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还在走

  又是一年,空气中还残留着昨夜烟火绽放后硫磺之类的气味。院外,小孩挨家挨户的上门拜年,希望能讨一些小彩头。不是压岁钱,糖果之类的也好。

  院外。孩群中,一个年纪稍小的孩子突然拽住哥哥的袖子,“哥哥,那家,不是?”

“嘘,别说话,以后不要在姨面前提起这件事。”那个被教哥哥的大孩子,急忙捂住他弟弟的嘴。

  今天是大年初一,女人在佛堂前诵经,祈祷今年大丰收,全家平安,幸福。

图片发自简书App


  “姨,在家吗?”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几个孩童的笑声隔着门板传进佛堂内。

  “在家,大年初一的,姨能去哪啊?快进来,外面够冷的,先坐,姨给你们拿些吃的。”转身,女人走进内屋,从多种多样年货中各抓了一些,随手带了一把糖。

  “孩子们,给,自己分分这些吃的还有这些糖,姨还有佛经要颂,就先去了。”话音刚落,女人便匆忙的走出客厅向佛堂走去。

“姨,我们就来看看您,我们就先走了。姨,新年快乐,万事如意。”孩子们朝着女人的身影,大声喊道。

“哈哈哈,又挣了一把糖,走,咱们去下一家。”乡间的小道上,参杂着孩子们稚嫩的笑声,带有年味的鞭炮声。一切都是那么的喜庆,祥和。

  “如果没有那件事发生,她也在他们其中吧!”女人从佛堂的窗户看向那群孩子消失的地方,久久不能回神。

  “等明天,咱们继续,我去晚晴村,你去向阳村。”在香堂前的一直沉默的男人突然说话。

  “嗯,我知道了。我再去海棠家印些传单。前几天印的那些已经发完了。”女人盯着窗口,好半天才回上他的话。

  第二天清晨,天空朦朦亮,空气中残留着未散的露水,朝阳隐约,预示着一天的好天气。

  村口,“我们分开走,今天我去晚晴村碰碰运气。”男人说完,步履维艰的向唯一一条通往村外的路走去。

  女人看着丈夫消失在路的尽头,终于忍不住大哭。

  “我的宝贝,我的宝贝女儿,你去哪里了?妈妈真的好想你,妈妈好想你,好想你……。”一阵嚎啕大哭却片刻归于平静。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只有女人脸上残留的泪痕证明刚刚的她伤心过。

  像今天这样的事情,已往不知道发生过多少次。只是这次比较特殊,今年的新年,她不在了,他们一家就像散沙一样,再也拼凑不出原本的幸福了。

  女人拍了拍身上的土,艰难的站起来,拿起丢到地上的一沓纸,朝着刚刚丈夫消失的路走去。

  向阳村口

  因为刚是大年初二的缘故,街道上的人稀疏的可怜。隐约能从巷口尽头看到有人出没,却可触不可及。

  女人步履不停从一条巷口转向另一条巷口,前面只要有人出现,她便追上去,把手中的纸递上去。每走过一家,便把纸塞进门缝。

“帮忙看一看吧,您见过这个孩子吗?”

“对不起,没见过。”

“那您能帮我留意一下吗?”

“好。”

“谢谢您,要是见到她,请联系我好吗?太感谢您了”

“嗯,我知道了。”又是一句漫不经心的回答还带着一丝烦躁。

图片发自简书App


  老天不作美,本来的好天气,转眼间飘起了大雪。雪花缕缕,从天空降落,飘到女人身上。

  洁白无暇的雪花,越下越大,不一会,地面上就积累了厚厚的一层。大雪中,她仍不停歇,大雪封了路,迷了眼,脚步越来越沉重,而她还在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