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11

依然是写在前面的话:父母形象都是胡编乱造,千万别和我较真,人物ooc致歉。

=============================================

    过了十多分钟,肖战回来了,他看到王一博蹲在自己家门口正在打游戏,每隔两分钟还跺下脚免得灯灭了。刚才王一博已经看到了那女人,也听到了那些奇怪的话,肖战不知道他会不会问自己,如果问了自己该怎么说。肖战站在楼梯上看着王一博,没有上前。

    这十多分钟王一博跑跑卡丁车都赢了两把了,在又赢了一把准备开新一局的空档他抬头看到站在不远处的肖战,“你还战那干嘛?赶快开门进去啊。”他一边说着一边活动了一下长时间蹲着而酸麻的腿。

    所幸王一博没有问,肖战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不好意思,等久了。”

    王一博也看得出来肖战不是个喜欢向人倾诉的人,现在如果自己问了估计下场只有两个,一是被肖战撵走,二是被肖战恼羞成怒的撵走,为了不被撵最好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问。

    进到房间,肖战就看着王一博从包里掏出了睡衣,洗漱用品,甚至还有内裤。如果说之前住在肖战家是临时起意,这次看来就是预谋已久。肖战在一旁冷眼看着王一博掏东西,最后忍不住问道:“ 你这一堆是准备干嘛?”

    “上次不是好多东西没带不方便吗?”王一博努力瞪大眼睛看向肖战道:“所以我这次就带齐一点。”

    “不是,你等等。”肖战发现王一博这人怎么这么卑鄙,为达目的竟然不惜卖萌,“你为什么非要来我家住?而且你跟你那些好哥们也这样?”

    王一博继续忽闪着他的大眼睛道:“因为你家更有家的感觉啊,而且他们不算是我的好哥们,我没有好哥们。”

    “我家更有家的感觉?”肖战重复了一遍后,问道:“你该不会把我当爹了吧?”

    “我靠!你占我便宜!”王一博笑骂道,完了又说道:“我爸妈基本常年不在家,只有管家和帮佣,他们觉得有这些人照顾我,满足我的衣食住行就可以了,可是我回去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你想想你跟他们一说话他们开口就叫你‘少爷’是什么感觉,不知道的还以为梦@回#大%清&呢。在你家吧能有人说说话,而且房子也不是很大,就莫名的觉得安心。”

    肖战点点头作出结论道:“嗯,还是把我当爹了。”

    “滚!”王一博虽然嘴上说着骂人的话,但脸上却带着笑意,“就是把你当朋友,或者说哥哥吧,和你相处也不觉得不舒服。”

    肖战听了沉默了一会又问道:“你说你没有好哥们,那你身边那些人算什么?杨皓宇呢?他听了可要伤心了。”

    王一博却不以为意的说:“他心里早就清楚,所以我喜欢和他在一起。”过了一会,王一博又说道:“你也知道像我们这种圈子里,谈感情是没用的,利益才是永远的。”

    这不长的相处中,肖战发现王一博是个活得挺通透的人,他把很多事情都看得很清楚,从不为此困扰,这是自己还欠缺的。

  这么几句话的功夫,肖战发现自己的心情好了很多,他打发王一博去洗漱,自己又走进了书房准备再修一些片。

    王一博的睡相基本如他所说算比较老实的,不打呼、不磨牙、不打人,但是他喜欢拱人,睡着以后总喜欢朝身边人挤去,倒也不是说抱着你但一定要靠着才行。肖战说过王一博几次,对方也保证过,可是睡着以后却依然故我,好几次王一博的头发蹭在肖战的侧脸上都让他做梦梦见自己被一只狮子按着用鬃毛蹭痒。

    等肖战把几张照片修好,来到卧室就看到王一博已经熟门熟路的占据了一半床铺睡的昏天黑地,他洗漱完轻手轻脚的躺在了另一边,刚躺下王一博就一个翻身挤到了自己的身边。肖战本想推开王一博,但是感觉到对方缓慢悠长的呼吸却有一种安心感,“算了,就这样吧。”他闭上眼前在心里想着。

    在肖战家住的这几天,王一博每天放学都会跑去肖战班级所在的楼层等对方一起走,然后跟着肖战去枪与玫瑰上班,肖战工作他就坐一边喝可乐,等下班了两人再一起回去。当事双方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但是学校里其他人都纳闷不已,这看上去像平行线一样的两个人怎么就有了交点?最终杨皓宇问出了众人心中的疑惑。

    “一博?你最近和那个肖战是怎么回事?”杨皓宇趁着吃午饭时问出了心中的问题。

    王一博吃着饭,心不在焉道:“我最近住他家,所以才找他一起回去。”

    这话无异于平地惊雷,若说上一次王一博住肖战家是因为他爸回来了,他不想在家呆,杨皓宇也能理解,毕竟以前也有过王一博和他爸吵架去住酒店的情况,可是这次王一博为什么又跑去肖战家了?

    “你妈不是才回来过吗?怎么又回来了?不对,你妈回来你根本不敢往外跑,那是你爸回来了?”杨皓宇理性的分析了一下,应该也只有这样的原因。

    “没,就是不想在家呆。”王一博瞟了一眼对面的人,“想有个人说说话,聊个天。”

    杨皓宇沉默了半天说道:“那你可以去我家啊。”

    这次轮到王一博吃惊了,他反问道:“我为什么要去你家?”

    “我....你...”杨皓宇张口结舌的用手在两人之间比划了半天最后叹了口气无奈道:“你什么时候和肖战关系这么好了?”

    王一博放下了筷子拧眉看着杨皓宇说:“你之前好像也问过我这个问题,就是最近啊,我觉得肖战这人也挺有意思的,做朋友也挺好玩的。”

    “挺有意思的、挺好玩的。”杨皓宇一时感觉这话听上去怎么有种熟悉的味道,很久之后他才想起来这不就是霸道总裁小说里常会用的吗,多半还都是用来形容被霸总看上的女主。杨皓宇伸手在王一博肩上拍了拍说:“我觉得你这思想有点危险,你要是没这想法最好别乱撩拨别人。”

    王一博一脸嫌弃的拨开了杨皓宇的手道:“什么乱七八糟的。”

    其实王一博心里一直还在想着那天找肖战的那个女人,没想到在午餐对谈的第二天他再次见到了那个女人,而且一眼能看出女人是专门来找自己的。

    下午放学前,肖战找到了王一博的教室,把自己家的钥匙给了对方,让他放学去买些菜回家,自己有事要早点去枪与玫瑰。

    王一博和杨皓宇一边讨论着该去哪买菜的问题,一边走出校门时就看到了等在不远处的女人,女人也一眼就看到了王一博,她迎着两人就走了过来。

    “你好,我们之前见过的,能说几句话吗?”女人看着王一博轻声问道。

    王一博觉得自己大概能猜到这个女人的身份,但还是有点懵,他看向杨皓宇,对方朝自己使了一个颜色就走到了一边去,王一博也分着女人走到了大门旁边的僻静处。

    女人站定后便开口道:“你好,我是肖战的母亲。”

  虽然猜到了,但突然这么一说还是让王一博一惊,他连忙道:“阿姨好阿姨好。”

    “我上次看到你和肖战一起回家,我想你们关系应该还不错吧。”女人试探着问道,“我就想问问他最近过得怎么样?我知道他在一家店打工,你能不能告诉我叫什么?”

    一个做母亲的需要拐弯抹角的跑来找儿子的同学打听他的近况,这也太奇怪了,联想到上次自己看到的情况,王一博不语,蹙眉看向女人,过了一会才开口:“阿姨,您是肖战的母亲都不知道他打工的地方,那是他不想让您知道,我觉得我作为外人也不好给您说,况且您找我应该不是只想问这个吧?”

    女人没想到眼前这个高中生会这么直白,她斟酌了一下开口道:“我听说他打工的店有些奇怪,而且肖战他从不会带任何朋友回家,无论男女,你们是什么关系?他爸爸就是个变态,我不想他也变成奇怪的人。”女人越说越激动,她两眼死盯着王一博问道:“你们真的只是普通同学吗?他流着那样人的血,应该不会也变成那样吧?”

    仅仅是作为邻居的对门老太太提起肖战都是用一脸慈爱的表情唤他为“小战”,而这个当母亲的提起时却只是冷漠的叫他大名,不能不让人为肖战心寒。而且这女人话里奇怪的地方太多了,王一博的眉头越拧越紧,最终忍无可忍道:“阿姨你究竟要说什么?肖战他很好,学习各方面都很完美,我不知道你在我面前说这些是想做什么。”

    王一博的话好像惊醒了女人,她理了理自己的头发道:“我希望你能远离肖战,不要影响到他,不要让他变得像他爸爸一样。”

    “恕难从命。”王一博往后退了一步说:“我把肖战当好朋友看,不是随便什么人说让我远离就能远离的,况且他很好很优秀,我为什么要远离他,我觉得倒是你应该远离他。”说完王一博也不管什么礼貌问题转身便大步离开了。

    “你这样的话将来你会后悔的!你会害了他也会害了你自己!”女人大声喊道,只是王一博早已走远。

    晚上等肖战回了家,他发现富二代出手果然不同凡响。客厅茶几边放了好几箱并不便宜的热带水果,茶几上还堆了不少的零食,他看向一脸得意的坐在沙发上的王一博,“我是让你买菜,你买的这是什么东西。”

    “秋天了就是要多吃水果,补充维生素。”王一博挑眉道:“再说了,谁说我没买菜,你过来看。”

    王一博走到冰箱前一把将冷藏和冷冻室的门都打开了,一脸邀功的表情说:“要不是考虑你家冰箱太小,买太多容易坏,我还有其他想买的。”

    只看见冰箱里已经被蔬菜海鲜塞的是满满当当的,里面有常见菜,还有一些连肖战也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肖战无语的翻了个白眼道:“我好像就给你了五十块钱让你买几天的菜,你买这么多干嘛?还有那些水果,花了多少钱?”

    王一博关上了冰箱门,一脸无所谓道:“多买点慢慢吃嘛,这也没多少钱,就当是我在这吃住的住宿费和伙食费了。”

  富二代一出手,便知有没有。肖战差点一口气没上来给自己撅过去,他咬着牙一字一顿道:“我、真、是、谢、谢、你、了!”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