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探里的傲娇怪大战天然呆兽

湫然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遇见天然呆的齐航。

这个脑子缺了点什么的天然呆是她之前探探上认识的,聊天最喜欢说的就是“哈哈哈哈哈哈”,每次湫然不开心的时候也察觉不出来,比如她说“行了不聊了你去玩你的吧”,他就会说“好呀好呀,我待会要去吃好吃的,等等拍照给你看哈哈哈哈哈”,把湫然气得在屏幕这头忍不住翻白眼,恨不得直接点击解除匹配把他拉黑就此漂流瓶联系。

可是他偏偏又是唯一一个在湫然加班到深夜时,愿意陪着心情糟糕的湫然一起熬夜为她加油打气的人。记得有一次湫然因为工作误解被领导劈头盖脸一阵痛骂后,在听见齐航打电话安慰她的声音时,居然觉得眼眶发酸差点哭出来。

湫然每天都要因为齐航生气,又习惯了被他气。

这种情况一直到某一次湫然在一次公司安排的活动中做场务,突然听见一个熟悉而极大的嗓门兴奋地喊她名字时出现了新的进展。

“湫然湫然——是湫然吗?嘿!湫然——我是齐航啊!”

一瞬间感觉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湫然一边试图无视朝她狂奔而来还疯狂挥手的齐航,一边却抑制不住想要上扬的嘴角,终于无奈地意识到——

自己好像真的喜欢上齐航了。

然而意识到归意识到,告白是不可能的,这辈子不可能。

湫然可能是傲娇家族的传人,让她对喜欢的人表示出喜欢,是一件比在十分钟内解答出数学试卷最后一题还难一百倍的事情。

于是因为齐航的天然呆,湫然不高兴的频率以指数函数的速度爆炸增加,而他永远搞不清楚湫然究竟为什么又被气到发飙,仍然乐哈哈地在聊天的时候发着“哈哈哈哈哈哈”,锲而不舍地骚扰湫然。

然后在某一天,这个天然呆终于在发了无数个“哈哈哈哈”后,在情人节那一天,对湫然说:

“湫然,我们一起去看电影吧。”

湫然才不会承认自己为了赴约,特地化了精致的妆容,脱掉职业装换上了摇曳的裙子,她表示自己只是今天心情好顺便打扮了而已。

然而,齐航,似乎也确实没怎么注意到湫然精心的准备。

电影结束后他们在一个草坡上纳凉,气氛似乎变得微妙起来,湫然别扭地咳嗽了几声,终于没忍住,开口问道:

“你今天……为什么叫我出来看电影啊?”

“欸?”齐航眨了眨眼,下一秒便哈哈大笑着说,“因为我之前收集的观影优惠券就是今天有效的啊。”

“你个混蛋开什么玩笑!”

果然这个笨蛋说不出什么好话,她气得一阵血冲脑门,起身就要挥拳揍他,恰巧身后小孩跑过时却不小心撞到了她的腰侧,只觉得身子一倾便要摔倒,而齐航眼疾手快地揽住了她。

于是两个人都滚下了坡去。

湫然被这一连串的翻滚弄得头昏眼花,却仍能感觉到他的手牢牢护住了她的后脑勺。她在视线清醒后想要破口大骂,却见他俯在她的身前,双肘撑在地面上,目光定定地望着她,他的声音不大,却一字一顿格外清晰,连温热的气息都落进了她的耳畔。

“骗你的。”

他在坏笑。

这个天然呆,居然在腹黑地坏笑。

那一瞬间时光好像又变缓了,心跳的声音大得直震骨膜,她觉得眼前的景色渐渐变得模糊,变成了七彩的颜色,而她只能看清他那双澄亮得好似天际辰星的眼睛,映照着自己无措的模样。

感觉他一点一点地靠近,呼吸扑在她的脸上酥麻酥麻的。她下意识想推开他,手触到他的胸膛却忽然失去了力气。她明明想出了无数种躲避的方法,却在看见他认真的神情后,最终选择了闭上眼睛。

她嗅到了他独有的青草晨露的味道。

短暂甜蜜的亲吻后湫然的耳根烫得几乎要烧起来,她睁眼后紧张得想要大声争辩,却发现面前这家伙的脸简直比自己的还要红。他温柔望着她的目光要溢出水,声音还染上了几分激动的哭腔。

“怎么办啊湫然,我幸福得快死掉了……”

她闻言怔住,片刻后抬手挡住了自己脸上蔓延的绯红,别过头别扭地说才不会让你死得这么便宜。

果然天然呆还是天然呆。

齐航总会在湫然下班后屁颠屁颠来接她,而且每次的招呼都是

“哈哈哈湫然,好巧呀!”

“巧个鬼啊!”

她骂道,终于在某一天忍不住问道:“齐航,你到底喜欢我什么?”

她明明性格怪癖脾气暴躁又不擅长交际——

“我也不懂欸。”

他侧头看见她微皱起的眉头,笑着伸手揉平了她的眉间:“反正,我已经决定要喜欢湫然你的全部了。”

指腹的温度自额前传到脸颊,再散遍全身,湫然微微一顿,对视那刻便落入他温柔的眼眸,她最终不过涨红了脸,骂了一声大笨蛋。

或许心动总是来的猝不及防又理所当然。

湫然又何尝不是呢。

傲娇也好,天然也好。

这个笑容让整个世界都黯然的男生印入她的脑海中,便再也抹不去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