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愿你平安喜乐

刚从日本回国,宋安喜就被几个以前的好友邀约到小酒馆喝酒,美其名曰替她接风洗尘。

“我以为你这辈子都不回来了”刚坐下来,何珊就冲她发脾气,“当初你一声不吭地就走,好一副生无可恋的姿态,如今是坐也坐不住了,赶着回来了吧!”

“你呀你,这世上可没后悔药吃。”

“吃什么后悔药,要吃也是沈乐平那小子吃!”安喜一把抓起桌上的酒瓶,豪饮起来。

在日本的这三年,除了仍旧孤身一人外,宋安喜似乎觉得并没有什么不妥。工作还能应付,偶尔和好友喝点小酒,闲暇时学学插花和料理,日子也不紧不慢风平浪静地过着,她原本以为,她再也不会回来了。

谁想到沈乐平的邮件漂洋过海地跟了过来:安喜,我要结婚了,就在圣诞节的后一个星期日,希望你能来。

她盯着电脑屏幕里这几行字半天说不出话,她感觉到体内有什么东西正在翻江倒海马上就要喷涌出来,然后她开始流泪,由一颗一颗的泪变成汹涌的泪水:你凭什么得到幸福?!没有我你凭什么得到幸福?!你凭什么比我先得到幸福?!

她哭得声泪俱下,她咬牙切齿地在心里喊道:她要回国!她要搅黄沈乐平的婚礼!她要告诉他,就像他曾经离开她时,她告诉他的那样:没有我,你是得不到幸福的!

你怎么可以跟别人幸福?

“安喜!婚礼要去吧?”何珊叫她。

“当然要去!我还没有向他撒泼打浑,凭什么就这么轻而易举让他得到幸福!”安喜说得很决绝。

“你可别乱来!”

宋安喜透过小酒馆昏暗的灯光向窗外望去,街上已经是张灯结彩的节日氛围,这个世界,好像除了她,每个人都是一脸幸福满满的样子。

她想起了七年以前的圣诞节,第一次遇见沈乐平的时候。

那是在从伦敦回北京的飞机上,宋安喜失恋了。

她记得自己那时刚刚工作,为了能去伦敦看读研究生的男朋友存了好久的钱,她提了一个大大的箱子,装满了他爱吃的东西和自己亲手为他织的毛衣,她一路都在想象,男友看见她高兴得意的表情。

然而事实却是,在热闹欢乐的伦敦街头,宋安喜被甩了,她提着箱子头也不回地走,周围一切的欢声笑语也掩盖不了男友的决绝:我们分手吧,异地恋太痛苦了。

她一边走,一边从箱子里掏出为男友织的毛衣,带的排骨和韭菜合子,她将它们通通扔到路边的垃圾箱里,就像扔掉自己可笑可耻的真心。

她憋着不敢哭,因为周围的一切都太欢乐了,自己的哭泣会显得那么格格不入。

直到坐上了回国的飞机,飞机盘旋在伦敦的天空上,宋安喜就再也憋不住了,泪水就像关押了好久的逃犯似的,那么急不可耐地从体内跑出来。

她越哭越伤心,正巧这个时候,飞机里的广播也在说着:圣诞快乐!

好像全世界都在庆祝宋安喜失恋一样。

快乐你大爷!她冷不丁爆了句粗口。

她已经不记得旁边位置的男孩子对她说了些什么?她只记得,空姐那堆着官方笑容的脸出现在她面前,友好地提醒:女士,您确认一下你的位置是否正确,这个位置是这位男士的。

宋安喜抬起头来,泪水在她脸颊上显得脏脏的。为什么全世界都要来和她作对?她将所有的愤怒都发泄在了旁边这个与她毫不相关的陌生男孩子身上,用恶狠狠的眼睛盯着他,似乎是在说:我就想坐靠窗的位置!我抢你位置怎么了!

“算了,算了。我坐哪儿都一样。”最终,他妥协了。

宋安喜继续哭,完全不想搭理旁边的人。随着飞机离开伦敦这片土地,她也在心中咒骂道:再也不见,王八蛋!

后来,飞机上的空姐为大家分发圣诞礼物,都是一些玩偶或者钥匙吊坠之类的小东西。宋安喜拿到一个极其难看表情贱贱的小人,她随手一扔,脱口而出:最讨厌圣诞节了!

然后,旁边有一个低低的声音响起:我也是。

安喜抬起头,便看见了刚才为自己让位子的男孩子。

世界上,幸福的人大体相同;而不幸的人,却各有各的不幸。

回国的航班上,宋安喜遇到了同样讨厌圣诞节的沈乐平,她在心里感激着:全世界的人都在欢天喜地的这一天,终也是有人陪着她一起难过的。

痛苦没办法分担,但却可以陪伴。

是后来,宋安喜才知道,沈乐平之所以讨厌圣诞节,是因为就在那天,他接到母亲从北京打过来的电话,告诉他,他外公去世了。

外公从小陪着他长大,他对外公的感情一直很深厚。他只好匆匆收拾东西,向学校请了假,坐上了回国的航班。

然而这样糟糕的心情却在上了飞机之后更加糟糕,旁边的女孩子不由分说的抢占了他的座位,还一路哭个不停。

最讨厌圣诞节了。他在心里暗暗想。

这时,旁边的女孩子却说了出来:最讨厌圣诞节了!

就像自己心底的回声。

宋安喜和沈乐平认识了,他们在交换名字的那一刻,彼此心领神会的笑了起来。

“我爸说,不求我这辈子建功立业,只求我平安喜乐,就给我取了安喜这个名。”她露出得意的表情。

“我爸取乐平这个名,估计是为了让我遇到你。”他朝她打趣。

回到北京,安喜投入到繁忙的生活洪流中。工作、出差、深夜会和远在伦敦的沈乐平聊电话聊到很晚。

北京今天下好大的雪。

今天雾霾,出门又得戴口罩了。

南锣鼓巷有家飘香鸡翅特别赞,你回国我们一起去。

……

沈乐平,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沈乐平带着对安喜的思念,终于回国了,他信誓旦旦地对宋安喜说: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宋安喜不会忘记,她和沈乐平深夜去景山公园。他牵着她,她一步步跟着他爬到了山顶,山下是灯火辉煌的北京城,一切尽收眼底。

“安喜,我才是你的命中注定。”沈乐平的声音,穿透过呼啸而来的北风,低低地传到了宋安喜的耳中。

“你只有跟我在一起,你才会幸福。”他转过头眼神笃定地望着她。

宋安喜摇了摇头,嘴角勾出一抹笑意,说道:“你错了,是你只有跟我在一起,你才会幸福!这辈子,只有我才能让你幸福。”

“只有你才能完全我生命的意义——平安喜乐。”这大概是安喜这辈子听过的世间最美妙的情话。

他们一起走街串巷寻找美食,他们一起天南海北去旅行,就连偶尔的吵闹,在宋安喜看来,也是幸福。

她会故作生气佯装着再也不原谅他的样子,他也会心领神会的对她装可怜赔礼道歉。

看看,他们连吵起架来都这么合拍。

然而,幸福仍旧是生命中最不容易的事情。

沈乐平的公司即将外派他到新西兰,而这一去,就至少是三年。

宋安喜又回想起她圣诞夜跑去伦敦看男友的样子,回想起自己苦苦等待的样子,回想起自己数着寂寞到天明的样子。

“你说过不会离开我的。”她在他怀里哭。

“我没有离开你,我不要你来新西兰看我,因为,只要有时间我就会回国看你。”他向她承诺。

“我不要!”她大喊:“我不要很久才能见你一面!我不要每天深夜只能听到你的声音!我不要我感冒时没人给我煮粥替我买药!我不要看见美食只有我自己一个人去享用!我不要我生命中的美好与痛苦都没有了你的参与!”

然而沈乐平还是走了。

她气急败坏地说道:“走吧!走了就再也不会回来!回来我也不会原谅你的!”

“我告诉你沈乐平!没有了我,你是不会幸福的!”

她赌气似的不接他电话,还主动申请公司将她调离北京,她心想:好啊!你走我也走!有什么了不起的!

刚去新西兰的沈乐平,工作搞得他日渐焦头烂额,他短暂的忘记了宋安喜,他以为她会等着他的。

等到他回国想给她一个惊喜时,他才得知,她已经去了日本。

他这才想起她的话:我再也不要原谅你了!

他以为,她再也不要原谅他了。

时间和错过是爱情里最可怕的两个东西。

他一度恨透宋安喜,恨她的任性,恨她的决绝,恨她的不原谅。

可是渐渐,他也在时间里释怀起了这段无疾而终的感情,他的生命中,也走来了新的人。

他望着身边即将与他结婚的妻子,看着喜帖上的几个钢印大字:幸福美满。

他又想到了宋安喜。

想到她曾对他说过:没有我,你是不可能幸福的。

他心底那久久没有提及的痛处又滋生了出来。他想:谁说没有你我就不会幸福的?我要你看到我的幸福!宋安喜你要看到!

他给她寄出了邮件。

终于到了沈乐平的婚礼,宋安喜以为自己会大闹一场。

她原本就是带着这样的目的才来的。

可是看着眼前的一对壁人,看着沈乐平旁边温婉贤淑的妻子,安喜从心底认识到自己的卑劣。

沈乐平,我们真的错过了。

结婚进行曲奏响,沈乐平携着他的新娘从一头走向另一头,主持人开始问他:新郎,不论贫穷富贵生老疾病你都愿意……

这一刻,沈乐平觉得眼前有些恍惚,他几乎听不见主持人的声音,更听不见台下觥筹交错的喧哗,他只听得见:

宋安喜沮丧的说:我最讨厌圣诞节了!

宋安喜得意的说:没有我,你是不会幸福的!

宋安喜决绝的说:我再也不要原谅你了!

……

“你愿意吗?新郎。”

“我愿意!”他几乎是吼出来的,从身体中从灵魂里,他要用尽全力赶跑所有关于她的过去。

婚礼还没结束,宋安喜就离开了,离开的时候,她在心底深深的祝福沈乐平:祝你幸福!你要幸福!你要在没有我的人生里,一样幸福!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嘿,老弟,姐姐想你啦!昨天傍晚和弟弟打电话,没想到断断续续的打了半个小时多的电话,这小子儿话还挺多,挂下电话都觉...
    第九个晚安阅读 63评论 0 0
  • 昨晚和孩子做了一张时间管理表,发现她的
    七色彩虹糖阅读 16评论 0 0
  • 想动笔写下在泰国经历的事,也想了很久了。每次走在路上,在课室坐着,家中沙发躺着,脑袋里都是文章的构思和语句。但却一...
    夏仇阅读 87评论 0 1
  • 把奶茶店做成现象,喜茶绝对是第一个。 在一些热门地段的分店,你甚至会遇到接近 100 人的等待队伍,更有甚者不惜花...
    职业餐饮网王彬阅读 1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