还是不帅,对于我来说所有人类只有男人与女人之分。

“我得将你牢牢栓住,绑在我身边,最好是系在我的裤腰带上。”

听到这一句易晗冰山似的脸裂开了些,她竭力控制住自己的声音,让其心尽量听起来平静些。

“你爱我吗?”

“Of course,否则怎么会一毕业就迫不及待的将你娶回家藏着了。”

易晗脸上的变化尽收在凌萧眼底,他不明白睡觉前还好好的易晗怎么睡到一半就这样子了,还有刚刚那剪刀,她是想用它给自己修眉?还是想谋杀自己?也许都不是,她只是半夜起来无聊想修一下自己的眉毛,然后又想我了,所以过来看我一眼,可那股寒意是什么鬼?

脖子上一股寒意袭来,凌霄扭头一看,原来是窗子没关。

“我明天出去找工作。”

“No ,我们不是说好的,婚后你呆在家里,实行男主外女主内的生活。”

“那是之前,现在改变主意了。”

“这这这这。”

“行不行一句话。”

“必须?非得?”

“一定。”

“Ok 。”

听到自己想的答案,易晗将手中的纸递给凌霄。

02

新婚第二天,这个女人就开始了求职之路,90年代末期,像她这个种大学生是很好找工作的,可是这个女人所谓的找工作不过是在调查市场,一般调查市场都是些高大上的东西。

易晗却剑走偏锋,她在调查潭州市内有多少家房屋信息交易所,花了整整一个月时间,走遍整个潭州大街小巷,大大小小的信息交易所也才二十来家。

选定其中一家,易晗直接花3万将整个店面转接过来,同时改名为:新生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简称新生地产。

自此潭州第一家房产中介问世,经过数十年的发展,新生地产成为潭州的知名上市企业,而易晗则成为这家公司明面上的人事部经理。

对于易晗这些年的早出晚归,凌霄有时候也会闹情绪。

清晨,易晗提着挎包踏出月亮湾07号别墅的大门。

“可以辞职呆在家中吗?”

“不可以。”

“我不需要你成为什么女强人,我只想下班回家有碗热汤喝,孩子有口热饭吃。”

“这些没有?”

“那是保姆做的,我们想要你做的。”

“抱歉,我做不到。”

易晗不再停留,抬腿往向爱车走去。

看到妻子离去的背影,凌霄心中的怒火中烧,他努力压抑着心中的愤怒,自从签了那一纸书,易晗给自己感觉,就像是一阵风,抓不住也摸不到。

“易晗,你是在害怕什么?难道十年那场车祸还不够证明我对你的爱!”

听到凌霄的喊话,易晗有些恍惚起来。

她分不清自己是重生而来还是本来就在这一世。

若是重生而来,为何自己明明知道结局如何,却还深在迷墓之中不肯离去,仅仅因为那场车祸?

十年前易晗在新婚后一个月准备提出离婚,那天她坐在副驾驶上预备开口时,凌霄驾驶的车与一辆大货车相撞,坐在副驾驶上的易晗毫发无损,而凌霄却在医院躺了一个月,交警告诉易晗若不是关键时刻司机用自己的双手护住了她的头部,她哪来的毫发无伤,凌萧的手也因此不能提重物。

这场车祸延迟了易晗的离婚计划,凌霄醒来的第一句话让易晗的离婚念头犹豫了起来,而凌云的到来则彻底让易晗离婚的念头压在箱底。

易晗转过身来看着凌霄已不再年轻的面容,心中恍惚得越来越厉害,难道这一切紧紧是自己的幻想?

可若是自己本来就生活在这一世,那脑子里那些关于未来的知识又是从何而来,这些年买的每块地皮都赚了,无一错误。

也许自己真的应该歇歇了。

“能,做完这个月就辞职。”

“噢,耶,老婆,我爱死你了。”

听到自己想听的答复,凌霄抱着易晗在原地飞快地转圈圈。

而我仿佛明白了,为什么上一世的易晗会死。

03

2013年7月20日凌晨4点31,易父去世,易晗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三天三夜,不吃不喝,对易父的葬礼之事不闻不问,对易母的伤心视而不见。

来人一进门看见的就是一个中年女人,长发凌乱散在头上,用乡下话讲像个鸡窝,身上穿着毛绒绒的蓝色小熊睡衣,赤脚蹲坐在床边,眼睛瞪得大大的,漆黑的眼珠子暗淡无光。

“明天你爸爸下葬,去或者不去,你自己看着办?”

“你去吗?”

“自然,人之长情。”

“哦。”

“你既然醒了,收拾一下,出去安慰安慰你妈。”

看着丈夫转身而去的背影,易晗想说,那不也是你妈吗?她也想问,你能抱抱我吗?

今天发生的梦境里并没有,那明天发生的会和梦境里的相同吗?

当梦境重演,易晗不知道凌霄会是同样的选择吗?

三天三夜,整整72个小时,4320分,259200秒,若是他有心应该早就来了吧,没来的原因只有一个他对你没心;可万一他真的忙呢,你得体谅体谅他,毕竟他现在管理一家那么大的贸易公司,况且你可以三天三夜对外面的一切不闻不问,他却不可以,也是啊,他能来看你就已经很不错了,要求太高了你。想到这里易晗高兴起来,收拾一番。

第二天,风和日丽,蓝天白云,易晗站在墓前看着易父入土,墓碑立完,凌霄一直站在她的左边,抬头望着左边的脸,易晗松了口气。

轰轰轰,天空雷鸣响起,听见这雷声,易晗的脸色顿时变得煞白煞白,她急着往左边看去,刚刚还在的人,已经不在,几秒钟的时间那个人已经在她的十米开外。

凌霄接了个电话,声音里透露些许疲惫,语气有些哀求,转头看了眼易晗,再抬头看了眼天,一咬牙往停车场跑去,嘴里念叨着幸许还来得及。

“凌霄呢?”

“刚刚还在。”

“如今你父亲不在了,你脾气收敛点,跟凌霄好好过日子。”

“妈,若是我和凌霄哪天过不去了,你会支持我离婚吗?”

“好女不二嫁,再说......。”

“走吧,天快要下雨了。”

易晗近乎粗暴地打断易母的话,母女两人掺扶着走出墓地。

回到07号别墅,安顿好母亲,易晗拨通了一通电话。

“哎呀,难得啊,终于要看让我调查的东西了?”

“别废话,直接告诉我结果。”

“什么结果,结果就你想的那样,那个小孩子已经满四岁了。”

啪,手机掉在地上,屏幕直接被摔的四分五裂。

“易总,易总,易总......。”

“可以开始收购计划了。”

易晗捡起手机说完这句话不管对方有没有听到,直接将电话挂了,取下SIM卡,将手机扔进粉碎机。

看到这一幕,没有实体的我都有些害怕被这个女人扔进粉碎机,这玩意太可怕了,一瞬间就成粉末了。

04

新生地产总部大楼一楼,易晗望着这个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精神又一次恍惚起来,白色衬衣皱褶遍布,西裤那上面沾得是什么鬼,黄油?还是菜油?还有那皮鞋,黑色成黄色的了,也只有脸还能看了,头发更是像个鸡窝,那个女人就这样照顾他的?

“这一切都是你做的?”

想不到这个女人这么厉害,自己看走眼了,凌霄心中悲叹着,早知道,打死也不离。

不过这个女人心机实在太重了,不离自己也吃不消,谁能数十年满着一件这么大的事情,自己一直以为她做到头也不过是新生的人事部总监,谁能想到居然是CEO,这简直像在演电视剧。

“请你说话前先拿出证据来,否则我可以告你诽谤。”易晗冷着张脸说道。

“易晗,你厉害,我佩服,新生地产是你创办吧,这也有我的一份在里面,属于婚内财产,哈哈哈,人算不如天算啊。”

不过女人还是女人,不懂得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凌霄突然觉得自己被炒了也好,刚好可以到新生来上任。

“别忘了,新婚之夜我们签订的婚内协议,如果你忘记了,我可以帮你重温一下。”

看到凌霄脸上那得意的笑,易晗冷笑了一声道。

“你就要做得如此决绝?好歹我们也夫妻一场。”

凌霄脸上的笑还来不及收起,就听到易晗这话,顿时就像被一盆寒冷的水在冬天从头浇到脚,寒意袭骨。

“我做什么了?不就是在发现你婚内出轨后与你离婚了,不就在新婚之夜与你签订了婚内协议。”

原本以为自己会很痛快,看到他的这幅模样,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易晗感觉不到一丝开心,只觉得很疲惫,有种想一睡不起的念头。

“你敢说我的离职跟你没关系?”

凌霄抓住易晗的左臂,眼睛逼视着她的眼球,一字一句的说。

“抱歉,你搞清楚,解雇你的是你公司董事会决定的,这是其一;其二,你不要把什么东西都强加在我的头上;其三,不要把坏事做尽了,还标榜着一幅受害者的表情,你这样让我恶心。”

易晗猛地一摔手,揉了揉手腕,果然人逼急了,什么风度教养都喂狗去了,就连从小受过礼仪教养的他也不例外。

“Shit.”

“其四,不要在我面前卖弄你的英文;其五,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易晗说完似再也不想看到这个男人一眼转身即走,她害怕她会同情他。

“站住,你这样做有没有想过凌云的感受?”

望着易晗离去的背影,凌霄心中的不甘更甚,这个女人果真如此绝情么。

“如果你还是个男人就不要拿孩子做挡箭牌,对了,以后凌云的生活费也不用你负责了,你也负担不起。”

这个女人走到办公室就将门关上,趴在办公桌上嚎嚎大哭,毫无形象可言,我实在不明白,易父死时,她没哭;民政局离婚时,她也没哭;易母以死相逼不让她离婚时,她也没哭。怎么反倒现在全胜姿态时倒哭了,对于人类的感情,在人类也生存快二十年的我还是不明白。

“黑无常,你出来。”

听到这个女人的叫喊声,本大爷表示没听到,这个时候谁出谁找骂。

“不出来,我就从这里跳下去。”

靠,居然拿自己的命危险本大爷,本大爷才不怕呢,死的是你又不是本大爷,大不了回地狱就是了。

易晗见没反应,难道是自己的错觉,这些年她一直感觉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通过分析最终得知很有可能就是在地狱中碰到的黑无常,这还得益于那三天三夜的不眠不休,否则自己还不确定。

易晗走到窗边推开玻璃,手搭着玻璃,人站在椅子上,一脚踏在玻璃窗上,突然一阵风吹来,啪地一声,易晗摔倒在地,一团黑气出现在她的面前。

“破女人,死女人,若不是看你实在可怜,本大爷能耗费千年修行让你重回来?”

“你确定不是你们弄错生死薄,哼,再说你敢发誓不是你想来人间玩。”

“本大爷可是......,靠,白无常。”

“哈哈哈,黑无常,你还不快走,呆会判官来了。”

“白无常,你这个骗子,看本大爷不揍的你稀巴烂。”


图片来源于网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没有形式就没有文化。谈红木家具的形制之美》 没有形式就没有文化。中国的文字在先?还是家具在先?我估计是同一时期出...
    红圈圈红木阅读 18评论 0 0
  • 温暖午后 阳光灿烂 闻清新花香 看孩童嬉戏 生活 简单而美好 抿然
    念娘阅读 18评论 0 1
  • 目录:借来的城市 上一章:借来的城市(11) 前情提要:纸道士和朵儿终于带着足够的水草逃出了池塘,为了让朵儿早点回...
    唐路小镇阅读 39评论 2 1
  • 小时候看电视总有很多特别不理解,甚至嗤之以鼻的东西,比如一个女孩儿被渣男伤害,哭的泪流满面却还想挽回男友;比如一个...
    窝书阅读 28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