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2)

目录

上一章|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1)

文|老薛是只喵

2
如果用花来形容一个女孩儿,那苏英就是勿忘我,小小的,柔柔的,却有着对幸福的坚持。虽然大学各奔东西的鸳鸯们数不胜数,不过老K和苏英是个例外。

我总是说老K傻人有傻福,找了苏英这么个温柔娴淑且善解人意的女朋友,不过说实话,他们俩都属于稀有保护动物,真的,我从来没有见过像他们这样对爱情忠贞的人了。

在老K失业的那段最难熬的日子中,苏英不仅负担着老K和我的生活费用,还要给老K的家里寄钱。苏英是家中独女,当初她爸妈极力反对她和老K在一起,可是苏英宁可不回家也不和老K分手,她说,她这辈子再也找不到像老K这样的人了。

也是,当初我们去爬泰山,他们俩掉了队,当时雷雨交加,苏英扭伤了脚,老K愣是把她背下了山。当这对倒霉蛋儿出现在我们面前时,我们赫然发现老K的雨衣和外套都在苏英身上,而他则成了一只彻彻底底的落汤鸡。打从那儿起,苏英就成了老K的女朋友,且一直到现在。

我第一个月的工资就请老K和苏英去三千里造了一顿。他们俩总是让我多攒钱,少花钱,我说:“我又不娶媳妇儿,攒那么多钱干吗!”所以我每个月的工资除了给老妈固定的一份外,其他的全让我挥霍一空了。

老K与我截然相反,他就像一头默默耕耘的老奶牛,吃的是草,吐出来的是奶。他和苏英要攒钱买房子,还要负担老K的家,虽然每次老K往家寄钱他娘都把其中的一半再寄回来。

老K的爹在他读高三的时候去世了,她娘硬是咬牙抗了过来,老K说他当时不想读书了,想出去打工,她娘只说了一句话:“你要是不读书我现在就去找你爹!”老K被吓坏了,再也不敢提退学的事儿了。

老K的弟弟说:“哥,你去上你的学,你功课好,一定能考上大学,学费你不用愁,我去给你挣!”老K当时就哭了,在他眼里,他的弟弟一直是一个小淘气鬼,可是这个淘气鬼在家庭面临困境的时候竟然如此有担当,令老K心酸不已。

后来,小淘气鬼自己偷偷地北上北京了,这个刚满20的小家伙,一个人从山东到山西,再到陕西,一路打工,最后落脚北京,我还真是挺佩服他的。他也没跟老K打招呼,自己在某小区找了份保安的工作,安顿好了才兴高采烈地给他哥打电话:“哥,你猜我在哪儿呢?哈哈,我在北京呢!”

这可真是惊多过喜了,老K乐开了花,拉着我给他家的淘气鬼接风。

这顿饭吃得太欢乐了,感觉就像家庭大聚会。小淘气鬼是个乐呵孩子,瞅着他永远都是笑嘻嘻的,他告诉我,他一路打工碰到了不少奇人怪事。

“超哥,你知道吗,就在俺坐火车的路上,对面坐着一个人,他说他是记者,说是什么报社的,俺就想起你来了,俺说你认识XX报的杨超吗?他说认识啊,那是我哥们儿,俺一听,既然是你哥们儿,那就是熟人啦,我们就聊起来了。你猜怎么着,这小子是个骗子,他不停地套俺的话,俺留了个心眼儿,没跟他说实话,心想他既然说认识你,连你跑哪个口都不知道,肯定没安好心眼儿。果然,这小子说他钱包被偷了,要管俺借钱。俺一看,终于露馅儿了,就说要给你打电话,让你到火车站接他,这小子一听,脸刷的绿了,说不用了不用了,他让他朋友来接他。奶奶的,当俺是傻瓜好骗啊!”小淘气鬼讲的高兴,我们听的热闹。

“你这个小淘气鬼儿,还真是够机灵的!”我朝他竖起了大拇指。

“呵呵,一般一般,世界第三!”小家伙面露得意之色。

“臭小子,说你胖你还就喘气来了!”老K板起一副大哥的样子。

“我说咱们小顺就是比你聪明,你还别不服气”苏英一脸笑摸样儿地瞅着老K。

“我举双手和双脚赞成苏英的话!”我一边嚼着羊肉串,一边高声吆喝着。

“哎,我活得真悲哀呀,好哥们儿和媳妇儿都嫌弃我!”老K掩面佯装哭泣状,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呵呵,俺可比不上俺哥,俺哥比俺聪明多了。”小淘气鬼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这小家伙奉他大哥为偶像,以大哥的话为圣旨。

吃完饭,大家各奔东西。我独自走在空旷的大街上,发现自己颀长的影子显得那么凄凉,我一向讨厌唧唧歪歪的感叹人生什么的,但是这一刻,我突然感觉到孤独,感觉到一丝寂寞。

记者,曾经的无冕之王,如今的新闻民工,整天累得跟三孙子似的,就为了那狗屁绩效。我们这种三流报社,当然不能跟主流大媒体相比了,但是,也不能涨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我们自诩为“财经界的战斗机”,那当然是冲在最前线了,不过,这只是我们自诩而已,难免有意淫之嫌。

业界同行称我们的报纸是“老鼠屎”,专门挖墙脚,报料无聊的小道消息。靠,挖墙脚也是个技术活,我们主编有一句至理名言“没有写不到的,只有挖不到的!”我秉承主编的教导,从初来报社的一采访就脸红,到现在的滚刀肉,三年下来,在主编的鞭策下大有进步,颇有成就感。

虽说报社小,可好歹也有好几十口子人呢,我们社长是以前某大报广告部的头牌,彻彻底底的女强人,半老徐娘,风韵犹存,且酒量极好。主编曾经也是某大报的名记,老帅哥一枚,当然了,帅哥难免就会有一些令人唏嘘不已的风流史。他的那些个桃色新闻在这个圈子早就传开了,他离开那家名报,多多少少也有这方面原因。

报社的记者也都是鱼龙混杂,多彩多姿。比如,“昂立一号”——我们报社的一个女记者。当然,这是我给她起的外号,因为她整天昂着脖子,专用鼻孔看人。不过在我看来,她就是一平面物体,因为无论从左面、右面、侧面还是正面看,她都是平的,反正我见了她是提不起一丝兴趣。

这个平面物说起话来嗲声嗲气的,最善于和各公司老总套近乎,说的好听是谄媚,说得不好听是犯贱,一听她打电话,开头必是一声发嗲的“X总……”,恶心得我这一身鸡皮疙瘩。有一次她抢了我的新闻,让我臭骂一顿,自此,两两想看火气十足,恨不得将对方掐死。

老K所在的网站是一家规模颇大的上市网站,他们公司的logo是一只动物,且这只动物也是某浏览器的吉祥物。我曾经对此很疑惑,这只动物怎么比大熊猫还吃香?老K负责财经版块,每天无外乎就是粘贴复制,复制粘贴。他跟我说:“你说你是新闻民工,那我就是新闻瓦匠,现在整天脑子都不转了,就是一流水线的活儿!”

人家大公司就是大公司,经常举办些什么论坛之类的,顺便拉点儿赞助,请的都是商界名流,在那儿假模假式地发发言,然后走人。我们这种三流小报一般是轮不到邀请函的。但是别忘了,咱上面有人,好兄弟可是在关键时刻显神威的,弄张入场券还不是白玩儿!

那天某论坛结束,我和老K相约去喝一杯,在过地下通道的时候,看见一个戴帽子的小伙子在弹吉他,淡淡的吉他声,配着低沉的嗓音,在这个冷冷的早上,显得有些凄凉。

“咦,老五,我怎么瞅着这小伙子那么像郭子啊?”老K一脸难以置信。

“郭子?不会吧,你认错了吧!”我心里有些发毛。

郭子,我们的大学同学,人送外号“忧郁吉他手”,这哥们儿的吉他弹得很棒,在上大学的时候,曾经组过一支乐队,我还曾客串过主唱,那首《死了都要爱》在校园歌手大赛上风光无限。

他,也算是我们的一哥们儿,平时玩儿的挺好,就是人有点儿闷闷的,仿佛有许多心事似的,我们在一块儿玩,但并不交心,他不像老K,喜怒哀乐全摆在脸上,他挺深的,让人琢磨不透。

此时,我已经百分之百确定了那是郭子,但是,我并没有想上去相认的冲动,只是傻傻地在那儿站着。

老K拍了拍我的肩膀,叹了口气:“撤吧!”他拽着我走出了地下通道。

下一章|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3)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