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朋友们,还好你们一直都在

其实这篇文章前几天就可以写了,无奈俗事缠身,正好今天又有一件喜事,索性一起写了。


前几日,我的一个大学室友,探亲假结束要返回公司上班,路过我这里,也是几个月没见了,于是就叫上其他几个朋友一起吃个饭,饭桌上谈谈各自近况,也无甚特别,因为他行程也比较紧,所以吃过饭带了他的行李就送他去车站,一行人走在路上谈谈笑笑,有个同学突然说,毕业之后还能这样一群人并排走在一起感觉真的很棒啊。

莫名就有些感慨,当时着急送他走也没想太多,回来之后回想起来发现自己从小学开始就呼朋唤友成帮结派。

小学时,因为上学早年纪偏小,所以虽然小学本村,但还是去找邻居家的哥哥们一起,走街串巷,呼啸而来,呼啸而去,好不自在,可惜随着年纪见长,以及升入初中后就去了县城,是以跟小学同学渐渐失去了联系,到高二的时候还有两三个,现在还有联系的只有一个了,也是可惜。


升入初中了,年纪渐大,环境也比老家里更繁华,所以就跟一群狐朋狗友[戏称]迷上了看课外书,那个时候不像现在人手一部手机,手机上就可以看小说,那个时候需要去专门的书店里租书看,所以每次放学都是一群人飞奔向书店,看有没有新进的或者是别人借走又还回来的书。还记得当时最火的就是《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犹记得‘我非英雄,广目无双; 我本坏蛋,无限嚣张! ’,当时是非观还没有形成,只觉得,哇塞,好霸气,于是乎这本书就火了我们那个时代,可以说那个时候没有看过坏蛋的男生,都是不合群的,足以证明坏蛋的影响之深,远非后来的斗破能比。就这样,跟着一群狐朋狗友过了两年,期间发生了超多有意思的事,此处不一一细表,只能说当时关系非常好,不过因为种种原因,有的继续学业,有的外出打工,慢慢的联系也就淡了,好在留下的几个都成了要好的朋友,毕竟已经是近十年的朋友了。


高中上了四年,因为第一年大学考的不理想,所以高中的狐朋狗友分三个阶段,高一,高二高三,高四,但是在时间的纱网下,现在还能算做朋友的也没有很多,不过有一个是陪我四年高中生活的人,高一到高三都是同班,高四是邻班同学。还有一个跟我是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小伙伴,高中的经历主要是一起吃饭,天天在一个桌上吃饭,当时为了节省时间,也为了吃到不一样的饭菜,所以就一个桌上不买一样的菜,有的买这家,有的买那家,吃的时候,不分你我,自然关系就很亲密,也是一群人,七八个一起拿着碗盆筷子去买饭。吃饭的时候三五成群也是热闹。

另一个集体活动就是体育课,这个就主要是高一高二了,尤其是高二跟小伙伴们一起打篮球,不要太疯呦,打着打着就闹起来,闹着闹着球就进了,都是一群半大小伙子,没谁真的会玩,没谁知道具体的规则,自然也没谁去计较得分。就这样疯着闹着就进了高三。高三是写不完的卷子和考不完的试,于是每周六下午考试完到晚自习的空当里就是我们这群野小子的欢乐时光,叫上一群人一起出去走走,或者打打牌下下棋,忙碌中偷得浮生半日闲。


大学里也可以分两部分,一个是行政班里的同学,都是一个班的,班级里有什么活动,院系里有什么会议,我们都是作为一个集体去参加,比如大二时学校组织的校运会期间,院系领导为了本院系能够取得好成绩,要求每个班都要派人参加集体项目,而且每天晚上都有训练,训练时的怨声载道换来了比赛时的二等奖,因为虽然训练的每个人都很累,嘴里一直吐槽却没有人说放弃,没有参加运动会的做好了后勤,所以得到最后的结果时每个人都是喜笑颜开,班里气氛也就开始活跃起来,同学关系也都更加融洽和谐。

大学的另一部分朋友来自于社团,我四年大学在社团待了三年,从一开始的小干事到后来的主任,从一开始被别人带到后来的带别人,这个过程中成长颇多,也交到了很多朋友。元旦晚会是我们每年都有一个活动,大三那年由我负责,从开始的选节目定道具到后来的彩排选衣服,无不是朋友们帮忙,在朋友们的帮助下我才算圆满完成任务。


文章开头说今天还有一件喜事,就是我一个初中朋友(女的)今天重新联系上了,初中的时候我们俩做过同桌,也许是八字不合,我们俩一见面就拌嘴,但是却从来没有擦出过火花(毕竟不是电视剧里的剧情)。却不知道以前我哪里表现得不对,她居然一直认为我是暗恋她,(虽然我并不瞎)所以高一高二以后已经有六年多没有怎么联系了,今天上午突然就想通了,然后便是恢复了以前的关系,如此也算喜事一桩。虽然我一直拿她当好朋友,她却一直没有拿我当好朋友让我感觉很不爽,但大人有大量的我,当然是选择原谅她啊。

关系恢复之后聊了很多以前的事情,她说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和老同学聊天了,聊的还都是我们的青春。我一想,可不是,青春也好,生命也罢,不都是这样一段一段过来的,每一段路上都有朋友陪伴也是我的幸运。

有的人陪我一程,有的人陪我一路到现在,有的人也许还会一直陪我走下去,就这样走着走着就成了一生的朋友,但无论是陪我一程还是伴我一生,他们都是我生命的一部分,都是我记忆组成的沙城里不可缺的一部分,所以我想说,好朋友们,还好你们一直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