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爱情是毒药,谁是谁的解药?06我叫苏慕鱼

爱情是毒药,谁是谁的解药?

目录

我叫苏慕鱼

文/宣宣妹子

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简易的床板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家里的顶梁柱倒了,母亲有孕在身,我要怎么做才能撑起这个家?我思索许久,没有答案,眼睑渐渐沉重。

天微亮,我早早起床,准备做饭。

我坐在灶头前生火,按照母亲那天教我的方法,不一会儿火便燃烧的很旺盛。我抬头看见母亲走进厨房。“母亲,你怎么起来了?天还早呢,你有孕在身,多睡一会儿!”我急忙说道。

“不打紧,我已经没事了。”母亲并不打算休息,卷起袖子,就开始洗菜做饭。

我知道母亲的性子,所以并没有多说什么,默默的烧着火。

早饭后,我告别父亲母亲后,背上书箱上街了。但是我却不打算去摆摊写信。而是去了解忧阁的方向。

“这位小哥,请帮我叫一下媚儿姑娘,就说有新款的手帕,请她来挑选。”来到解忧阁,我叫住一位小厮说道。

那小厮看了看我,“哦,你就是上次卖手帕的公子!好,你稍等,我这就去帮你叫。”说完便跑进解忧阁。

不一会只见一位婀娜多姿女子,扭着小蛮腰,缓缓而来。

“公子!”媚儿上前拉着我的袖子,“怎么快就想媚儿啦?”

我红着脸,不知怎么开口。媚儿见我的窘态,也不再调戏我,问道:“公子,可是有话要对我说?”

“是,我……我……”

“你跟我来!”媚儿招招手,示意我跟上去。“公子有什么话,不妨到我房里再说吧!”

我也不推辞,跟着媚儿走进解忧阁。

谁能想到,这解忧阁就这样走进我的人生,改写了我的命运。

媚儿推开门,我跟着走进去。想必这便是媚儿的香闺,兰花扑鼻,精致的书架摆满了书。一张琴,一副残棋。我心里不由惊讶,看来这房间的主人,定是一个有文化的人。

“请坐,这位姑娘!”媚儿笑盈盈的坐下,倒上两杯茶对我说道。

“你!”我又惊又慌,“你怎么知道我是女孩?”

“哈哈哈……”媚儿哈哈大笑,“知道那日我为何要调戏你吗?”

我摇摇头。

“那日,我甚是无聊,正准备出门,看见一个少年郎背着书箱,十分英俊。别人不知道,我却是一看就知道你是女儿身。所以才想要调戏你一番。”媚儿喝着茶慢悠悠的说道。

我看了看身上,偏袒的未发育的胸,不经感叹道。“媚儿姑娘果然厉害!这样也能认出来。”

媚儿却淡淡一笑,并不言语。

“媚儿姑娘,我想请教你一件事。”我鼓足勇气说道,“怎样才能像你一样!”

媚儿听完,不由一愣。“像我一样?!”

“是的!像你一样!”我郑重的点点头。

“哈哈哈,你这小姑娘真是有趣!你可知道,我是青楼女子?你知道什么事青楼女子吗?”媚儿大笑道。

“知道!”我当然知道!我亲眼见过那些被父母卖家进青楼的女孩。她们跟我一般大小,有的是因为家里穷,有的是因为她们是女孩子而已。那是一个笑脸迎人的地方。眼泪只有自己知道。

“小姑娘家家,玩够了就赶紧回家。这里可不是你玩的地方,这里是一座监牢,吃人不吐骨头!”媚儿见我一脸认真的表情,也严肃起来。

“媚儿姐姐,我不是来玩的!我需要钱,我想像你一样有钱!”

“有钱有什么用!连自己的自由的买不到!要来有什么用!”媚儿愤愤地说道。

“有用,钱能买上好的药材,它能治好父亲的病。钱能买柴米油盐,能让母亲和弟弟妹妹衣食无忧。”我反驳道。

“怎么?你父亲病了,他们要卖你吗?”媚儿关切的问道。

“不!不是的!”我急忙解释道,“我父亲病倒了,大夫说只能靠上好的药材保养。母亲有孕在身,家中没有其他人,我必须撑起这个家!再苦再难,父亲母亲也是不会要卖女儿的。”

“真是个好姑娘!只是这命怎么这么苦呢!”媚儿听完不禁唏嘘道。“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你母亲娘家呢?可还有其他亲人可以帮帮忙吗?”

我摇摇头。

“你当真想清楚了?这一纸卖身契,你的一生可就只能任人主宰了!”媚儿再三问道。

我点点头,“我想好了!”

“你可有什么才艺?我看你资质不错,有一技之长,便可以卖艺不卖身,这样至少还能有个盼头。”媚儿问,“弹琴?”

“不会!”

“那跳舞呢?”

“不会!”我仍然摇摇头。

媚儿叹了一口气。我想了想说道,“我会读书,写字,写诗。”

媚儿一听,眼前露出明亮的光。“太好了,你给我一首你写的诗,我看看怎么样。”

我想了想,腹稿已成,媚儿拿来纸笔,我落笔写道。

嫩菊含新彩,远山闲夕烟。

凉风惊绿树,清韵入朱弦。

思妇机中锦,征人塞外天。

雁飞鱼在水,书信若为传?

“好诗!好诗!”媚儿拍手称赞道,“看来你可以卖艺不卖身了!”媚儿戏谑的说道。

“你等着,我去叫柳妈妈,你可想好了?”媚儿拉着我手,认真的问道我。

我肯定的点点头。

不多时,媚儿身后跟着一位体态丰盈的半老徐娘进来。想必这就是柳妈妈。柳妈妈进屋眼睛上下的打量我,“倒是一个好胚子!只是,还太小!”

“妈妈,你过来看看。这是这位姑娘写的诗!”媚儿引着柳妈妈过来。

柳妈妈看了看,“字写得倒是不错,诗好不好我就不懂了!”柳妈妈顿了顿说道,“不过,媚儿都说好,那自然是好的。”

“这诗要是放出去,我保证,不用多久,就会有一大片人慕名前来。”媚儿笑眯眯的说道。

“那是,那是。妈妈我自然是相信媚儿的。这卖身契我带来了,这位姑娘,你看合适的话我们就画押吧!”柳妈妈拿出卖身契约。

“慢着,柳妈妈,我们先说好了。我这妹妹之卖艺不卖身。将来,家里人或者妹妹中意的人想要赎身,妈妈可不许阻拦!”媚儿拿起卖身契,向柳妈妈说道。

柳妈妈犹豫着,媚儿接着说,“这样好了,我也不为难妈妈。我这妹妹天资聪慧,到时定能为妈妈带来不少好处。如果到时候,我妹妹有意中人,还望妈妈成全!”

柳妈妈一听,倒也不是亏本买卖,自然是乐意的。“姑娘,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苏慕鱼!以后我就叫苏慕鱼!”

“好名字!苏慕鱼!”柳妈妈笑呵呵的说道。

五两银子,画了押。我,鱼幼薇再也不是鱼幼薇了。苏慕鱼便住进解忧阁了。

文/宣宣妹子

上一章 下一章

未完待续,不断更新中,敬请期待

如果喜欢

请一定要点赞or评论

您的鼓励,是我极大快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