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与活 第1章

1974年,正午的阳光透过稀薄的空气直直地射在大片的黄土地上。此时正值大地换装之际,它已经脱下了焦黄的装扮,它的“旧衣”——焦黄的玉米秸,正散乱一地。大地正赤裸着,天空也赤裸着,连只鸟儿都没有。笼在刺眼阳光中的干燥焦黄的土地与玉米秸让崔富不得不眯起眼睛。他从地南头一步步的向北头拖沓过去,每走几步,他便停下向左或向右侧稍低头,同时耸起同侧肩膀蹭掉脸上令人发痒的汗珠。然后,他会仰起头,用一种挑衅的眼神望望天,尽管他连眼睛都不敢睁得太大,之后便长叹一声气,垂下头来。这天地间,只有他一人在留守劳作,他很生气;太阳还是那么毒,他很失望。

这会儿,大家都已经回去吃午饭了,没有眼睛在盯着,他竟然又觉出了几分怡然自得和自由的畅快。终于到达北头了,他长长地“唉”了一声,便弯下腰去拢那些干到发焦的玉米秸,拢起一大捆便抱起往南头走去。玉米秸上的小刺和虫子让他觉得身上又刺又痒,心里那股一直在克制的小火苗“噌”得一下窜了起来。

“娘嘞个逼,呸!”他骂了一句,顺便吐了口痰,“没铡完一畦地,你就能回家吃饭,我就得在这干活,赖孙!”这是在骂他的邻居及搭班崔大钢。崔大钢家已经生了仨儿子,他却生了五个闺女,这让本身就有地主成分的崔富家更硬气不起来了。李大钢不仅有仨儿子,他还有仨兄弟,这仨兄弟都是崔富家的邻居,三兄弟家呈“品”字形将崔富家围的严严实实,而且总是在每次重新垒被雨水冲倒的边墙时多占崔富家的地。崔富没少为此硬起头跟他们干嘴仗。

他双腿叉开,坐在地上,抓起一把玉米秸塞在铡刀下,“咔嚓、咔嚓”地铡起来。他想到了儿子和兄弟的事顿时觉得胸中一股憋闷,“操,咋就生不出儿子来呢!”他没有把兄弟的事吐出口,这是他的隐痛。他家除了地主成分的帽子,还戴着一顶穷帽子,可是村民们总是只能看见那顶地主帽儿。他唯一的兄弟早年逃荒去了山西,也不知道是死是活。崔富挂念着他呢,希望他能好好的!

“吃饭啦~”,一声清脆拉回了他在“咔嚓”声中飞走的思绪。她的大闺女给他送饭来了。

“你妈咋样?”

“没事儿,奶奶说还得两天生呢!”

“村南坑的王婆子来看了没有,说是小儿还是妮儿?”

“咦,天天问,我不知道,你回家问俺妈吧!”大闺女崔爱平显然早就烦透了这个问题。

“不知道,不知道,你天天知道个啥,死丫头片子,没一点用,上屁学啊,趁早挣工分!”崔富暴躁地怒吼起来。

崔爱平的脸涨得更红了,她使劲儿努着嘴不让眼泪冲出来。

“唉,滚吧,滚吧,回家吧。”崔富见闺女不吭声了,也就没那么大火气了,摆摆手让她回家了。

“呼哧、呼哧”喝完一碗不知道什么面儿混做的疙瘩汤后,崔富满足地用衣角抹了抹因热饭催出来的更多的汗珠。然后,双手撑地,向后仰坐着,抬起头,明晃晃的大太阳直捅进眼珠子。

“哎呀,我这个大傻子,咋不知道找个树凉儿吃饭歇会儿呢!”说完,他踢了踢覆在脚面上的玉米秸准备起身。

“呀!”他听见他的心脏猛地一跳,他眼睛发亮,尽管四周每人,他还是不放心的往四下看了看。他特别紧张,也不觉得热了,一阵小风吹过,竟觉得冷的要抖起来了。那堆玉米秸中有一个可爱的玉米棒正静静地躺着。他尽量保持上身不动,只让双手悄悄地伸向那棒子,他小心翼翼地去扒玉米皮儿。皮儿太干了,稍一动就会发出脆响,他害怕极了,大气儿都不敢喘。是一个不大的玉米棒,但颗粒饱满,色泽金黄。

“磨成面儿,够全家喝上一顿了。”他暗喜道。

他掯着劲儿将玉米掰下来,悄悄卷进上衣下摆,然后做出看上去很热的额样子,将整个上衣下摆都卷起来,一手抓着衣服,一手朝脸扇着风向路边的桐树走去。没落尽的桐树叶搭出了一片阴凉。他坐下,随州抓起一大把枯草,在枯草的掩护下,将玉米悄悄拿出埋在枯草下。

结束了自己的隐秘行动,他又向四下看了看。接着,便安心地靠着树干睡着了。



“喂,崔富,崔富,妈的!别睡了!”崔大钢连骂带踢地叫醒了老崔,“看你干的那点活,我撒泡尿的功夫都比你干的多!”

崔富四下瞧了瞧,发现其他人都已经上工了,为了枯草底下的口粮的安全以及罪恶的不被发现,他不打算和崔大钢起冲突,起身向铡刀走去。

“你来铡,我来放”,崔大钢就是不强调,崔富也是知道的,出力多的活儿总是他干。

“咔嚓”声起,两人机械的配合开始了。

崔富希望这样重复的劳作持续到下工。

“哎,等一下,”崔大钢举起手,示意崔富停下手里的动作,“这棵上面有玉米皮儿啊,看着还有新掰的印儿呢。”

崔富的心“咯噔”一下便蹦到了嗓子眼儿。他忘记将玉米皮儿处理掉了,他们掰玉米时,通常都是将玉米皮儿一块儿掰下来的,这样方便玉米的悬挂晾晒,玉米皮儿也是生活做饭的好引子。

“咦,咋会?这么金贵的玉米,谁不把它们当成金子看,咋可能会有漏掰的玉米嘞?赶紧干活吧。”崔富试图把崔大钢的注意力拉回到农活上。

“以前没见你这么勤快啊?”崔大钢不怀好意地笑着说,他看出了崔富的心虚来,不由分说地就在崔富身上一通乱摸,他试图从崔富身上搜出罪证。

“藏起来了吧?”崔大钢搜身无果,向崔富质问道,“在刚睡觉那地儿藏着呢吧?”他带着洞悉一切的笑容问崔富。

崔富知道他这会儿应该坦诚一点,他试图拿同病相怜的境遇赌一把崔大钢有没有良心。他定定地看着崔大钢,说“大钢,说起来,咱没仇,就发生过一些口角,这穷日子里我就是捡了个漏想给家里多添口粮食,你也知道,我家马上又添人了。”

崔大钢从未见崔富在他面前服过软儿,他也就是想压一压他那股臭硬劲儿,他不想因为一穗儿玉米将这一大家子人往火坑里推。

“干活吧!”

崔富赌赢了。

天擦黑了,一天的劳作又结束了。崔富装作到桐树下歇口气儿的样子,他想等众人都走了,再悄悄把玉米拿回家,他家是离得最近的一家,这样就不用担心被人撞见了。他把汗衫脱下铺在地上,抱起一堆枯草放在上面,那穗儿金黄的玉米就藏在枯草中,它在枯草的掩护下一起躺在了老崔的汗衫上。崔富提起汗衫的边边角角,把汗衫提成了一个兜子,最后将四角一系,露出些枯草。万一碰到人,他就说自家引火的柴不慎着了水,犯了朝,这枯草生火刚好。

“哟,这不是崔富吗?累一天了,还不赶紧回家老婆孩子热炕头啊!”

“操,死娘们儿,从哪儿蹦出来的?”他在心理暗骂道,他已经听出了来人正是那个带人把他家抄了三遍的张卫红,“啊,哈哈,张队长啊,我这就走了,您忙哈。”说完这话他就要走,他知道跟这个女人待的越久就越危险。

“我也走呢,咱俩顺路,来,把你衣裳里的草放我篮子里,回头衣裳全脏了。”张卫红右臂上挎着个小篮儿,里面放着她的红头巾和一个绿水壶。

“不用,不用,没事儿,我这一会儿道家涮涮就行了。”

可他的话并未阻挡住张卫红虚假的热情,张卫红生拉硬拽地非要将那堆草放到自己篮子里。

“哎呀!”俩人同时惊叫起来。

枯草从汗衫里散落出来,金灿灿的额玉米在地上滚了滚,分外耀眼。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翠儿一个人躺在床上,孤枕难眠。 本来,她想“借鸡生蛋”,却不料“借鸡”上瘾,难以自拔,被丈夫刘大成现场捉奸。...
    谢子风阅读 3,218评论 20 162
  • 老六娶亲的前一天晚上,婆婆何氏把老四媳妇叫到眼前再三叮嘱道:“秋啊,明天让四抽空给你送点饭来,你就别...
    静待一声雷阅读 234评论 6 12
  • 懒人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户张姓人家娶了一个懒婆娘,成家几年也没见生个娃娃,人家问她为啥不生...
    天涯微雨阅读 113评论 2 8
  • 夕阳落地,村子也随之黑暗起来。 这当儿,在地里劳作了半天饥肠咕噜的刘大成已经回到了家里,到厨房“咕咕嘟嘟”...
    谢子风阅读 1,187评论 10 69
  • 离羊倌儿老三家不远处有一棵粗壮、高大的榆钱树,从江江记事起,那棵榆钱树就立在那儿了,也不知道是它是什么时候...
    润四笔阅读 82评论 0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