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门峡札记-星空

       每个人都是孤独发光的星体,至亲、爱人、朋友,构成了我们的星系。星辰会陨落、轨道会迁移,或许再也见不到你。我会记得,你的光芒温暖过我的眼睛。而我,也曾闪耀在你的夜空里。

       —— 路明

       就差几分钟,没赶上值机。不得已改签晚上的航班,到呼市已是夜里九点多,距离这个星球上最大的火电厂还有一个半小时的车程。透过车窗,抬眼仰望草原的夜空,熠熠星光让我回想起了那个神奇的夜晚,灿若银河不再是停留于影像的想像,也终于明白为何有人会如此执迷于浩瀚的星空。

       彼时在三门峡已满一年,恰好新岗位的带教师傅特别随和,还特能找乐子。一天师傅问我周末想不想去爬山,联想到之前半夜登华山看日出,回来后休整好几天,有点心有余悸。好在师傅立刻打消了我的顾虑,他说去参加活动的一般都不年轻,路上肯定不会折腾。到了车上才发现师傅还是比较保守的,团里有很多长辈已是爷爷奶奶级了。

       旅行目的地是号称"太行至尊"的王莽岭。我们住在锡崖沟,一个坐落在大山深处,世外桃源般的村庄。就在几年前这里和外界的唯一通道还是一条贴着崖壁的挂壁公路,是一村人用三十多年时间在悬崖上一寸一寸凿出来的,精神堪比红河渠。到住处已近傍晚,夕阳映照在不远处的山崖上,如同天然画卷,不由觉得这次来得值。选房时为了照顾团里的长辈,我和师傅选了顶层的阁楼,恰巧带了一个露台。从露台回屋时,扫了一眼渐暗下来的天空,像有一枚针划过湛蓝色的背景,进门后方才回过神,那是生平遇见的第一颗流星。

       晚饭后同行的人抬头时,忽然惊叹一声,仰头望去,半个夜空被银河的星云占据,不禁半张了嘴,吸进一口凉气。那个夜晚,直到入睡前,都在四十五度角仰望,之前的埋头案牍仿佛在此刻一笔勾销。师傅最先发现一颗人造卫星,顺着他的指向,看到一个明亮的白点在满天的繁星中穿梭,沿着无形的轨道匀速游移。流星、银河、卫星,这个夜晚弥补了之前对星空的所有遗憾,以一种猝不及防的方式,定格在脑海。夜空好像听懂了我们的孤独,恍惚间,体会到自己是渺小而幸运的存在,感激在一无所有的年纪得到那么多的眷顾。

       火电厂多远离市区,周围是空旷的农田和村庄,没有光污染,天高气爽的时候也能看到城市久违的星空。厂区前新浇的柏油路少有车通行,每当夜跑时,总忍不住要抬望头顶的星星点点,找寻一些似曾相识的痕迹,特别是从太行山回来以后。站在寂静的路口,感受星辰的变幻,只是片刻的休憩,也觉得不再孤单。宇宙无垠,人海茫茫,但有些遇见即使隔着人潮也如花火般绚烂,此心永恒。对空凝望,会想到母亲,或许她就隐藏在繁星中,一如从前,投来欣许的目光;会想到故人,虽彼此错过,仍忍不住顷刻回望;会想到至交,相隔千万里,会否也在同一片星空下畅想。

       前些天看了《你的名字》,当彗星分裂,穿过云层飞向地面时,极光般耀眼的彗尾划破长空,这般情境或许也只有在动漫中才能被描绘得如此浪漫和淋漓尽致。不禁遐想,群星闪烁的夜里,你是否也在寻找那颗最亮的星,回忆起那个曾常挂念的名字。念及往昔,感谢你的光芒曾经温暖过我的眼睛,也愿有人一直闪耀在你的世界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